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5707


新人一枚,这次也是第一回发文。无论是文笔还是文章结构都比较生涩,有什么不足的欢迎指正。
本文是微重口文,主要基调是触手,异种奸一类,外带了战略攻防等等乱七八糟元素。

*******************************************

第1章       淫魔誓言

  在萨斯王国的皇家魔法训练场上,一名十六七岁的少女正手持魔杖,身穿一套华丽的魔法斗篷,认真的念动着什么,随着最后一个音节的落下,一个车轮大小的火球从杖头飞出将面前的人形靶化为灰烬。

  少女看着自己的练习成果也不由开心一笑,小巧而带着稚气的五官散发出阳光般的朝气,尤其是一双大眼睛,如湖中的明月般清澈明亮;淡粉的小嘴唇轻腼,让人有狠狠允吸一番的冲动。被气浪微微掀起的斗篷下是一件水晶蓝的紧身法袍,恰到好处的展现出虽然不大但却挺翘的胸部;下身的连体法裙微微有些透明,隐约可以看见里面的粉白色内裤。

  「仅仅学习了一个月,就能达到三级的魔法水准,三公主果然不负天才之名。」清脆的声音从少女身后响起,一个穿着翡翠绿长裙的青年女性出现在她身后,二十三四岁的姣好面容带着些许严肃的表情,保守的长裙遮住了她大部分身材,但弹性十足的挺翘屁股依旧撑起一片小小天地。

  「比起老师,诺比还差远了。」三公主转过身,恭敬敬地看着自己的魔法课老师碧莉。

  碧莉作为萨斯王国最优秀的魔法师,年仅二十三岁就已经拥有了七级的魔法水准。大陆上的七级强者普遍超过四十岁,碧莉的成就令她绝对配得上天才之名。
  三公主诺比也是因为其怪物般的天分而出名,无论是宫廷礼仪,乐器,或者兵法;无论任何技能都能在不足半年里达到专家级水准。如今更是开始涉猎魔法。
  在一个月前,碧莉通过了层层选拔,成为了被称为天才的三公主的老师。或许是因为同为年少天才的缘故,加之年龄相差不大,诺比与碧莉相处得十分愉快。碧莉的博学与强大魔法赢得了诺比的尊敬,而诺比的优秀天赋也让碧莉十分满意。
  今天,碧莉更是将诺比带到了皇家魔法训练场,准备进行对魔法师一生都至关重要的魔法仪式——「天启」。

  「碧莉老师,可以开始了吗?」诺比一脸期待的看着碧莉。

  「马上就可以开始了。」碧莉点了点头,「我现在最后强调一次注意事项。」
  「『天启』是一个特殊的魔法仪式。进行仪式的人会被特殊结界包裹。『天启』分为三个阶段,分别能够给予启迪,改善体质,增幅力量。『天启』是魔法师最大的机遇,被认为是上天赐予人类的启示,故为『天启』。所以,无论『天启』中发生了什么都不要排斥,全力接受它。最后,别忘了在仪式的最终阶段『增幅力量』之前说出自己的「世界之誓」。记住了吗?」

  诺比郑重地点了点头,认真回答:「都记住了,一切准备完毕。」

  碧莉拿出法杖,动听的声音组合成晦涩却又迷人的古怪咒语,事先画在地面上的魔法阵也发出了奇异的光辉。很快,诺比公主就被一个粉色的球状结界遮住了身形。

  「快来吧,快来吧,我的『天启』。」诺比激动地等待着,「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呢?」

  下一个瞬间,地面上突然冒出了许多从沾满黏液的触手,缠绕住了她的小腿。
  「这……这是……是什么?」诺比惊恐的后退,同时开始念动咒语,想要一把火把这些恶心的东西化为灰烬。不过一根似有灵性的淫触插入了她的嘴巴,只留下一串呜咽声。

  「准备好面对真正的自己了吗?」一个清脆的女声突然出现在诺比心中。
  「你……你是谁……为什么和我的声音一样……这些触手又是什么?」诺比惊恐的甩动着身体。

  「嘻嘻,我就是真正的你啊。」心中的声音回答,「一个真正解放灵魂,面对自己本性的你哟。」

  「什……什么……啊……不要啊……」没给诺比回答的时间,触手轻易的剥下她的斗篷、法袍,并喷出一股粘稠的白浊液体,将内衣裤迅速溶解,甚至连隐蔽着少女密洞的草丛也消失了,露出粉嫩的阴唇。

