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發於:春滿四合院

  字數:約5300(不計介紹)


  原仙劍三電視劇第29集 : 邪劍仙終於到來,只見蜀山各處,張燈結綵,大家都狀似輕鬆地玩樂。邪劍仙覺有些奇怪,居然沒有人嚴陣以待,不禁起了疑心,小心翼翼,飛往鎖妖塔方向。景天身穿飛蓬將軍的整套衣裝,拿著魔劍獨自鎮守於塔頂,姿態極酷。邪劍仙又是一愕,上前停在半空,口出狂言,而景天則一付勝券在握之態. 邪劍仙正在疑惑,忽聞一股氣味,茂山輕鬆自若地在吃燒烤,一臉不屑,對邪劍仙全看不入眼內。邪劍仙一怔,疑慮升起,擔心景天真的勝券在握,匆匆離開. 眾人得知成功暫退邪劍仙,向景天歡呼。紫萱憑感應找至長卿,只見他早已血肉模糊,紫萱心痛至極. 她施法,替長卿療傷,長卿漸漸醒來。長卿最終因犯案太重被叛死刑。紫萱一心陪長卿死,變作蛇身,眾人震驚,當作是妖,一併抓走。紫萱在臨死前向長卿坦白,她只為了得一張青春的容顏,才取重樓的心。她從來也不愛任何人,只愛長卿,長卿心痛不已。最危急關頭,重樓現身,救走紫萱和長卿。並告知景天長卿的下落。清微獲悉後,寫信一封,叮囑常胤馬上駕仙船趕往領長卿回來。師兄重逢,常胤遞上清微所交的信件,紫萱臉色熬白。

  紫萱:單機RPG遊戲《仙劍奇俠傳》系列角色之一,《仙劍奇俠傳三》女主角,也出場於《仙劍奇俠傳三外傳·問情篇》。女媧後裔,飽受情愛煎熬三生三世。在面對為了天下蒼生而犧牲自己的女媧族宿命時,她坦然獻出自己封印鎖妖塔。角色名字來源是中草藥名。遊戲改編電視劇中紫萱的扮演者是唐嫣。
  重樓:不老不死的魔神,魔界的魔尊。做事一意孤行,不計後果,自私自大不問世事,一心想與景天完成千年前的決鬥,因景天的緣故而來到人間,陰差陽錯瞭解到人間情愛之事,並深情愛上紫萱,自殘雙翅。

  長卿:紫萱相戀三世的戀人。被紫萱送入蜀山,被長老收為弟子,武學天賦極高,一度被譽為蜀山一派的接班人,結識紫萱後因其他未知原因讓他想起前世的種種,並為情放棄蜀山弟子身份,後蜀山被妖魔所佔領,長卿挺身而出,最終挽救蜀山,成為掌門

  聖姑:在第三部中聖姑保護女媧後人紫萱幾百年,可也勸說不了紫萱放棄兒女私情。

  「只有神魔的精液,才能使你永葆青春。而合適的,就是魔尊重樓。」
  「你要主動去勾引他。魔尊胯下女人無數,你要表現的足夠淫蕩,他才會給你。還有,不必對長卿心生愧歉,你做的一切也是為了他。」

  「嗯知道了。聖姑。」

  ……

  重樓淫屋內,紫萱緩緩步入其中。

  只見這淫屋名不虛傳,雖裝飾得雍容華貴,卻到處是淫糜的氣息。在紫萱左手邊,十多個美麗動人的人類年輕女子赤裸著全身,被從牆上與地上長出的數只奇異觸手所纏繞.

