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5276

               巨乳狩獵手紮

2014/05/05首發於:春滿四合院、SIS


***********************************  首先還是要感謝幫忙排版的大大。
***********************************
               (第三章)

  虛擬格鬥室的效果很顯著,原本身形瘦弱的南宮煜隱隱已經有了一些肌肉線條,臉色也不再是不健康的蒼白色,由於作息規律了,他的黑眼圈不但已消掉,雙眼還炯炯有神。

  也是因此傑克才沒有輕舉妄動,要不然要是以前肯定會給他一個下馬威,而不會像是剛才一樣轉身就走。沒有再多浪費時間,南宮煜走回了自己的房間,選擇了一個舒服的姿勢,隨即啟動了虛擬格鬥室。

  這兩個星期憑著和梅麗莎做愛,他又已經升了一級。由於腦內虛擬格鬥室的要求,他選了士兵這個職業,並投了一點技能點在軍方格鬥術上面。到現在他也是明白了,虛擬格鬥室只是提供訓練而已,但是並不提供專門的技術,如果想要學,就必須要選擇相應的職業。

  而職業越多,升級就越慢,這是系統對於多個職業的懲罰。至於懲罰有多嚴重,南宮煜不知道,因為到現在系統還是沒有經驗條供人參考。他也是因為這樣才選擇了新的職業,士兵所帶來的體質加成以及格鬥術是他現在很迫切想要的。
  雖然梅麗莎的事情有些鬧心,但是本來世界上就沒有白吃的午餐。很快地把這件事情拋到腦後,他開始在創造出來的虛擬環境練習軍方格鬥術。透過系統的具體表現,類似格鬥術這種技能都是有著熟練度的。熟練度同樣分為九級,南宮煜經過這兩週來不斷地練習總算是把格鬥術升到了三級。

  就在這個時候,虛擬環境突然一變,南宮煜發現自己正置身於一個沒什麼行人的大街上,人行道上昏暗的路燈一閃一閃的,彷彿隨時會熄滅。而就在他疑惑的時候,一道聲音在他腦海裡響起。

  「特別訓練任務,擊斃所有來犯的黑幫打手。」

  南宮煜眨了眨眼睛,注意到了系統的用詞是擊斃而不是擊倒。從來沒有殺過人,而學習格鬥術目前也只是為了自保的他有些猶豫。但是顯然系統沒打算給他考慮的時間,從不遠的街頭轉角,五、六個穿著黑衣的男子已經悄然出現。
  看起來這個架是不得不打了,況且如果連人都不敢殺,還要去從什麼軍?
  心裡這麼想著,他深深的吐了一口氣,開始調整自己的呼吸,眼睛則是盯著越來越近的黑幫打手。沒有多餘的廢話,打手分散開來,把南宮煜圍在了中間,接著其中一個就猛然一拳打向他的小腹。

  南宮煜閃過了這一拳,正要反擊卻從眼角餘光看到了另一名打手已經一腳朝他腰部踢來,而原先被他閃過的那名拳手也已經化拳為掌,拍向了他的胸口。心裡慌亂之下,南宮煜先被拍中了胸口,一股大力傳來,他只感覺呼吸一窒,接著就是腰部一痛,完全沒有實戰經驗的他很快就被打倒在地。

  黑幫打手也沒有因為南宮煜倒地就放過他,而是一腳踩住他的肘部,然後用力往反方向一拉,「喀嚓」一聲折斷了他的右手手臂,而南宮煜此時則是忍不住那劇烈的疼痛大喊了一聲。喊完後他才發現自己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退出了虛擬格鬥室,全身也被冷汗所浸濕,一邊大口喘著氣,他往後躺在了柔軟的地攤上。
  休息了片刻,他才摸了摸自己的右手手肘,剛剛的虛擬格鬥實在太過真實。他可以發誓他那時候絕對是感覺自己真的手臂被折斷了,而也是在此刻他才體驗到虛擬格鬥室的殘酷性。竟然能夠讓使用者產生如此真實的強烈痛楚感,南宮煜是又喜又怕。

  深呼吸了幾口,再次啟動了虛擬格鬥,而他也重新置身於黑夜裡的大街上,而這一次仍然是一樣的配置,不過系統卻額外增添了一名穿著火辣的金髮巨乳美女,這名美女神色驚恐,不過在看到南宮煜時眼裡立馬流露出一抹希冀之色。有些困惑的南宮煜再次和黑幫打手交手,沒過多時他再次被打倒在地,雖然這次他也成功打倒了一名打手。

