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自从小龙女和杨过在绝情谷身种情花之毒后,绝情谷主公孙止看上了小龙女之美色,将其困入谷中,欲强娶小龙女为妻,小龙女无奈,深知此毒无外人可解,为救杨过只得忍辱屈身嫁与此等恶魔,只望公孙止能给其解药,好救爱郎杨过。

  可想,大婚之日突生异变,被困多年的夫人裘千尺,却被其女儿公孙绿萼与杨过拯救而出,人算不如天算啊,想娶小龙女这等美事,自然被深困多年以枣为生,对公孙止恨之入骨的裘千尺所破坏,而情毒解药也是在众人群战之时被毁,小龙女得知生而无望不能与杨过白头偕老,心灰意冷之下独留「十六年后,在此相会,夫妻情深,勿失信约。」几字,跳入深不见底的断肠崖。

  这是一处寒潭,潭上有着些许花草。终年不见天日,阴暗、潮湿,是这里的独特色彩。

  「嗯」,一道轻声的嘤呤在渺无人迹的寒潭上想起,小龙女迷迷糊糊的转醒过来,顿时,一个妙曼的身姿映入眼帘,因小龙女跳入悬崖掉入水潭,而被寒水冲入泥潭上,此时小龙女脸色异常苍白,一些发丝贴在脸上,别有韵味,再看身上,白衣素裙已全部湿透,被包裹的完美娇躯若隐若现,身前雪白的邱峰傲然而立,如此丰满,可想少不了杨过的功劳,而在衣服的打湿下胸前粉红的两点草莓而是凸显而出,顺过没有一丝累赘的平坦小腹再往下去就是神秘花园,此时花园里能够清晰可见的看见几根漏出来的调皮芳草。

  「我还没死?」小龙女缓缓睁开眼来,顿时,浑身打了个冷颤,胸前两只玉兔在主人的颤抖下也是渐渐抖动,感觉到自己跳崖未亡落入此境,一滴清苦的眼泪顺着眼角在美丽的脸蛋上滑落而下。

  「过儿,我该怎么办?」如今求死不能,想着又得忍受情毒之苦还有深处此地的孤独、清冷,小龙女嘴角含苦。

  「这地方好冷,」小龙女又浑身打了个冷颤,坐起深来玉手交叉紧紧抱着胸部,「咦?好像身体内情毒发作速度延缓了,」突然发现身体这种情况让深处陌境、心灰意冷的小龙女立马振作起来。再环顾四周的潭冰寒水,心中明了,「原来是这里的环境原因,那么,我日后趟入寒冰之上日渐修炼,情毒定可化解,如此,就能活下来等过儿了。」

  想到在此能够解除情毒之苦,小龙女心生雀跃,可是低头一看浑身湿湿的,立马羞得俏脸上升起两抹红晕。再度打量,发现此处还是别无他物,于是,小龙女站起身子,玉手小心翼翼的轻解腰带,然后缓缓褪去素衣罗裙,顿时,一个完
  美无瑕、全身赤裸的娇躯爆露空气之中;湿漉漉的三千发丝披撒于雪白的玉背之
  上,发尖紧紧的贴在滑润、丰满的圆臀之上,往下,一双修长的雪白美腿靠拢在一起,好像在遮挡着什么,盈盈一握的柳腰不着一丝于肉,饱满挺拔的两对雪峰勾勒出一道天然山沟,两点嫣红异常夺目,雪白的大腿间便见一处三角草地,小草非常茂盛,草上还沾着几滴露珠,如此秀色,可惜无人能赏,当真便宜了这处寒潭冷水了… …

  「先恢复功力再说吧。」脱下衣物之后小龙女莲步轻移,忍着冰寒刺骨,走向一块较大的冰块之上,然后娇躯往上一躺,心中默练玉女心经口诀,修炼了起来。

  是人就会肚子饿的,小龙女也不例外。恢复功力后小龙女便是发现了这个生存的最大问题,「可是,这里就是泥潭、寒水… …」小龙女轻声呢喃道。
  「有水,下面说不定有鱼,」这一发现让小龙女心下稍安,若是没有食物,怎么生存呢?赤裸着全身,玉足点地,在胸前两对丰满玉峰惊呼下小龙女跃下水潭。

