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间话

  我在失去意识的前一刻,看见了一个走进手术室的人影。

  那人毫不犹豫地冲到我身边。

  正当三人中的辻小姐准备再次使用心脏起搏器的时候,那人向她搭话了。
  「你们几个,干的太过火了呢。」

  「哎、江崎小姐。」

  三人中,爱川小姐最先注意到了江崎小姐的存在。

  「」呜!!「」

  三人露出了惊愕的表情,并且都或多或少流露出了恐惧。

  「虽然我的确说了要『绞榨』他,但同时也说了要『温柔』对吧?」

  江崎小姐虽然笑着,但眼神却十分冰冷。

  「那…那是因为…」

  「啊,不用说了,反正我也没打算听你解释。」

  爱川小姐正要开口,被江崎小姐挥手打断了。

  「总之先把这孩子弄干净,送回病房吧……拜托你们了。」

  江崎小姐一说,护士们开始行动,将眼前的男子放在担架车上推了出去。
  男性和护士们退出去后,房间里就只剩下四人了。

  「那么…我想说什么…你们都有数了吧?」

  「对…对不起…因为他太可爱了…」

  铃原小姐拼命解释,另两人则『嗯嗯』地点头。

  「太可爱…呢…」

  江崎小姐慢慢地说着,三人像恐惧着瑟瑟发抖的小动物一般。

  「我知道他很可爱,毕竟是我瞧上的猎物,可爱是当然的。但是,不听我话的部下还是要好好调教呢。」

  江崎小姐一说,三人立刻露出了要哭的表情。

  「等…只有惩罚室…」

  「不行,没有听我话的部下要好好地教育一下。」

  面对辻小姐牙缝里挤出的话语,江崎小姐斩钉断铁地拒绝了。

  这次三人露出了绝望的表情。

  「那么,走吧?啊,要好好换掉护士服哦,换衣服的时间还是会给你们的。
  江崎小姐慢悠悠地离开了房间。

  三人垂头丧气地走向更衣室,接下来的行动没有选择权,如果逃跑的话会有更恐怖的事等着她们。

  ………地点变换至医院地下。

  沿着作为书库使用的房间里的秘密通道往下,有一个很少有人能进来的区域。
  和上面的医院部分不同,混泥土外露的通道顶部的白色荧光灯散发着无机质的光。

  最深处的房间的门上,写着『惩罚室』三字。

  里面传出了哗啦哗啦的水声。

  之前的那三位被反躬着用拘束带捆绑成虾形,放进了巨大的水槽里。

  旁边站着展现笑容的江崎小姐。

  和平时穿的护士服不同,江崎小姐现在穿着黑色的紧身皮衣,长筒靴一直包覆到大腿。

  「………………哼哼。」

  江崎小姐按下了手中的遥控器。

  机械的驱动音响起,三人被向上抬起,从水槽里露出了脸。

  「呜咳咳咳咳」

  「呕、哈、哈、哈…」

  「咳咳咳呜…呕…」

  三人浮出水面的同时渴求氧气地剧烈呼吸着。

  「三人都有好好反省吗?」

  江崎小姐提问道,但三人因为呼吸慌乱无法回答。

  「没有反应呢……教导没用的部下还真辛苦呢。」

  「及…江崎小姐…求…原谅…」

  「不行。」

  爱川小姐乞求原谅立刻被否定了。江崎小姐再次按下按钮。

  三人再次落入水中。

  哗啦地一声后,三人落入噗噜噗噜地吐出空气,拼命地挣扎着在水中剧烈翻滚。

  「呼呼呼……再做下去的话可能会死呢。」

  江崎小姐再次按下按钮,三人浮上水面,并送到她的面前。

  三人头发紧贴着额头,纯白的护士服被水浸湿,贴在身上。

  水滴答滴答地落到地上,形成了小小的水坑。

  「三人都喝了好多水呢。」

  江崎小姐的视线移向三人微微鼓起的肚子,想必是喝了相当多的水吧。
  「吼啦,爱川小姐,往这里看。」「呜呜…」江崎小姐抓住她的头发提高她的视线。

  「爱川小姐,反省了吗?违反我的命令就会这样哦?很讨厌的吧?」

  像是对待幼儿的温柔口气,但爱川小姐只能拼死地点头。

  「铃原小姐和辻小姐也讨厌这样的吧?」

  剩下两人也点点头。

  「那,就要确认一下你们有没有反省了呢。」

  江崎小姐使了个眼色,走进来几名护士,和江崎小姐的相反,她们的紧身皮衣是纯白色的。

  包裹全身的皮衣的胸口标记着红色的十字,所有人都戴着头套式的防毒面具,看不见她们的表情。

  女性们两人一组,走到三人的身后。