  這次他沒有被馬上折斷手臂,而是眼睜睜地看著那個對他充滿期望的金髮巨乳美女被其他的打手凌辱。女性的哭泣尖叫聲不絕於耳,微弱的抵抗很快就被壓制,打手們獰笑著壓了上去,金髮美女放棄了掙扎,轉頭幽怨的看著南宮煜,顯然是在責怪為什麼他如此的不禁打,竟然沒辦法保護她。

  南宮煜嘴唇蠕動了幾下,正想說些什麼,卻看到一名打手已經朝著他走來,和之前一樣,「喀嚓」一聲,右手臂被折斷。這次他挺住了,沒有馬上昏過去,他表情微微扭曲,冷汗不停流下,卻只是盯著打手,嘴角邊竟然還露出了一抹微笑。

  被激怒的打手二話不說,踩住了他的左手手肘,同樣反方向一拉,這次南宮煜昏了過去。在現實中睜開眼睛,南宮煜抹了一把從額頭上流下的冷汗,沒有馬上起身,而是靜靜地思考著如何擊敗那些打手。

  弱肉強食,弱者沒有資格擁有東西,如果沒有力量,就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珍視的人或物被搶走。這個顯然是系統想要教他的一課。

  拿出通訊儀,他撥通了梅麗莎的號碼,很快地,女孩就出現在了屏幕上。梅麗莎顯然人正在自己的寢室,因為她身上一絲不掛,那對豐滿的美乳就這麼出現在南宮煜眼前,美妙乳峰上的兩粒乳頭正微微凸起。

  「嗨,寶貝,有什麼事情?」

  「也沒什麼特別的事情,就是想問你要不要一起出去走走。」

  「噢,這可真是意外的驚喜呢,我還以為寶貝你就是把我當成一個炮友,畢竟這兩週來我們除了做愛就還是做愛而已。這個邀約真是令人喜出望外,那麼,作為獎勵,你希望我怎麼穿著呢?」

  屏幕上的梅麗莎顯得很是驚喜,而南宮煜則是有點慚愧,他的確是只存著玩弄梅麗莎的想法,畢竟她之前的經歷實在太過豐富。也因此看到她現在雀躍如同小女孩一樣的樣子,一股內疚之情油然而起。

  搖了搖頭,他柔聲說道:「你喜歡穿什麼就穿什麼。」

  「那寶貝就請你好好期待了,一會來我的宿舍樓接我好麼?」

  「好,一會見。」

  而在另一頭,梅麗莎正歡快的一邊哼著小曲,一邊站在自己的衣櫃前挑選著衣服,她房間寬大的雙人床上則是趴著另一名全身赤裸的黑肉巨乳美女。

  「嘿,烏瑪,你覺得我應該穿什麼好?」梅麗莎一邊問,一邊拿起各式衣服比劃著,神色有些苦惱,顯然衣服太多已經造成了她選擇上的困擾。

  「噢,拜託,梅麗莎你不是認真的吧?你的穿著風格不就是最大限度的裸露自己麼?話說回來,你難道真的對那個傢伙有意思了?這可不符合你之前的道德浪女宣言啊!」

  翻了翻白眼,烏瑪說著就從床上坐了起來,五官深邃,身材前凸後翹,令人垂涎欲滴的褐色巨乳搖晃著,晃出陣陣的乳波。有著一頭茶色長髮的她是梅麗莎的室友兼好姐妹,也因此她完全不理解原本還是開放關係的忠實擁護者的梅麗莎怎麼會對一個男人,特別是亞洲男人著迷成這樣。當然她並不是對亞洲男性有什麼偏見,只是覺得相當意外。

  梅麗莎笑了笑,走近床捏了捏那對和自己的胸部不相上下的美乳,引得烏瑪發出一聲嬌喘後,她才開口回答自己好友的疑問。

  「哦,烏瑪,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事,原本只是單純覺得他可以成為一個好炮友,但是這兩週來的性愛,竟然讓我覺得以後只想要他的肉棒而已。我也恐懼過,但是後來想想,這也未嘗不可,也許在我心底,仍然是想要這種相對穩定的關係吧!」