  那些觸手竟似有生命一般,在這些人類女子身上蠕動。有的伸進她們的胯間,熟練地愛撫著她們的蜜穴,拉扯著她們的花瓣,搓揉著她們的花蒂,又在蜜洞與她們後庭里間進進出出,不時地還會扯出大量的蜜汁與私處粉紅的嫩肉。有的則攀上了她們雄偉的雙峰,在那聖潔的乳尖纏繞盤旋,輕揉慢捏。其中有的女子似是不知受了多久的摧殘,陰部與後庭都已是紅腫不堪,佈滿血絲,大量滾燙的黏液源源不絕地被注入她們的前後,卻又從裏邊流出。然而再看她們的神情,一個個都是格外享受。

  而紫萱的右手邊,是一群美豔的女妖。而在她們頭頂上,虛無之間正大量地滴落白色粘稠液體,仔細一看,竟是男人的精液。這些女妖們爭先恐後地用嘴去接著那滴下的精液,含在嘴中品嘗回味,嘴裡還不停的發出性感銷魂的嬌叫。
  而她們渾身,幾乎已被精液所覆蓋,卻絲毫不感覺難受,反而各個伸向自己下體胯間進行自淫。光潔的地板上留著不僅是那滴落的精液,還混合著這群女妖自己的蜜液。

  紫萱感到心神恍惚,忙施咒平靜下內心,緊走幾步來到重樓面前。

  重樓顯然是很早便感到紫萱的來到,好整以暇地臥坐於屋中躺椅之上,看著紫萱的來到。

  紫萱心知要想永葆青春,除此之外,別無辦法。雖會失貞於另一個男子,卻亦是值得的。重樓不動,紫萱只能自己主動。只見女媧後人渾身依舊如平常一般一襲紫衣,秀發盤於腦後,然而這套衣服卻性感至極. 只見白色衣裙隨夜風拂
                 揚

  待紫萱將外衣除去,紫萱渾身只有一件肚兜與一條褻褲。那肚兜薄如蟬翼,幾近完全透明,甚至可以隱約看到兩抹粉紅色的乳首在肚兜下含苞待放。往下看去,小腹處沒有一絲的贅肉,小巧可愛的肚臍在正中央點綴. 而紫萱下身,一雙修長而光潔瑩白的芊芊細腿勾人魂魄。在大腿根部,那巴掌大小的褻褲根本無法擋住紫萱那隆起的陰阜與濃密的陰毛,反而更增幾份誘惑之意。

  面對紫萱的誘惑,重樓毫無反應,依舊臥於躺椅之上,雙眼盯著紫萱全身,仿佛略有挑釁之意。紫萱銀牙一咬,玉手摸向身後,一拉後頸與美背上兩處肚兜活結,那最後的遮蔽隨即緩緩飄落,原本緊繃的高聳乳房迫不及待地彈了出來。紫萱一對雙乳及其飽滿圓潤又晶瑩如玉,雙峰之間擠出一道令人癡狂的深深乳溝。而儘管生產一子,紫萱的雙乳絲毫沒有下墜的樣子,反而還有些向上微微翹起。
  在那玉女峰頂,兩抹紅如硃砂一般的乳首宛如像兩粒熟透了的新鮮櫻桃,綻放出無限的美感,而那兩點銅錢般大小的乳暈則嫣紅地鋪於乳尖之下。呼吸間,紫萱的玉體輕顫,那座挺拔的山巒也隨之上下起伏,真是美不勝收。

  看到女媧後人如此動人的胴體,重樓終於略有所動。只聽他鼻子中發出「哼」
  的一聲,隨即退下褲子。隨著重樓的動作,紫萱不由「啊」的叫出聲來。只見重樓胯間,一片濃密烏黑的陰毛。旺盛的陰毛之中,一根棒身粗若嬰兒前臂,龜頭大如鵝蛋一般的可怖陽物映入紫萱眼簾。重樓身為魔尊,不但武藝了得,其胯下之物也異於常人。此刻那物雖然仍軟綿綿地墜在重樓身下,一對沉甸甸的卵蛋無聲地掛於其下,卻也十分令人心驚肉跳,仿佛在那馬眼之間,會散出一道光芒一般。

  「男性的陽具……居然也可以有這麼大!」

  紫萱與長卿三世相戀,然而除了丈夫之外,雖常與凡夫俗子虛以委蛇,卻從未失身於其他男人。而長卿的前兩世,雖生得風流倜儻,但在房事上卻心有餘而力不足,甚至患上早洩的毛病。再說那女媧後人,世世都是一個曠世奇淫女子,想要守身如玉如紫萱一般,著實不易。此刻紫萱眼見這根比丈夫粗大不知幾倍有餘之物,不由得心跳加速,胯間濕潤。

