2010年4月12日傍晚5时,在海州银河名苑9号1101房里,不时 传出一阵阵女孩子的叫声。是什么叫声呢?就是做爱时发的叫春声。
 
  如果你打开1101房的窗帘,就会看见一个25岁左右的女孩子正裸体坐 在一个30岁左右的男人腿上,男人的鸡巴正在她的阴道里快速进出着。女孩叫 韩芝,是本市凌云房地产公司的业务科经理,男的叫王言,是本市邮政局业务科 的副主任。
 
  韩芝边运动着边气喘吁吁的道:“哥——哥——你真棒!你——你都干我干了 ——噢——快一个小时了——还——还这么猛啊——噢——噢!”王言道:“快——快
 出来了——射在哪?要不就射你骚逼里吧?”韩芝忙道:“不——不要!噢!你没戴 套——会让我——噢——我怀上的!”王言笑道:“那就给我生个儿子吧!”韩芝伸手
 捏住自己的奶子,道:“我才不要呢!嗯——怀上了就没的逼操了——我——我还 没操够呢!”王言笑道:“那就射你嘴里!快——快下来接吧!”
 
  韩芝闻言,便起身蹲下,含住满是自己淫液的鸡巴放入嘴里,边“嗯嗯”边 用力吮着,一会儿,只听王言叫道:“噢!噢!出——出来了啊!噢!好舒服!” 
  韩芝只觉一股滚烫的精液射在了自己嘴里,便急忙吞下,并用舌头绕着龟头 舔着,笑道:“哥!你的精液还真多啊!你看,还有啊!”王言将鸡巴在韩芝脸上 拍了拍,笑道:“那就涂一点在你脸上给你留个记号!”韩芝起身坐在王言旁边, 笑道:“好啊!咦!怎么琳琳还没来?都快六点了!”
 
  正说着,门打开了,27岁的美少妇章琳回来了。章琳一进门,就见自己老 公和自己的好友正赤裸的坐在一起,看着日本的A片,不由笑道:“骚货!又来 送逼了!看你个骚样!脸上还有精液在啊,也不去擦掉!”韩芝笑道:“我也比不 过你骚啊!快说!这么晚回来,又和谁操逼去了?”章琳放下包,脱掉外套,叹 口气道:“还不是我们那猪狗主任,下班了还要干人家个一顿!”韩芝也正色道:“ 我说琳琳啊!你干嘛还要在那地方做啊!凭你的条件和家庭状况,到哪里不行啊! 非的在那人手下,给他当鸡玩!”章琳咬牙道:“不行!我一定要坚持住,等我转 正了,再往上升升,我要好好的报复夏剑那人渣!”
 
  韩芝笑道:“好了!随你吧!那你说说,刚才怎么被他给操的?”章琳脱去内 衣,只带着个红色的奶罩,一边吃着零食一边道:“不是下班换衣服嘛!我和小 虹,就兰虹,跟我一班的,在说话。他就进来,一把捏住我的奶子,又把手伸到 小虹的内裤里摸着她的逼。我们见他这样,就知道又要操逼了,我就脱下裤子, 把屁股翘起来了!”
 
  原来那夏剑是本市东方医院的药房主任,常玩弄手下的女员工。女员工们为 了让他给自己提名转正,也就忍辱负重随他玩。这夏剑见章琳将屁股翘起,伸手 打了一下,道:“想挨鸡巴啊?我就不操你先!来,骚虹,主任先干你这骚逼!” 
  兰虹媚笑道:“好啊!我的逼正等着主任来操呢!”
 
  韩芝听到这,便道:“那兰虹就让他操了?”章琳道:“是啊!他要操你,你 有什么办法!”韩芝道:“那兰虹结婚了吗?她老公知道的吗?”章琳道:“没呢! 有一男朋友,不知道的!”韩芝道:“操了多久?”章琳道:“他把小虹干了有十 五分钟,就来干我了!”王言摸着韩芝的奶子,笑道:“骚货,你难道没要他来 操你!”章琳撒娇道:“老公——你怎么这么说我嘛!嗯——嗯——就算我不叫他, 他也要来操的嘛!”韩芝笑道:“肯定的嘛!你看了那么久,逼里也流了不少水 吧?”
 
  章琳看着兰虹被夏剑干的淫水飞溅,自己逼里也是流了不少水,便道:“主 任!你好偏心啊!只顾操她就不理我了啊!”夏剑哈哈大笑道:“你看!骚琳忍 不住了!好吧!骚虹,你摸摸自己先,我去把那骚逼搞定先!”说着,便过来将 鸡巴捅进章琳的逼里操起来。
 
  韩芝笑道:“他没让你们给他口交啊?”章琳道:“今天没有了!上几次都 让我们在他办公室里给他吃到射的!”韩芝笑道:“那他操了你多久?”章琳道 :“没多久,操了有十多分就射了,射在小虹的嘴里,还让她舔干净了才放了 我们!晚班的蓝琪和程茹也免不了被他操一顿了!”韩芝笑道:“那你说实话啊! 
  是你老公干你舒服还是他干你舒服?“章琳上前手握王言的鸡巴,娇笑道:” 
  那当然是我老公操我舒服一万万倍了!你难道不是吗?“韩芝笑道:”是! 是!
 
  听你这骚货这么一说,我又有些痒了!“章琳伸手一探韩芝的逼,笑道:” 骚货!
 