  经过一段时间练功,内力已经恢复,潭水虽冷,但从小就一直在古墓寒冰床上修行的小龙女并不畏惧,赤裸的小龙女在水中像条美艳的美人鱼一样游动着,潭水极清,内可视物,往水下游了一会儿便发现大堆鱼群慌乱而逃,小龙女急忙追赶而上,可是一小群鱼类并没逃走而是贴上小龙女娇躯,更有两只黑鱼游至小龙女挺拔胸前,对其娇乳上的两粒嫣红张嘴就咬。

  「啊,」对此,小龙女立马惊呆了,娇躯连忙跃上岸来,而其双手上,也多了两条黝黑不知其名的小鱼。

  「你们这群好色的家伙,」小龙女望着手上的两条黑鱼,真是又羞又气,气的胸前两对娇乳也是彼此晃动着。

  问题又来了,现在有鱼了,可是却没有火烤熟,然而,要小龙女生吃鱼肉,这点她可做不到:「怎么办呢?」小龙女抓着鱼踱了两步,接着,便见小龙女把鱼放至一块寒冰上,然后双掌贴上两鱼;不一会儿,只见两鱼身上渐渐的的冒着热气;原来,小龙女是在用自身内力蒸鱼,不得不佩服其聪明机智。

  「勉强还可以吃吧,」望着两条鱼小龙女自言语言的道;接着,便是撕下一块鱼肉放入樱桃小嘴,大概是饿了吧,不一会儿便是把两条鱼都吃光了,小龙女满足的打了个饱嗝,然后乳波臀荡的裸奔至一处杂草处,接着,蹲下双腿,一道金黄色的液体自两腿之间淋撒而出,淅淅沥沥的击打在地上,美女,也是要尿尿的。

  小龙女取下衣衫上挂着的一个小瓶子,接着莞尔一笑,道:「不知道还能否招来玉蜂,」轻轻扒开瓶盖,一股香味飘洒而来,略等片刻,便见潭中水波微荡,在小龙女关切的注视下一大群玉峰便是「嗡嗡」的飞跃而来:「成了,」看见一大群玉蜂从寒潭奔来,小龙女也是兴奋异常,在这孤寂之所中,也总算是有个朋友了吧,虽然是另类。

  「嗯……嗯……啊……」虽然在此处低温的环境下情毒有所缓解,但也只是缓解而已,此刻突然发作,小龙女顿时疼不欲生,赤身裸体躺在寒玉冰块上,双手紧抓发丝,俏脸微白,贝齿咬着下唇,一声声疼苦的呻吟从翘鼻内哼出,娇乳急速摇曳,腰肢若水蛇般游动,雪白玉足也是颤颤巍巍的抖动着;可见情毒之苦,是多么难受。

  「啊!… …」一声声痛苦的呻吟声,响彻寒潭:「玉峰,」直到某一刻,小龙女终于忍受不了了,招来玉峰助阵,玉蜂对其娇躯雪乳、圆臀、下身蜜穴就是一顿叮咬。

  「啊……哟…啊…啊……」接着又是一声声痛苦而又带着欢快的呻吟声响起,只见一群蜜蜂对着小龙女雪白娇躯一阵叮咬,而小龙女也是媚眼含丝,粉嫩香舌也是伸张而出,在唇边缓缓转动,真是美不胜收。

  小龙女配合玉蜂一手捏乳,一手抚慰下身帘洞,突然一声大叫传遍整个寒潭,小龙女在情毒发作、玉蜂助阵的情况下泄了,密密麻麻的层层香汗也从其身上滑落而下,玉蜂不一会儿也是全部嗡嗡飞走;小龙女还是微微痉挛着,不知道是疼的、还是刚达到高潮… …