  重樓眼見紫萱呼吸急促,也不以為異,緩緩地吐出一個字:「舔。」

  略一猶豫,紫萱便走上前去,跪坐到重樓的胯前,雙手齊用,勉強將那巨根握住,同時張開小嘴,丁香小舌舔著龜頭頂端的馬眼與肉菱,將自己的唾液均勻地塗抹於其上。一股刺鼻的腥味撲面而來,紫萱皺著眉頭,努力地含進巨棒的前半截,螓首上下緩緩擺動起來。紫萱平素性愛都很少與長卿玩什麼花樣,更別提口交,此刻卻無師自通,一吞一吐竟頗有青樓頭牌風範。

  重樓卻也沒閑著,雙手向下一伸,分別抓握住了紫萱的兩顆乳球。紫萱一對豪乳不但如玉一般潔白無暇、晶瑩剔透,用力揉捏時更能感覺入手如絲般無比滑膩,柔軟卻不失彈性,在蹂躪變化成各種淫靡的形狀後,都能立馬恢復原樣。
  縱是閱女無數的重樓,也不由感到滿意。

  而紫萱顯然難以承受重樓對自己軀體的挑弄,兩顆巨奶頂端早已堅硬如小石子乳首分別被兩指猛地一捏,螓首一震,完美的嬌軀不由輕顫,一雙美目輕輕閉合,鼻間也發出一聲夢囈般銷魂的悶哼。

  為了儘快滿足魔尊,紫萱小嘴緊緊包覆重樓的龜頭,猛地吸了口氣,又濕又熱的口腔裏產生出一股強烈的氣流,就像要把那巨根的精液給搾取出來一般。重樓顯然也受不住紫萱的口技,龜頭一下頂在她的咽喉深處,馬眼裏一道噴湧而出的精液直射紫萱喉頭而出。紫萱猝不及防,被精液一嗆,劇烈的咳嗽幾聲,將一部分液體濺灑在她姣好的臉蛋與白皙的胸部之上,其餘不可返回地流進她的食道裏去。

  「果然是個騷貨,這才吹了個簫就開始發情了?坐上來。」重樓端坐著道。射精一次後的巨根卻似乎沒有萎靡之象,反而比之原來更加膨脹。紫萱抬眼看了眼重樓,努力地一笑,作出一臉渴望性愛的蕩婦模樣,接著背對重樓,抬起高挺的屁股,努力地分開雙腿,一手分開自己的美穴,一手扶著重樓的陰莖.

  重樓的大龜頭剛對準自己的洞口,紫萱忽然聽到一陣狂吼。緊接著,一個男子如猛獸一般沖了進來。

  紫萱這樣背對重樓騎在他的身上,剛好可以看見瘋狂闖進來的長卿。長卿也可以從正面看到自己妻子騎在其他男人的大雞巴上被狂操蜜穴的樣子。

  「長卿!你……你怎麼來了?」

  「停下!長卿……我……不要啊,求求你,魔尊……快……拔出去。」紫萱絕望地剛要起身。重樓冷笑一聲,道:「什麼?女媧後人。剛才主動要讓我插進去,現在卻反悔。你當我魔尊重樓是三歲小孩嗎?再說你的賤穴早就濕了,裝什麼純情?」說著兩手一壓紫萱的肩膀,紫萱的身子頓時將那巨根吞沒進了她的體內,衝破了那穴壁嫩肉,龜頭則是頂在了紫萱的敏感花心之上,只有兩個鵝蛋一般大小的睾丸留著外邊。

  縱然紫萱並非處女,霎時間,她卻還是覺得整個身體仿佛被重樓那根巨物撕裂成兩半一般。紫萱吃痛,加上在長卿面前的屈辱,頓時心頭一慌,兩行晶瑩的淚珠從眼角湧出,感覺自己像進入了十八層地獄裡一樣。