  對於好友的說法,烏瑪卻只是搖了搖頭,顯然很不認可梅麗莎的說法。
  「梅麗莎,你知道我是不管怎麼樣都支持你的,畢竟我們連情人都共享過,只是你真的確定要這樣子?這真的是你想要的麼?為了一個人放棄所有其他的情人?他一個人能給你的愛怎麼能比得上十幾個人給你的愛呢?」

  對於好友苦口婆心的勸說,梅麗莎也沉默下來,不再哼著小曲,她長長的嘆了一口氣。

  「況且,你確定他就不會介意你的過往?不是我要打擊你,但是你可是和不少男人上過床了,身上三個洞也都被開發得差不多了,這樣的你,你覺得一個亞洲男性會接受?我可是聽說他們都是老古板,對於自己女人被多少人幹過是很介意的。」

  梅麗莎仍然是沉默不語,手有一下沒一下的撥弄著自己衣櫃裡的衣服,而原本還想要趁勝追擊的烏瑪,則也是長長的嘆了一口氣。畢竟是自己的好朋友,她也不想要說得太難聽。

  「至少你讓傑克那個蠢貨去測試他是一個妙招,如果他足夠重視你的話應該就會出席。」

  「那個並不是我的本意,那純粹是傑克自己去找他的,我可沒蠢到用這種方式來測試他對我的感情。」梅麗莎終於開口了,只不過聲音有些低落。

  「我想那個魚可不會是這麼想的,而且這兩週來你們除了做愛也沒有做其它的像是一對情侶會做的事情吧?」

  「他剛剛約我了。」

  聞言,烏瑪撇了撇嘴,顯然相當的不以為然。

  「好啦,不說這麼多了,既然你做出了選擇,那麼作為你的好朋友我只會支持你。現在讓我們來挑一件會讓看到你的人迅速勃起的衣服。我看看,也許這件斜肩T恤不錯,再搭配上兩片乳貼就不用擔心肩帶問題。」

  「你這個小騷貨,要是我的奶子因此下垂怎麼辦?」

  梅麗莎稍微整理了下心情,開始和烏瑪笑鬧起來,趁機又用手捏了下自己好友的奶頭,烏瑪叫了一聲,也不甘示弱的反擊拍打梅麗莎的胸部。

  「下垂就叫那個魚每天幫你按摩回去呀,你不是常常在炫耀他的性能力是如何如何的強大?」

  聽到這句梅麗莎愣了一下,而烏瑪則是馬上道歉,顯然她認為自己的好友是不開心了。

  「哦,梅麗莎,你知道我只是開玩笑的。」

  沒想到梅麗莎卻是興奮的一拍烏瑪那渾圓滾俏的肉臀,「啪」的一聲,梅麗莎在興奮之下並沒有控制自己的力道,小麥色的翹臀上頓時出現了一個手印,而烏瑪則是露出了一臉委屈。

  「你做什麼呀,把人家拍痛了。」烏瑪一邊摸著自己渾圓的肥臀,一邊抱怨道。

  「我知道了,烏瑪,要不然我們一起吧?」梅麗莎卻是沒理會好友的抱怨,而是一臉興奮的說著。

  「什麼我們一起?梅麗莎你冷靜點,慢慢說。」烏瑪顯然沒有跟上自己好友的思緒。

  「就是你和我一起當魚的女朋友吧,以他的性能力完全可以滿足我們倆,而且這樣子還可以增加我在他心中的份量。」

  聽完好友異想天開的想法,烏瑪不禁以手掩臉:「天啊,梅麗莎,先不說我對我目前的生活模式很滿意,你認為兩個浪女加起來會有一個處女來得吸引人?你的邏輯讓人無力評論,也許你需要的是一個冷水澡。」

  對於好友的吐槽,梅麗莎不以為意,她是真的覺得這樣大有可為。

  「烏瑪,處女怎麼比得上我們兩個呢?光是我們會的那些技巧就遠遠超越了一個連怎麼接吻都不會的處女了。你就當成是認識一個新的炮友,而且也是幫你的好友一個忙。」

  「哦,親愛的,你的邏輯再一次出現了問題,處女也是可以有接吻經驗的,不過你說的認識一個新的炮友倒是挺讓人心動。但是我必須先聲明,這可不代表我會和你一起只吊死在他這棵樹上。那麼我該穿什麼呢?」