  再看小龙女身体,后者躺在寒冰上,浑身不时颤抖几下,此时脸色红晕密布,像是要滴出水一样,红晕漫布一直至耳垂、脖颈处,如此美态,让人欲罢不能;
  再观其上身,双乳依旧傲立,只是比先前涨大几圈,雪白乳峰上全是红点,两粒粉嫩乳头肿大异常,犹如两粒红枣,让人忍不住向前咬上两口一品芳香,可想,丰胸之举全拜玉蜂之功;再往两腿间看,此刻小龙女双腿呈大开状,芳草之下,阴户通红,张开着粉嫩的蜜穴,穴内正有些淫液流淌而出,落入雪白大腿之上,两边红粉的阴唇红肿的如馒头大小,粘着穴内阴液发出明亮的光泽。

  「呼!」过了许久,小龙女呼出一口气来道:「情毒是暂时解了,可放法…
  …「想起先前情景、自己媚态,小龙女面色就立马红润,微羞的看着满身狼藉摇了摇头,轻一动身,便觉浑身疼痛难当如万蚁噬咬,显然是玉蜂叮咬所至。
  「咕噜、咕噜,」静修了片刻,小龙女肚子又是不争气的叫了起来,再看看身体,红肿之处已经渐渐消散了一点点,「现在身体还是疼痛,只得再忍忍了,」
  说着小龙女又是双眼一闭修炼了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一阵香味飘散而来,对于忍着肚子饿了许久的小龙女来说,不亚于干柴烈火;于是小龙女迅速睁开双眸,秀鼻微动,便发现香味是从潭壁传来:「原来是玉蜂,」小龙女寻到来源,接着又道:「这么快就建巢了,那以后便有蜂蜜吃了。」

  能够不用经常就吃那一种没味的干鱼,对于深处此境的小龙女来说不易是件为数不多的美事;再打坐片刻,见身体稍微好转后,小龙女瞥了眼一直丢在地上未穿的衣衫,轻声道:「反正无人,衣衫还是等着以后出去再穿,」随后小龙女对着潭壁,美足轻点,便是飞快的飞跃而去。

  三千青丝在小龙女脑后随风飘撒,赤裸的完美娇躯顿时乳波臀荡,盈盈不堪一握的纤细腰肢在空中轻轻一摆,而后便至潭壁处;蜂巢不是很高,刚好够人触碰;此时,一群玉蜂正在产蜜,看着此境,小龙女会心一笑,接着,便见小龙女玉手一招,一大群玉蜂就此飞离巢穴而出;莲步轻移,小龙女靠近蜂巢,然后伸出玉手葱指,对着蜂巢里一探,接着抽出,便见小龙女手指上粘满了黄色粘稠物质,那是蜂蜜。

  望着手指上的蜂蜜小龙女也是高兴异常,此玉蜂所产之蜜,并不需要提炼就可直接食用,不仅可以饱腹,还可以有润肤、养颜的功效;小龙女把手指蜂蜜往小嘴里一伸,然后香舌轻舔,「好甜呀,」在寒潭之地,能吃到蜂蜜这等如此不可方遇之物,小龙女也是非常高兴。

  潭中无日月,小龙女从落入此处到现在已不知道多少时日,唯一知道的便是泥潭上花开花落,蜂来蜂往,而小龙女依旧是赤身裸体的生活着,过着吃蜂蜜和潭鱼的日子,情毒经过寒冰和玉蜂的多次功效已被逐渐压制,想要彻底解除,只需一些时日便可。

  今日,小龙女又是赤身裸体的来至潭水边,不过,却是未像以前那样跳入水中;此刻,只见小龙女蹲下完美娇躯,然后,对着水潭稍一弯身,胸前两只那比之以前不知道大了多少的雪白豪乳,就此落入清澈的水中,不一会儿,小龙女俏鼻微哼一声,面色潮红,接着,令人大感惊讶的事情发生了,只见小龙女直起赤裸娇躯,往岸后一退,而身前落入水中的两只豪乳之上两粒粉红竟是被两只全身黝黑的黑鱼张嘴咬住。

  小龙女竟然用自己乳头做诱饵,钓那黝黑好色之鱼;握住两只鱼身,小龙女将欲抓起,不料这两只黑鱼紧紧咬住自己乳尖,而阵阵快感也是从乳尖之上传遍其身,瞧得黑鱼此举,小龙女轻哼道:「哼,不信治不了你。」