  然而魔尊重樓卻從來不知道何為憐香惜玉,腰部猛動,雙手托住坐在自己身上的紫萱的芊芊細腰,從下往上像打樁機一樣頂著紫萱一陣急抽猛插。紫萱的嬌軀也跟著重樓的抽插而上下劇烈震動,兩顆碩大豐滿的乳球也隨之跳舞,打出一波波令人側目的乳浪。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要我的精液來得到長生不老。女媧後人。只有帶有我的魔力的精液才能有此功效,否則再多精液也是徒勞。」重樓在紫萱耳邊道,「還有你的男人,你覺得我會輕易放過他嗎?不如把他閹了來服侍我們吧?」

  紫萱一驚,心知主動權已喪失殆盡,示弱道:「求求你放過他。我紫萱願意為你做一切事情。」

  重樓淫笑幾聲,道:「那好。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的性奴。如果你讓我開心了,我就不閹了你的男人。你知道應該怎麼做吧?」

  「我是被逼的。如果……如果我不這麼做,長卿……長卿又危險. 」紫萱心裏自我安慰道。

  最初的痛楚早已經消失殆盡,餘下只有無限的快感。本就已經壓抑被抽插帶來的快感許久,此刻聽到重樓的威脅,紫萱看似被迫其實則是找到一個說服自己淫蕩的理由,迫不及待地主動開始扭動纖腰,用蜜穴的吐納重樓的粗大陽具,享受龜頭一次一次猛烈地撞擊自己敏感的花心所激起的一波一波快感。什麼道德、貞操、羞恥,早已是被拋到九霄雲外去了。

  跟重樓做愛的極度舒爽比起來,與長卿的房事簡直如杯白開水一般乏味。一次次有力的插入,加上重樓的魔手熟練地在紫萱修長細滑的玉腿與渾圓無比的美臀間輕撫,紫萱發出恨不能一輩子都呆在重樓身邊。而長卿注視的目光,初時讓紫萱難以接受,然而逐漸地,她卻升起一股在相公面前被人侵犯的別樣快感。
  看著自己的妻子淫蕩歡愉地當著自己面,坐在一個男人身上扭動著纖腰索取快感,口中還不時發出銷魂地呻吟聲;瞧著重樓那根黝黑粗大的陽具在紫萱那個自己今世都沒插過幾次的肉壺中策馬奔騰,橫衝直撞;耳邊還迴旋著兩人的性器間撞擊所發出淫靡的「啪啪」聲,本該憤怒而不顧一切沖上前去與這對姦夫淫婦理論的長卿,卻意外地站立在原地。長卿此刻心裏升起的竟然不是羞恥、嫉妒與怒火,反而是一股前所未有的興奮感。而平日紫萱都是一副處變不驚,高貴不可攀的樣子,就連做愛也是不曾發出幾聲浪叫。想到這,長卿感覺自己胯下的陽具竟然不適時宜地硬了起來,頂在自己的褲子下。

  邪劍仙此前激起了長卿的邪念,而淫妻癖,更是這股邪念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忽然,重樓大手一揮,長卿身上的衣褲頓時炸裂開來。緊接著,一圈光圈毫無徵兆地緊緊箍住還未來得及掙紮的徐長卿。

  重樓順手搓撫起紫萱敏感的陰核,驚得紫萱一陣花枝亂顫。一邊在紫萱體內抽插,重樓一邊挑釁道:「女媧後人。你的丈夫方才定是在外面窺探已久,偷偷地在那套弄自淫,那條小雞巴才會如此勃起的吧。你天生就是那出牆紅杏,你男人就是那天生的綠毛龜。」

  和重樓那插在紫萱胯下高高怒勃挺翹的粗黑油亮大雞巴相比,溫文爾雅的長卿胯下陽具及時勃起,卻也顯得又短又細,蒼白無力。

  重樓的那根巨物每次抽插都重重頂在紫萱花心之上,紫萱的下身肉穴中氾濫的蜜汁愈來愈多,無法抗拒的快感就如排山倒海般襲來。正當紫萱將要達到高潮時,重樓忽然雙手鎖住紫萱的纖腰,向上一提,那巨根也隨之被拔出,抵在紫萱的蜜穴洞口。紫萱只感覺渾身要被抽幹了一般,卻由於靈力被重樓壓制,無力動彈,只得求饒道:「啊……魔尊大人……求求你不要在折磨我了……快插我……操我吧……」