  那把你老公叫来嘛,我们好久没一起玩了!“韩芝道:”好吧!让他来整整 你这骚货!“
 
  说着,韩芝便给老公舒建打了个电话:“喂!老公,下班了吗?”舒建道: “下班了!有事吗?你在哪?”韩芝道:“我在琳琳和言哥这,琳琳要你来,她 说想你的鸡巴了!”舒建笑道:“是你想言哥的鸡巴了吧!好,我就来,还有一 位新朋友呢!挂了啊!”
 
  放下电话,韩芝笑道:“他就来,说还有一位新朋友,不知是男是女噢!” 
  章琳笑道:“要是男的话,那根鸡巴就插你的屁眼了啊!”王言用力拍了一 下章琳的屁股道:“骚货,快来给老公吃硬,等会要来个女的话,老公就好上 了!”
 
  韩芝笑道:“对!快舔吧!骚货!”章琳忙脱起裤子,笑道:“好好!老婆 就来吃老公的鸡巴!”韩芝一把拉过章琳,将她的头按在王言的鸡巴上,笑道: “脱什么裤子!要你用嘴,又不是用逼,快舔!”章琳的嘴一碰到鸡巴,便马上 放进含住吮起来。
 
  一会儿,舒建来了,带来的是一位23左右的女孩子。韩芝笑道:“还是 言哥说的准啊!”舒建道:“言哥说什么了?”韩芝道:“他说你要是带个女的来, 他就要上了。这不还要琳琳吃硬鸡巴呢!”舒建一摸韩芝的奶子,笑道:“那言 哥的鸡巴为什么会不硬?是不是干了你这偷情的骚货!”韩芝笑道:“别乱说了! 
  还不介绍一下这位妹妹!“舒建将女孩子往前一推,道:”小惠,你自己说 吧!都是自己人,这是我老婆韩芝,这位是她的朋友,章琳,他是我们的大哥 王言,言哥!“那叫小惠的女孩子也大大方方的道:”言哥,琳姐,芝姐好!我 叫宋惠,你们叫我小惠吧!“章琳笑道:”你和舒建是什么关系?是不是他用他 的老二进过你的地盘?“宋惠笑道:”芝姐在,我不敢乱说噢!“王言笑道:”没 事!你只管说,她要是敢打你的话,我操烂她!“宋惠笑道:”那全靠言哥做主 了噢!
 
  小建他进过我的地盘噢!进了好几次呢!“章琳此时奶罩也脱了,就穿一条 黑色的露档内裤,笑道:”那就更是自己人了!“舒建上前,将章琳拉起,一把 捏住她的奶子,笑道:”那就让我这自己人先弄弄你吧!“说着,将自己的鸡巴 掏出。
 
  章琳会意的蹲下,含住鸡巴就开始吮起来。宋惠脱下自己的外套,里面什么 也没有穿了,一对丰满的乳房迎风怒耸,笑道:“言哥不是说来的是女的话就上 了她吗?那还不来!反正言哥的鸡巴也被琳姐吃硬了,就直接到小枚的穴里来吧!” 
  王言闻言便上前,将宋惠放倒在沙发上,将裤子拉掉,把鸡巴猛的塞进去, 爽的宋惠一声大叫:“哇!嗯——噢——言哥的鸡巴还——还真粗——噢——噢 ——好爽——在快些吧——我——我想要——噢——嗯!”王言加快了速度,道 :“我的鸡巴就是粗吗?”宋惠呻吟道:“不——不止粗——噢噢——还长—— 长——噢——捅到我花心了啊——噢噢!”这边章琳伸手一撸舒建的鸡巴,笑道 :“够硬了!来吧!”舒建笑道:“好啊!来,躺到小惠那边,和她一样,我也 从上面压着你干!”韩芝见章琳和宋惠头靠头躺着,舒建压了上去,把鸡巴放进 了逼里操起来,不由弄着自己的阴唇道:“我打电话叫来了人,反而我自己没人 操了!你们可真好啊!”章琳在舒建的鸡巴的大力猛攻下,喘着气道:“你别急 ——急啊——噢——噢——晚上住我这——让言哥操——操爽你——噢——噢!” 
  章琳抬头刚能看见自己老公,便道:“老公——老公——你过来摸摸——老 婆的奶子啊——噢——老婆的奶子好涨啊——噢——要你摸摸啊!”王言笑道: “现在操你的是小建,你要他摸啊!”章琳道:“他的手要撑着——着啊——你 来摸啊!快啊!”宋惠道:“不——不嘛!言哥操我的就摸我的奶子——噢—— 我的奶子也涨啊!你看——言哥——噢——我的奶头都涨的变形了啊!”
 
  韩芝笑道:“好吧!我来做好事了!”说着坐到中间,一手一个抓住二女的 奶子,用力捏起来。屋子里响满了二女的淫叫声!
 
  操了有半小时,舒建在狂顶了百来下后,道:“小琳,快——快快起来接— —接啊——啊!”章琳忙起身,含住舒建的鸡巴使劲撸起来。那边宋惠也含起王 言的鸡巴吮着。只听二男几乎同时叫起来,两股精液分别射进了二女的嘴里。 韩芝笑道:“还真准啊!一起射啊!”章琳舔舔了舒建的龟头,笑道:“这么一操, 肚子也饿了!来,我们一起洗个澡,到外面吃饭吧!”
 
  于是,五人一起洗澡。二男少不了在三女的奶子和阴道上又摸又亲的。当晚, 王言和舒建将三女一一操过后,宋惠说回家了。剩下章琳搂着王言睡,韩芝抱着 舒建睡了。
 
    文章一般~不过还是蛮生猛的~相信会对某些朋友的胃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