  雪白的肌肤和光洁的小屁股直接暴露在空气中,虽然结界中只有自己一人,可年少的公主依旧满脸羞红。

  「救……救命……救……唔」诺比被这意外刺激得无力的呼救了几声,口中的触手快速膨胀将嘴堵塞。同时,其他触手也封锁了她的四肢。她还没来得及做好下一步的准备,又有两根壮硕的触手用力勒住了她高挺的乳房。

  「呵呵……好好面对你心中的渴望把。」声音再度响起,口中的触手也开始拉扯,转圈,挑逗诺比的舌头。随着「咕噜」的口水声和「呲呲」的舌头交缠声,触手在她的口腔壁上像挠墙的猫爪一样,酥麻的感触传遍全身,下身开始变得湿润,脸更加发烫。

  与自己相同的声音再次开始刺激诺比:「仅仅接吻就忍不住了吗?果然很淫荡呢。」

  「呼噜……才……才没有……人家……欧……咕……停啊……」诺比勉强挤出的反击言辞在口中的刺激下支离破碎。胸部的触手也在此时火上浇油,螺旋轨迹盘动的触手与乳房的摩擦带来了异样的触感。

  「唔……好痒……哈……啊……」来自胸前两团大软肉的压迫感让诺比的小穴发潮,一股细细的淫水沿着光滑的大腿滑下。

  「你究竟想干什么?」诺比淡蓝的眼睛一片水色,已经快要哭出来了。无论是面前成片的触手,又或是身上渐渐烧起的舒爽感觉,都让她感到害怕和淡淡的好奇。

  「这就是你的『天启』啊。『天启』就是这个世界赋予人类最适合他们力量的仪式。你发骚而又淫荡的灵魂渴望被蹂躏,渴望被奸淫的欲望召唤来了现在的『天启』。」与自己相同的声音再度于内心响起,似乎来自于遥远的世界尽头,又好像是自己真正的心声。

  「啊……我才不淫荡,根本没有……没有……渴望……」诺比断续的说着,更多的触手缠上她的身体,触手与她光滑的皮肤越来越多发生摩擦,黏滑的触感开始让她蜜穴深处的骚热更加强烈。当无法忍耐的感觉达到极限时,一大股淫液失禁般喷射而出,将大腿的内存打得一片滑腻。

  「不要啊……呜呜……不要……」诺比忍不住抽泣起来,泪水也从脸边流下。
  「哎呀呀……真是狡猾,想用假惺惺的哭泣来遮盖兴奋的眼泪吗。」

  「不是……没有……」诺比立刻停下哭泣,支吾的辩解,不过遮遮掩掩的态度让她的声音相当无力。

  「别想狡辩,都说好几遍了。我就是你,你心中的/ 一切与我心中所想是一样的。」心中的声音开始不耐烦起来,「无论是你在七岁时就开始自慰,还是你喜欢将淡淡的辣椒水涂抹在内裤上,刺激得自己一天有一半时间都在分泌淫液,这些我都一清二楚。」

  「你……你真的……是……我?」诺比有些动摇,脸变得更红,被说中秘密的羞耻感也刺激她下身分泌出更多的淫水。

  「当然,我就是你。就是你这个看见宫廷里的狗在性交时都会把自己带入其中,发骚不止的贱女人。」

  「不是,不是……人家是萨斯的骄傲,是天才公主诺比;人家是完美的萨斯王族!」更加羞耻的秘密被曝光,诺比在触手丛中剧烈的挣扎,可下身的淫水却不匹配的流得更快。

  「天才?别忘了自己是因为什么才被称为天才。『我』在发情时大脑的思考速度会呈几何级数上升,天才般的学习能力也是由此而来的。在学习宫廷礼仪时,华丽的礼服下却没有内衣,贱穴里还塞着珍珠项链;在学乐器时,用自己的淫叫和拍;自学兵法时,则是把自己的女仆迷晕了,在她的裸体上画军事地图,一边舔抵一边对照记忆。我……还需要说更多吗。」