  「呼呼呼…接下来你们说出十次『对不起』就原谅你们。如果半中间停下来了话,就追加一次从头开始哦……呵呵。」

  江崎小姐说话的同时,白色胶衣护士们拿起了粗大的管子。

  咕啾咕啾……啾~~胶衣护士中的一人在管子上涂着bb霜一样的东西,涂完后一口气塞进了三人的肛门里,并用固定器具加以固定。

  「」「!?」「」

  「呼呼…怎么了?说出十次『对不起』就原谅你们哦?嘛,也不会简单地让你们说出来呢。」

  「」「对…对不起…」「」

  三人一开口,江崎小姐就按下了手中的遥控器。

               啵啵啵啵

  「咕啊!」

  「不要!!」

  「肚子被!」

  三人不自觉地叫了起来,江崎小姐露出了坏笑。

  「吼啦吼啦,怎么了?不说十遍的话肚子就要爆炸咯?」

  三人的脸色发青,而对肛门的注水还在继续。

  「对…对不起!对不起!」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呜!对不起!对不起!」

  三人虽然都拼命地反复喊着对不起,但由于被持续注水,连连续说五回都做不到。

  「对不起」

  「对不起……」

  江崎小姐看着三人狼狈的模样露出了嗜虐的笑容。

  「吼啦吼啦,怎么了?只是让你们说十遍而已…是不是反省还不够呢?」
  「噫…原谅我…肚子要裂开了~」

  「咕…这样…要坏掉了…」

  「呜唉唉~」

  三人的肚子都充满水变的鼓胀,就像是即将爆裂的水气球。

  「呼呼……水已经灌满了呢…把注水停下吧。」

                 哔

  江崎小姐按下了注水停止的按钮。

  「但是,不听~话的坏姑娘要好好惩罚呢~」

  哔…嗡嗡嗡嗡嗡……

  江崎小姐再次按下按钮后,三人被翻身正面朝上。

  「…呼呼呼」

  江崎小姐将遥控器放在附近的推车上,顺手拿起其他东西。

  那是经常在马戏团里见到的,用来调教动物的长长的鞭子。

  三人的脸色刷地一下变白了。

  「没关系的哦,我…还满擅长这个的。」

  手腕挥动,伴随着空气被切开的声音,啪地一声鞭子抽击到了地面。

  这种声音还真的满恐怖的。

  「那,开始调教吧!」

  江崎小姐抬起手腕,一口气挥下。

  『啪!』伴随着空裂音,鞭子击中的声音响起。

  三人的身体僵直着,却没感到疼痛。畏畏缩缩地睁开眼,却发现江崎小姐笑盈盈地站在她们面前。

  「呼呼呼呼…害怕吗?」

  面对开心地询问着的江崎小姐,三人已经哭了出来。

  「这种表情看着会让人兴奋呢。」

  江崎小姐看着三人露出陶醉的表情。

  「…那么…」

  江崎小姐突然挥下鞭子。

  啪!

  恐怖的声音响起。

  三人条件反射般绷紧身体。

  「有着没用部下还真辛苦呢!」

  啪!

  「吼啦!鞭子的味道如何呢!」

  啪!

  「肚子也变的硬邦邦的!」

  啪!

  「」「!!!!!!」「」

  三人摒起力气的一瞬间,插入肛门的管子一起拔了出来,液体和排泄物一口气喷射出去。

               (象声词)

  「啊哈哈!好臭~」

  三人因为羞耻脸上染地通红。茶色的排泄物还在向外流出。

  「…呼呼,排泄终于停下了呢…但是我讨厌臭臭的哦,要洗干净。」

  江崎小姐使个眼色,胶衣护士走到墙角,手伸向了什么东西。

  是红色的消防栓。

  她在灭火器上装上粗软管,交给了江崎小姐。

  「求…求求你…要…要死了…」

  「救…救命…」

  「我…我再也不会违抗你了!」

  虽然三人拼命地哀求,江崎小姐没有停手的意思。

  「不行,就这么脏兮兮的话太恶心了。」

  这么说着,胶衣护士将水闸完全打开,同时江崎小姐将手里的杆掰开。高压水喷射出来。

  受到高压水枪的直击,三人痛苦的挣扎身体,在无法呼吸的情况下,只能承受着痛苦和窒息的恐怖。

  「啊哈哈哈!!这样就冲干净了呢!哈哈!!」

  三人在渐渐失去的意识同时,加强了对江崎小姐的服从心。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