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秋意渐凉,阿琳最近在家感觉原来越不自在,而涛哥也没有之前的那种温暖的关心,搞得阿琳内心一直的自我挣扎,渐渐恢复身形的阿琳只能每天在家带着孩子。

  这一天上午,她看着涛哥扒了几口她做的早餐,然后准备出门,阿琳终於忍不住泪流了下来,她轻呼的一声,从后面拉住了正要穿外套的涛哥,她不知道此刻要对涛哥说什么,这个是她的公公,但她的内心已经冲破这一层障碍,她无法自拔的深陷。

  涛哥转了过来,他自从看了那段视频后,内心也无法自拔,虽然他一早就知道阿琳肚子的孩子不是他们家的,但也不至於是一个如此糟蹋的老头,所以他很不明白。

  看着最近消瘦了许多的阿琳,他也爱惜的摸了摸阿琳的头发,阿琳一下子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行为,扑进涛哥的怀里,她口中喏喏:「你怎么了?你怎么了?……」

  面对阿琳一语双关的提问,涛哥内心也不禁的问:「这是怎么了?」阿琳上午穿着一件长裙,没有穿内衣的她,两个乳头摩擦在涛哥那件灰领长衣上,隔着衣服涛哥感受面前这个媳妇的那种热情,忸怩的热情。

  他不禁的一手搭住阿琳的肩膀上,一手顺着阿琳的弧形的腰部往下,慢慢的摸了下去,他内心解不开的结在此刻突然需要些安慰,他的手抓住了阿琳的屁股上,手指用力的按了下去,明显的年轻女性的肉体那种弹性快速传达到他的手心。
  俩人都没说话了,屋子内充满了一男一女的呼吸声,男的呼吸越来越重,女的呼吸越来越快,男的手一下又一下的抓着女的屁股,女的犹如一直温柔的小猫在怀中一动也不动的,男的每一下按抓都让女的内心充满一种希望,犹如在打气的皮球慢慢鼓了起来。

  阿琳感觉公公的手心的力量越来越大力,忘了疼痛的她露出抚媚一般的微笑,幸福是自己争取来的,这点没错。

  在怀中的阿琳,这时候伸手轻轻按在涛哥的皮带上,然后红着脸轻轻将涛哥的裤链往下拉扯,涛哥没有任何的表示也没有任何的拒绝,这是每个男人的正常反应,阿琳继续往下拉,露出了涛哥的那件白色但有一点点黄色斑啧的内裤。
  阿琳每次在帮公公洗内裤的时候都知道,公公的内裤经常有黄色的斑滞,刚开始不以为意后来她的性经验多了才知道,那些其实都是精液,直接喷在裤子上的精液,所以她以前都很排斥,不去洗,搞得涛哥的内裤越来越黄。

  阿琳这时候不敢看公公,她慢慢蹲了下来,她半蹲着,她的嘴巴已经接触到这块黄色的斑点上,她知道里面是什么,她突然伸出舌头舔了一下黄色的内裤,这件内裤的主人不禁的弯了弯身子。

  涛哥不动声色,他最近的确在生气,但他生气最大的是因为他不说话搞得阿琳也不敢说话,其实他真的不懂,他只需一点说话,他已经可以让这场完美的设计让这件丰满的尤物随他所欲,但他不懂年轻女孩的心,所以搞得自己也很心烦。
  但事情的变化还是顺着他原来的意思,看着这么主动的阿琳,他满意的看着一头半弧线头型的阿琳调皮的舔着他的内裤,搞得他脸上出现一丝微笑而过,他的手摸着瀑布般的头发,他一下子抓住阿琳的头发,就紧紧的抓住。

  阿琳感受到头发传来的力度,她知道这老头已经有了反应,至少在老徐头的那段时间的培训中,阿琳的确得益不少。

  阿琳的口中没有停歇住,她将黄色的内裤舔得都是她的口水,一阵腥味扑鼻,但对於她含过熏过这个味道的老徐头那件内裤来说,算很乾净了。

  涛哥给阿琳的舌尖搞动下,渐渐有了反应,他喏的一声,吞了屯口水,他直接解开了皮带,他没有说话,他也没有笑容,他很直接的解开后就直接拉下了那件内裤,一下子他的龟头露了出来,他的阴茎不长,也不算粗,但阴毛很多,他的黑色包皮露很直接的露在阿琳的面前。

  阿琳睁大的眼睛,很可爱的一脸小女孩的气息,虽然她生了小孩,没有之前的饱满,但充满了那种成熟的气质,特别是她最近瘦了,她的脸变尖了,若不说还以为她没有生育过。

  阿琳知道现在要做什么,她张口没有怨言的含住了涛哥的鸡巴,她含住了,跟那天晚上一样,她卖力的来回轻吐着这跟鸡巴,很短,所以在她的口中她可以用尽舌头,从阴茎内外舔了个乾净。

  让阿琳舔住鸡巴的涛哥此刻十分舒服,他竟然可以舒服得不发出一点声音,他做了这么久的警察生活使他在做爱的事情如此的严肃,尤其面对这件美丽的尤物亦一样。

  他低头突然一手将阿琳抓了起来,是的,直接抓了起来,然后伸出舌头对着阿琳的嘴拥吻了起来,他将口水吐了进去,直接用吐的,是的,他很喜欢这样,每次他对小翠吐着口水,小翠都会吐回去,或者当着面吐在地上,而每次口交,小翠同样也会吐出口水,这些都影响这他的兴趣。