  语毕,只见小龙女玉手抓住两鱼,催动体内真气,一声娇呼,便拉起两鱼脱离娇乳,随着鱼吻脱离,小龙女两粒可爱草莓便是暴露在空气之中,此时小龙女红粉乳头肿大,微微晃动着,上面还沾着些许水泽,泛着鲜艳的光泽… …
  碧水潭波彻骨凉,

  寒冰床,

  情难忘。

  幽思潺潺,

  何日逢杨朗。

  杨郎何时慰我哀殇,

              再盼入君臂膛;

  寂寞处,怎解寂寥,唯有玉蜂伴旁。

  望眼欲穿,独留清泪两行行。

  仰天望,轻道杨郎,杨郎!

  伤心处,苦断柔肠!

  小龙女孤独在此,不知度过了多少时光;体内情毒已被寒潭、玉蜂给尽数清除,脱离了情毒之苦,再也不用忍受着痛不欲生的滋味,小龙女也是倍感欣慰,只希望杨过还活者,会来崖底找她。

  如此冬去春来、寒暑交易、花开花谢、过了十六年。直到某刻,一位两鬓已有些许花白发丝的男子破水而出;时间,仿佛此刻在碧水寒潭内静止了。十六年来的朝思暮想、望眼欲穿、十六年的黯然销魂……十六年来的苦苦相思、无尽等待、十六年的无边寂寞……终于,在此时释放!

  「姑姑」男子一声大叫,声音颤抖,然后急忙飞奔至小龙女身边,接着,张开单臂立马把小龙女紧紧抱住,「过儿」,小龙女躺在这思恋常久的爱人温暖胸怀,望着常近在咫尺的爱人,似水眼眸含着无限深情,而后,一滴滴晶莹的泪水滴落而下,「姑姑」瞧着小龙女如此惹人怜爱,杨过又是叫了一声,手臂抱的越来越紧了:「嗯… …」一声娇哼从小龙女精致的翘鼻传来,「姑姑,怎么了」
  杨过顿时大急,往小龙女脸上一看,只见小龙女面色潮红,明眸紧闭,睫毛轻眨,玉手牢牢抓着杨过后背;瞧得小龙女此等媚态,杨过顿时心猿意马起来,自己有多久未能品得美人芳香了啊… …

  「过儿,我… …」小龙女支支吾吾的轻声道。杨过望着小龙女绝美俏脸,百思不得其解,随后,感觉胸前有两团大大的挺翘软物,往下一看,顿时明了,小龙女孤身一人一直在此处,衣物早已不知多久未穿。

  「姑姑,你的身体比原来越来越丰满、成熟了,」杨过目不转睛的盯着小龙女的完美裸体,喉咙微微鼓动道。听得爱郎此话,尽管经过这么多年,小龙女面颊还是略带微羞,随后,突然感觉杨过抱着自己时不太对劲,玉手一抓杨过左臂,果不其然,此处空空如也,只是一个衣袖,小龙女大惊:「过儿,你的手呢,」
  接着小龙女抚过杨过脸庞,摸着鬓间白发,看着爱郎充满柔情却又带沧桑的眼眸,几行清泪又是流淌而下,:过儿这些年… …「杨过伸出手指立马堵住小龙女小嘴,接着道:」姑姑,过儿残活于世,如今能再与你相见,此生已是无悔。「经过蜂蜜和寒潭的滋润,小龙女十六年来也是未显苍老,身体只是越加饱满成熟,只待君采摘,而杨过则是略显苍老,又是断臂,可这,又有谁在乎呢… …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如今能再会爱郎,还有何怨可说呢,小龙女再度投入杨过怀里,接着朱唇点在杨过脸上,分离了这么久,一直忍受着相思之困的杨过此时如何忍受得了,而小龙女一直赤身裸体,身上秘密之地也早已一眼饱览,杨过立马采取攻势,单臂搂住小龙女细腰,将其身体压入地上,接着三下五除的把身上衣衫尽数脱去,望着爱郎也是赤裸身体,那浑身彪悍精肉,胯下昂首挺立怒龙,小龙女双眼渐渐迷离,「过儿,好好疼我,」忍受着十六年空虚寂寞,小龙女也不再矜持,杨过俯下身子胯下怒龙并未就此直入,双手对着小龙女乳峰一阵爱不释手的揉捏,啊啊…嗯…啊…小龙女慢慢呻吟出声;「姑姑,这里比以前丰满了好多,」杨过对其乳尖又咬又啃,突然又是亲了一口小龙女红晕满布的脖颈,道;闻言,小龙女迷离的双眼立马呈现羞意,想起以前每次情毒发作,然后便是玉蜂解毒… …没想到现在不仅解了毒,反而还帮自己丰胸,让爱郎越来越喜爱了。