  只見重樓略一施法,空中出現一行文字。「讀完它們,我就給你。」

  紫萱掃了一眼,頓時感到一陣屈辱。然而重樓的龜頭就在紫萱的洞口來回打磨,刺激著她的花唇。紫萱一陣心裏鬥爭後,認命地讀出那段文字:「我紫萱…
  …是一個淫蕩的女媧後人。我的男人他……他不能給我快樂。我喜歡魔尊重樓的大雞巴……從現在起,我就是魔尊的專屬性奴,長卿今後不能與我上床。若上床被發現,他將會吃下自己的陰莖……我……我紫萱則會……則會被魔物幹到脫陰而亡……「

  紫萱斷斷續續地讀完那段文字,重樓便再次開始了瘋狂的抽插。紫萱一雙美腿不由地一陣抽搐,玉腿末端的十根腳趾蜷曲緊繃,喉頭發出一聲急促的尖叫,花穴深處猛力一吸,一股淫液像是決堤洪水一般,澆灌在重樓的龜頭之上。
  重樓胯間肉棒被那溫暖濕潤的嫩肉勒得也是一爽,感覺自己的肉棒仿佛要被紫萱的蜜穴口給夾斷一般,一運氣,一股火熱滾燙的精液帶著魔族的內力自馬眼噴出,噴灑在了紫萱的花心之上。

  紫萱把頭部枕在重樓的胸脯上嬌喘一陣子,好一會兒才完全平復下自己波濤洶湧的欲火。紫萱回想起剛才自己在重樓身上面對長卿,一通毫無廉恥地表演,「後悔,恥辱」等本應早有的詞語霎時間佈滿紫萱的腦海。紫萱用力想掙脫重樓的懷抱,但重樓一把摟住紫萱,先是在她香唇上輕了口,又在紫萱耳邊道:「男人經常去青樓買春,就是想要肏著不同的女人。女人自然也有權力享受其他不同陽具的抽插。再說,你紫萱可是女媧後人,一個陰莖短小,不能讓你快活的男人如何配得上操你?人類的狗屁貞節禮教就是騙你的。我重樓也已經把魔力射進你的子宮,你就會長生不老。你也要守信,做我的性奴。不過我可以讓你呆在你的相公身邊。」

  說完,重樓撤去長卿身上束縛,又把衣物還給二人。紫萱面帶複雜表情地看了重樓一眼,與長卿一同離去。

  ……

  長卿與紫萱離開後,重樓大手一揮,門外魔侍看見,立即招呼同伴。不一會兒,幾個魔侍左右攙扶著一個女人走了進來。只見那女人渾身只留一件被撕扯得變形的絲質肚兜,半露的一對圓潤晶瑩的乳峰與修長的大腿上盡是紅色的指印。大腿之上,渾圓的臀部上鞭痕累累。

  一來到重樓面前,那女人連忙掙脫魔攙扶,大張雙腿,露出自己的蜜穴,半蹲著喘息道:「聖姑拜見魔尊主人。」

  只見聖姑兩瓣花唇紅腫地張開,露出蜜穴裏鮮紅的嫩肉。接著,一大股白色精液從蜜穴中湧了出來。

  「她今天接了多少客了?」

  「回魔尊。聖姑這婊子今天已經接了五十個人族男性。」

  重樓點了點頭,道:「念在你幫本尊引來紫萱,今天便讓你休息。」

  聖姑一臉喜悅道:「謝魔尊。」

  重樓接著道:「若是平常少女,經過我的陽具的抽送幾下,只怕早就陰戶開裂而死。紫萱身為女媧後人,果然不同凡響。加以調教,定會成為我魔尊座下又一個出色的性奴。聖姑,時時刻刻要讓她身體興奮. 還有,每天一百個男人,要按時完成。」

  聖姑回道:「是。」

  重樓胯下巨龍一抖,道:「賞你品嘗我的巨根。」

  聖姑一臉欣喜,連忙湊上前去,興奮地吸啜重樓的陽具,鼻子貼在重樓兩腿間的那團黑色陰毛上……

  「紫萱的肉體已經完全被我完全征服。下麵我就要擁有她的內心……」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