  「我……确实是有着发情就会更聪明的古怪体质。我这么做都是为了活用自己的天赋,都是为了成为一个合格的公主!我是为了萨斯!我是……」诺比跌坐在地,激动地对着藏在自己心中的那个声音辩解。甚至没有注意到身上的触手已经松开。

  「呵呵……别找一大堆的理由。无数次了吧!在自己的淫行差点被抓住后,在极度的刺激感过后,是无比的遗憾和可惜。很想吧!很想不顾一切,不顾什么乱七八糟的国家和皇家,扯掉自己乖乖公主的面具,在大庭广众之下裸露自己的身体,把自己的流水的骚穴,色色的奶子,淫荡的屁股以及自己全部的淫欲和痴态展现给所有人,彻彻底底的贯彻自己的欲望。」

  「我……」诺比有些迷茫的回应着自己的内心「不行啊,我不能,不管内心多么渴望,我都不能,我……我是……」

  「别管那么多啦,舒服最重要啦。」

  「我可是公主啊,我不能……」

  「真的好舒服哦……」

  「确实很舒服,我……可我不能不顾一切。」

  「面对真正的自己吧。」

  「真正的自己?不要那样的我……那样淫荡,那样下贱……那是……那确实是真正的我,可……」

  「不想吗,不想将长期压制的淫欲解放出来吗。」

  「我好想,好想玩弄玩弄自己无可救药的好色身体……我……」

  「就好比眼前的触手,被它们玩弄到高潮,玩弄得失禁不就是很快乐的事吗。」
  「被触手玩弄……确实很……很舒服……」

  「这些触手很能干呢,可惜刚刚精神剧烈波动时它们停下了。没办法,这毕竟是『我』召唤来的『天启』。」

  「好想让它们动起来,好想……我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可我……好想……不行……真想啊……不可以……」

  「撕开假面具吧,面对自己的淫欲,面对真实的自己。我可不想带着假面具一辈子。我好饥渴,我好想……」

  「对啊……好色的自己才是真正的自己啊。自己就是很好色,已经无可救药了。给自己带上大义的名分不敢正视已经够久了。不需要压抑,不需要伪装,自己是好色至极的淫贱女人,自己……自己……」

  诺比的意识渐渐与内心的声音统一,名为理性与羞耻感的壁障也最终破碎。自己真正的欲望像决堤洪水一样冲上脑门。一种不逊于高潮的舒适感传遍全身。脸上的表情也由犹豫变得越发春情四射,,长久压抑的淫荡本性终于彻底爆发。
  「好想、好想、好想、好想好想、好想好想好想、好想让你们插进来啊!!」诺比发狂的大叫,四肢着地,屁股高高翘起的同时卖力扭动着。「可爱的小触手,插进来吧,快点插进来,我不会再阻止你们了。让我变成更骚的骚货吧。」
  随着诺比的淫欲再次泛滥,触手又行动起来。它们再次缠上了诺比的身体,两根带有针尖的触手对着她的乳头刺了进去,浓烈的发情剂被注射进她的身体。
  乳头的燥热和肿胀让诺比激动得全身颤抖,同时高声浪叫:「啊……好……棒……来吧,快点来吧……再粗暴一点……继续啊……」她的乳房上已经换成了顶端呈杯口状的触手在卖力吸允着,受到巨大的吸力作用,在已经尖角翘起的乳头让她全身巨震。本不可能有的奶水被吸出来,乳白的液体沿着开始变大的翘乳流下。另外又有两根触手像给奶牛挤奶一般,积压着泌乳的胸部。

  「原来还有催乳的作用吗?早就想这么玩了,继续继续,我还想要更多……有什么玩法尽管来吧!」诺比不停浪叫,扭动着身子,想获得更多的快感。触手们也不再客气,粗大的触手再次塞进她的嘴里,粘稠的触手精液喷射而入。
  「好腥好臭……但是,好喜欢……」