  「过儿… …啊… …过儿… …我要,快给我,」小龙女身体在杨过的爱抚下快感阵阵,两腿间又是爱液横流,实在无法忍受。「姑姑,我来了,」杨过驱使坚挺已久的怒龙俯身一插,进入小龙女春水流淌的蜜穴;「啊」一经合体,小龙女与杨过同时发出一声欢畅的呻吟,十六年的寂寞苦楚尽数在此发泄而出,怒龙在小龙女洞穴里横冲直撞噗哧、噗哧的声音不绝入耳,杨过压在小龙女赤裸的玉体上卖力的耸动着,双手揉着小龙女鼓胀的美乳,时而捏着尖尖红艳的乳头,小龙女被杨过逗得欲念贲张,一边呻吟一边扭动着腰肢配合着爱郎的耸动;杨过抽插得销魂无比,逐渐沉醉在小龙女成熟美丽的肉体之中,小龙女也是恣意的享受着爱郎的疼爱,十六年的寂寞全部驱散,不论身体还是灵魂皆是舒爽无比。
  唔……哼……唔……喔……一阵剧烈的急速抽插,杨过浑身颤了颤,一股滚烫的浓液在小龙女体内喷洒而出,持续的喷洒了很久… …

  小龙女双臂紧抓杨过肩膀,在杨过身下娇躯也是一抖一抖的,显然也是进入高潮。杨过怒龙还停留在小龙女体内不肯离去,接着,杨过软下身来躺在小龙女玉体之上,经过刚才的剧烈战斗两人都是大汗淋漓、浑身酥软,接着便闭上双眼进入梦乡。

  不知道过了多久,小龙女缓缓醒来,急忙往身边一看,杨过还在,小龙女玉手拍拍丰满的雪峰,显然吓了一跳,只怕先前只是一场美梦,看见爱郎还在身边,小龙女也是展颜一笑,接着又是亲了一亲杨过脸颊;刚想转身起来,突然小龙女又是微哼一声,原来,杨过的怒龙长枪还在其蜜穴之内,此时一动立马惊醒了它,怒龙一醒来便是昂然挺拔,小龙女俏脸微羞的轻轻推开杨过,随着小龙女的推开长枪也是从她蜜洞里带起一丝丝涟漪而出,小龙女刚想站起,不料,身子又是被杨过拉入怀里,「过儿,你醒啦,」小龙女躺在杨过温暖的怀里,满脸深情的望着他;「姑姑,我还要」看着怀里绝色人儿,杨过刚熄不久的原始欲望又被点燃… …

  听着爱郎的话,小龙女在杨过怀里扭了扭身子,略微沉吟道:「过儿想要,姑姑那会拒绝,只是… …刚才你太粗暴了,下身还有点疼」听了小龙女的话杨过顺着小龙女身下一看,果不其然,此时,小龙女蜜穴还是有点红红肿肿,杨过顿觉懊悔:「姑姑,过儿粗鲁了,你先做休息吧。」听得爱郎怜惜之言,小龙女嘴角微笑,抚着杨过俊脸道:「憋着可对身体不好哦。」看着小龙女如此娇俏可人,杨过怎么忍受得了,怒龙立马又是壮大一分,可是一想小龙女下身肿痛,便欲开口,便听见小龙女的声音响起:「过儿不用太过担心,小妹妹不行,那就走后庭菊穴吧… …」