  「唔,你這樣的黑肉蕩婦,當然應該要穿得暴露一點了,我想想……胸罩不用穿了,乳貼自然也不用,上身就穿個襯衫,下身就穿個丁字褲配超短裙,再加上一雙銀色高跟鞋。」說著,梅麗莎就把自己衣櫃裡的衣服丟給了烏瑪。

  「不貼乳貼激凸怎麼辦呀?難道就便宜那些男人了?而且難道只有你的奶子會下垂,我的就不會?」

  烏瑪嘴裡抱怨著,但是仍然把衣服往身上套,顯然也並不是第一次做類似的事情了。但是梅麗莎聽到後則是沉思了下,然後就是拿出兩片OK繃一樣的乳貼丟給了烏瑪。

  「你說的有道理,要便宜也只能夠便宜一個人。這兩個拿去用吧,別太感謝我。」

  「肉麻死了,而且什麼叫要要便宜也只便宜一個人,他又不是我的誰。」嘴裡這麼說著,烏瑪卻仍然仔細地把乳貼對準自己褐色的奶頭貼上,畢竟她也是真心想要幫自己的好友一把。

  兩個女孩嘻嘻哈哈的笑鬧著,而在另一邊南宮煜則是在浴室裡刮著鬍鬚。自從開始鍛鍊後,他的鬍鬚從三天一刮變成了如果早上不刮下午就會無法見人,顯然他的身體素質正在改變,提高的性能力顯然也帶動了雄性激素的產生。

  刮完後,他滿意的摸了摸自己已經光滑的下巴,鏡子裡反射出的人已然和兩個星期前大有不同,原本有些浮腫虛胖的臉現在已是標準的鵝蛋臉,劍眉星目,微微抿著的嘴唇顯露出一抹剛毅之色。這一切的改變都是拜情聖系統所賜。
  梅麗莎所住的宿舍離他的並不是太遠,南宮煜走多久就看到了穿著火辣暴露的梅麗莎正對他揮著手。梅麗莎穿著一件白色透明的T恤,衣服透明到南宮煜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在下面的愛心形狀的乳貼。她下身則是穿著一件非常短的熱褲,短到從後邊看過去會可以看到一小部份的臀肉。修長白皙的雙腿上沒有穿著任何襪子,腳下則是踩著一雙白色的高跟鞋。

  在南宮煜走近後,梅麗莎馬上就給了他一個熱情的擁抱,同時親了他一下,然後她才介紹南宮煜給她身邊的黑肉美女。

  那黑肉美女自然就是烏瑪了,她穿著一件同樣接近透明的襯衫,堅挺的乳房把衣服頂得高高的,和梅麗莎一樣,她並沒有穿任何內衣,而是同樣貼了兩片乳貼,褐色的乳肉在白色的襯衫底下分外顯眼,超短的迷你裙,只要風一吹,或是她動作稍微大一點,底下的內褲就會被人看見。

  她和梅利莎兩人的穿著實在太放浪,著實吸引了不少學生的目光,甚至有幾名學生拿出了手機對著她們就是一通亂拍。烏瑪也是毫不介意的搔首弄姿,甚至還對其中幾名看起來比較健壯的學生拋了媚眼。而梅麗莎則是規規矩矩的站在南宮煜旁邊,挽著他的手臂,巧笑嫣然的看著自己的好友賣騷,直到烏瑪瘋夠了她才轉頭看向了自己的男友。

  「魚,這位性感美女叫做烏瑪。烏瑪,這位就是魚。」

  「你好,烏瑪,很高興見到你。」南宮煜露出了一個笑容,儘量使自己的目光不要離開眼前美女的雙眼。

  「你好呀,魚,沒想到你長得還真是不賴,也許今天晚上我們可以共渡一個美好的夜晚。」烏瑪笑眯眯的說著,一邊也給了南宮煜一個擁抱,只不過她還故意用自己豐滿的乳房擠壓了下他的胸膛,感受到自己頂住的胸膛的厚度,她美目閃過一絲滿意之色。她是比較喜歡男性有一些肌肉的,那些從不鍛鍊的男性完全入不了她的眼。

  南宮煜則是被她的大膽宣言給震懾住了,而接下來的擁抱更是令他心思浮想連連,不過很快地他就回過神來,畢竟在自己的女友面前和她的好朋友太過親近可不是什麼好事。只不過當他看向梅麗莎的時候,卻發現對方只是似笑非笑的看著自己,神情卻沒有一絲惱怒。

                (待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很Q的电鱼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