  细小的几根触手开始挠动诺比的腋窝;此外脖子后的软肉,白嫩的耳根,以及肚脐也成了重点照顾的对象。

  「好痒……哈啊……身体更敏感……哦!呜呜呜呜唔!」

  一根触手用力插进了诺比的肛门,触手的顶部同样想水龙头一样不停的灌注着精液。溢出的精液混合着从小穴口流出的淫水,沿着滑润的屁股,淌到了地上。
  「呼呼……好爽……」诺比舒服的呻吟起来,随后,她分开了自己的双腿,露出了已经用淫液将下半身全部打湿的骚穴。「最后一步了欧!这里已经痒了好久了,不要那么委婉啊,快点塞进来吧。人家的处女可是很小心的保存到现在了。」
  一根最粗大的触手回应了诺比的期待,刺溜一声,窜进了已经饥渴多时的蜜穴。一波接一波的强行灌入乳白色的东西。

  「啊……好粗……好胀,啊啊……好烫的液体……啊啊……」

  完全没有破处的痛苦,一大波淫水随着诺比的尖声欢叫喷射而出。嘴里,后庭,蜜穴穴都被粗大的触手堵塞,无穷尽的巨量精液不停的涌入,子宫和肠胃都被精液填满,她的肚子就像被吹胀的气球一样鼓了起来。滚烫的精液让她四肢发软,可舒适的感觉却让她仿佛进入的云端的天堂。

  「啊……哈……呼……啊呀呀呀!」随着一声欢快到极致的欢叫,诺比彻底的晕了过去。

  ……

  在接下来的漫长时间里,诺比一直处在被三穴灌精的快感中,腹部的饱足感和腥臭气味让她时刻处在发情当中。等到她真正清醒过来时,周围的触手都不见了,圆滚的肚子也已经回复正常,只有地上散落的精液才能证明发生过的一切。
  「讨厌,人家还没玩够呢……」诺比不满的嘟了嘟嘴。摸了摸自己的身体,随后发出了舒服的呻吟声「嘶……身体好像发生了不少变化,让我检查看看。全身都更敏感了,唔……奶子也变大了。啊,还有屁股也更翘了。看来在我意识模糊的时候那些触手做了不少事啊。」

  看向周围,发现自己还在『天启』仪式的结界内。

  「该怎么出去呢?」诺比歪着头思考了一会,「对了,碧莉老师说过,『天启』是『给予启迪』『改善体质』『增幅力量』。」

  「之前我内心的声音就是『给予启迪』。嘻嘻,人家的『启迪』还真是色啊;那么触手对我的身体改造就是改善体质咯?更敏感的身体配合我越发情越厉害的天赋确实是一种提升。」想到这里,诺比终于明白自己该做些什么,「想要出去,就必须完成『天启』仪式,发下『世界之誓』完成最后一步的『增幅力量』。」
  诺比理了理头发,用无比庄重的神态说出了淫糜的话语:「我将对这个世界立下誓言。无论前路为何,我都将依凭自己的淫欲,勇往直前。我将成为最好色最淫贱的淫魔,我将成为——」

  「淫魔公主!」

  像是在回应诺比发下誓言,虚空中突然凝结出一个粉色的光团。光团带着炙热的温度冲进了诺比的蜜穴,让她在淫穴喷出高潮淫水之后软到在地。而光团则像一个粉色的太阳一样悬浮在子宫的正中央。

  于此同时,整个『天启』结界也像玻璃一样,开裂出道道裂痕,最终分崩离析。

  「公主,你没事吧。啊!你的衣服怎么全没了,幸亏边上没有男人。」刚从结界出来,碧莉就焦急的抱住了诺比,在看到诺比的惨状后,立刻让等在一旁的侍女备衣。「你的仪式居然进行了三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老师,我没事的,只是我的『天启』比较好玩,就多玩了一会。」诺比一脸抱歉的回答。

  「臭丫头,就知道玩,你要再迟出来半天我说不定就要被国王送上断头台了。」碧莉有些呲怪,虽然她也听出诺比在撒谎,可每个人的天启都是隐私,而且在『天启』中往往会遇上一些尴尬的事,所以就连老师也无权过问。碧莉在确定诺比的身体没有大碍后也不再深究。

  看着碧莉和侍女们忙前忙后,连续几天都处在发情状态的诺比终于在疲倦的作用下沉沉睡去。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万水千山总是情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