  听得小龙女此话,杨过更是欲火高涨,刚欲有所行动,便是被小龙女又给拉住了,只见小龙女说:「后庭干旱,如此进去肯定疼痛难当,你去取些蜂蜜来,做润滑之用。」杨过压下欲火对着蜂巢就是狂奔而去。

  不一会儿,杨过便是归来,手掌上一大把蜂蜜;看着杨过返回,小龙女微羞的爬下玉体,红晕遍布至后耳根,显然以往从未做过此等羞事;小龙女丰满圆翘的雪臀高高峭立,雪白臀肉紧紧包裹着,只留下一道缝隙,随着下趴的姿势,胸前丰乳在空气中也是一晃一晃的;「过儿,你慢点… …」听得小龙女此话,杨过早就迫不及待,忍着胯前硬硬挺立的怒龙,粘满蜂蜜的右手抚上小龙女翘臀,一股柔软的触感涌上心间,接着,抓住滑腻臀肉往旁边一拉,顿时,小龙女屁股缝中的那淡红色菊花小洞充斥眼球,粉嫩菊门此时紧闭,杨过右手颤抖的把掌中蜂蜜对着菊花美穴轻轻抹平、润滑。此时不知是小龙女太过紧张还是何因,皱褶的菊花状微微动蠕着,当真是美伦美奂。

  经过蜂蜜的滋润,小龙女的菊花小穴晶莹剔透,看准备已好,杨过激动的对着小龙女道:「姑姑,我,我要进来了:」「嗯」小龙女巧鼻轻发出一声,得到小龙女首肯,杨过便挺起粗大的怒龙,缓缓抵至小龙女菊穴处,接着,龙头往前一挺,小龙女玉肛菊穴立马像盛开的花蕾一样菊纹扩散而开,肛穴内浅红浅红的嫩肉也是被怒龙挤压而出,杨过只觉得怒龙进入一个异常紧窄的温暖窄道,被小龙女从未开发过的处子玉肛嫩肉紧紧包裹着,只爽得灵魂都升上天了;「啊,轻点,疼。」小龙女往常只出未进排便的玉肛突然被粗大的异物插入而进,立马疼得黛眉紧皱,晶莹的香汗也是滑落而下。

  「姑姑,你忍一忍,」听见小龙女大呼其疼,杨过顿时心生怜意,怒龙慢慢抽出,随着异物的抽出小龙女菊穴玉肛「噗」的发出一声悦耳的声响;只见此时小龙女的玉肛洞口微张,晶莹粉红的嫩肉也是暴露出来,正一缩一缩的;接着杨过挺枪再次插入,玉肛立马把怒龙紧紧束缚,「啊」小龙女又是发出一声呻吟,为让的爱郎满意,只得咬牙忍受着屁股撕裂般的疼痛。

  「哦,姑姑的屁股眼儿夹得真紧」杨过下体往前一耸一耸的,粗大的怒龙在小龙女臀缝内粗暴地挤着小龙女玉肛内嫩肉;「啊…痛…啊… …」小龙女秀发摆动,银牙紧咬,感觉到自己紧皱的玉肛在杨过抽插胀开般的刺痛中紧张地收缩着,浑身传来一种异样的快感,那种滋味真是不可言喻。

  随着杨过越来越快的抽插,小龙女胸前两对爆满乳峰也是剧烈摇摆,只得玉脸胀得通红任随爱郎欺凌。

  「啊,」杨过一声大啸,接着浑身颤栗,怒龙长枪在小龙女玉肛内一阵抖动,精门大开,一发一发的浓精不断射入小龙女菊穴内,杨过喘息着软倒在地;小龙女玉肛随着异物的离开,如花蕾般的菊花穴眼儿微微张开,从其穴内深处往外流淌出一股股乳白的浓液,一些从穴眼处流出的精液还粘在小龙女雪白的翘臀之上,此时小龙女胯下神秘之处已是湿漉漉黏糊糊的一片,微张的粉嫩玉肛穴眼处还流着滚滚浓液,小龙女缓缓躺之地上,潮红的脸色带着后庭之乐的快感和异物离去的愉悦。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