  但此刻不同,他看到阿琳是充满着感情的在给他口交,他可以看到阿琳津液吞进去喉咙的动作,此刻他对着阿琳吐着口水,阿琳闭着眼睛,十分矫惹可爱的吞着,她是直接吞了进去,没有怨言,也没有吐出来,这个举动让涛哥感受非常。
  他一下子拽着阿琳,他直接阿琳拉了上来,他要完成上次没做完的事情,他抱住阿琳,然后就在旁边的吃饭桌上,他将阿琳转了个身,他没有说话,他拉起阿琳的长裙,两片雪白的臀肉展现在他眼前。

  阿琳知道他要做什么,她顿时有点兴奋,但她不敢哼哼出来,她此刻只能顺从的顺从着,她感觉背后的涛哥很有力气的拉下她的内裤,她不禁的惊呼了一下,她少女般害羞的低着头,虽然涛哥看不到她的面孔,但若看到她,这时候面连通红通红……

  涛哥这时候准备压住鸡巴而入,他从的龟头已经看到湿润着的桃源洞口,粉红色的两片小阴唇表示这个女人不是经常做爱,这根本跟小翠是天堂跟地狱的分别。

  他顾不上那么多了,他的龟头已经插入阿琳的阴道,阿琳喉咙已经出发咕咕的声音,终於阿琳再也忍不住了,她呼了出来,一声清脆的满足的声音,她的小腹紧紧往上缩着,她的手指在光滑的桌面上轻轻划出了一道指甲痕。

  阿琳感受到阴茎的充实感,她毫不客气的用阴道紧紧锁住这只跑进来的毒物,她感受到插进来再拔出去的那种摩擦感,她呼吸越来越重,每次的抽插都让她感觉十分的舒服。

  突然,她趴在桌子上的电话一阵的震动,有电话来了,两人一下子都停止了,阿琳不知所措的拿起电话,她轻轻侧过身子,忘了一眼在他后面紧紧插着她的公公,她看下电话,原来是阿珍的来电。

  於是她吐出一口气,她矫惹的按了下接听:「喂……珍啊,干,干嘛呢?」涛哥知道这电话是阿珍后,他没有拔出他的阴茎,反而用力的再次压了下去,惹到身下的阿珍边说话边咬住自己的玉唇。

  「没有啊,想来找你呢,你在吗?等下我来看你啊?」对方阿珍清脆的声音。「啊?啊,好啊,好啊……你……嗯……你来吧」阿琳气喘着说。

  「你没事吧?怎么了?」阿珍关心着。

  「没事,没事,在做运动……我产后恢复运动……」阿琳满脸张红着脸,快速的话说着。

  「行,那我过来……」阿珍那头关上了电话。

  「啊……啊……啊……」阿琳再也忍不住了,她放下电话,她放开了,她在通话的时候,公公那几下很大力的抽查实在让她忍不住了。

  「啊,啊,啊,啊」阿琳满满的充实感,而身上的涛哥也突然爆发了出来,他双手从阿琳的身体下抓了上来,紧紧抓住阿琳两个压在桌子上的奶子。

  他用力的捏着,很用力的捏着,他每次要射了都会捏住小翠的奶子,但每次小翠都会紧紧环抱着自己的双胸不让他得逞,现在又有不一样的感觉了,他身下的这件尤物,没有任何的拒绝,还继续哼哼的发出满足的声音。

  「哼……哼……啊……」阿琳的奶子给涛哥疯狂的抓着,她的奶水涌了出来,她同时也忍不住的哼哼着,她屁股上的涛哥力度越来越大,突然间,涛哥抽出阴茎,然后用手抓住自己的鸡巴,撸了几下,一股黄色的浓汁喷了出来,射在了阿琳雪白的屁股上。

  「啊!!啊!」涛哥这时候终於从喉咙伸出发出低吼声,然后趴在了阿琳的背上,就这样趴着,阿琳就让他趴着,她很想爱怜的转过来抱住他,但此刻的她好像又不想这么做,一阵罪恶感从她的内心涌了上来。

  阿琳喘着气,她突然发现背上的这个老男人并不是她心中的那种感觉,她这次的做爱,还债多过做爱,她突然感觉她的罪恶,这是她的公公,虽然是公公,她犯下了大逆不道的乱伦,此刻,趴在桌上的阿琳想起了老徐头。

  阿琳让涛哥压着……突然一阵钥匙插入铁门的声音传来,一下子两人猛地站了起来,阿琳顿时头也不回的沖入自己的房间,而涛哥则直接犹如小夥子的速度跑进去厕所,门,哐的打开来,原来是涛哥的老婆回来了,打了一个晚上麻将的老伴回来了,这老女人昨晚赢了不少,哼的进来,看到一桌子的早餐,心情乐了一下。

  看到厕所有人,她直接走去阿珍的房间,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精液的酸酸味道,她并没有擦觉,因为七十多岁的她很久很久都不知道什么是做爱了。

  她推开房门,眯着眼,看到在婴儿床的孙子,眉开眼笑的逗了几下,看到坐在一旁的阿珍她还是关心的问了问家常,然后扭着屁股出了房间,阿珍顿时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她拉下披在自己身上的那件外衣,她的胸前因为乳汁的关系,湿了一大片……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