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夏夜的空气相比较起白天还是那么的闷热,时间已经深夜,路边的知了却依旧在叫个不停。

  路边的小区一片寂静,小区里的人们也都早早的睡去。

  而整个小区却还有一家住户的灯还亮着,在那一片漆黑的高楼丛里格外的显眼。

  房间里放着动感的音乐,房间里的女孩随着音乐不停的扭动着自己的娇躯,女孩一丝不挂的对着计算机前的摄影头搔首弄姿,双手扭捏着自己硕大的乳房的同时还不忘对着摄影头不停地抛着媚眼,惹得计算机不停的发出「叮咚!叮咚」的提示声响。

  「主播你好骚哦,好想操你。」

  「你的奶子好大啊!」

  「你就像那夜总会的婊子,哈哈!」

  ……

  计算机屏幕上的聊天区域已经被此类淫秽的语句不断的刷屏了。

  而林艺雅舞完一曲之后却又微微捋了一下自己的秀发,无所谓的走到了计算机前来查看大家的留言,丝毫没有遮挡的雪白胸脯在摄影头面前晃来晃去,惹得众人又是一堆淫词秽语。

  林艺雅在镜头前看完大家的留言后掩嘴轻笑。

 「好啦~姒水今天的表演就先到这里啦~大家要是喜欢的话请多多支持人家
  喔~ 比如多给人家点振动棒什么的啦~ 「

  林艺雅一只手托着腮,另一只手捏着麦克娇声说道:「大家也早点睡喔~ 晚~ 安~ 么么哒!」

  林艺雅一边哼着小曲一边关掉了自己的直播室,临睡之前又顺便打开了一下自己收到的聊天室礼物。

  「嗯哼~ 一千多块钱呢~ 换算掉给网站的还有七百多呢~ 还不错喔!」艺雅
看着自己今天的战果满意的点了点头,接着伸个懒腰,也不顾得洗漱,一把就将毛巾被扯了过来,回头倒在床上就进入了梦乡。

  林艺雅今年25岁,是一所高中的语文老师,当然,语文老师只是生性淫荡的她的一份用来掩人耳目的工作啦。

  她同时还从事着夜总会的脱衣舞娘,以及网站的色情女主播这两项工作,而她做这两份工作的目的自然也不是因为缺钱,而是因为这两份工作可以让她那淫荡的本性彻底展现出来,而不用像白天那样为人师表。

  虽说她白天时打扮的也是十分的性感。

  随着优美的上课乐铃的响起,林艺雅也步入了这间教室。

  此时的艺雅上身穿着一件浅蓝的小坎肩,里面则是一件白色的衬衫,而透过薄薄的衬衫可以隐约的坎肩艺雅那粉色的内衣,再往下则是一件白色的蕾丝半身裙搭配一条肉丝袜与一双黑色的厚底高跟鞋。

  「上课。」

  艺雅捋了捋自己耳边的头发,面无表情的轻声说道:「老—师—好—」
  下面学生懒洋洋的应声道,而有些男生更是直勾勾的盯着艺雅胸前紧绷的那白色布料,目光紧紧地注视着那隐隐约约的粉色,而几个比较靠后的男生则更是在后面交头接耳,对着艺雅又是指指点点,又是低头窃笑。

  艺雅白了那几个男生一眼,将自己的头发都捋到左边的耳朵后面之后又依着讲桌点起了名来。

  「张晶晶。」

  「到。」

  「宋丽。」

  「到~ 」

  ……

  「何真姬……何真姬?有没有来么?」

  艺雅微微皱了皱眉头,何真姬是班上比较漂亮的一名女孩子,可是就是不爱学习,逃课什么的更是家常便饭,不过对于学校动漫社的cosplay活动等倒是挺上心,林艺雅微微皱了下眉头。

  「都已经是准高三的了还不来上课。」艺雅自言自语道,笔接着在她修长的玉指上转了一圈,随后就落在花名册上画了一个小小的叉。

  「好,同学们我们来检查下大家的背诵,《滕王阁序》,第一段,栾甜泽,你来背下。」

  ……

  老实说,昨天折腾到半夜的直播对于艺雅今天的上课状态没有半点的影响,依旧是精神抖擞,充满活力。

  时间慢慢走向了傍晚,如同平时一样,学生们开始了晚自习,老师们下班回家,食堂的师傅们也开始准备第二天的早饭。

  然而艺雅却没有坐上学校的班车。

  在送走办公室里最后一名老师后,艺冉这才动身走向了学校门口的公交车站,今天晚上是她值班的日子。

  夜总会是一片黑色的地带,如同所有的夜总会一样,艺雅所工作的这家夜总会背后也有一家黑色势力罩着,这是一家当地势力比较大的黑社会,然而最近不太怎么太平。

  因为听说另外一家黑社会总是来找他们的麻烦,大大小小的摩擦已经发生过好几次了,不过对于艺雅这种仅仅只是在这里工作的小姐来说,这些事情都与她没有多大的关系。

  因为无论上面是谁,她的工资依旧是那个价钱,不会有太大的变化的。
  夜总会里灯红酒绿,年轻的女孩们在台上疯狂的舞动着自己年轻的身躯,而台下的男人们则尽情挥洒着自己手里的钱!

  在这里,只要你有钱,你要这些女孩干什么都可以,无论是卫生间,还是女孩们的更衣间,甚至还是在面前的地上。

  此时的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中隐隐约约的夹杂着女孩们的娇喘,而在一些桌子上,赤裸的女孩们则不知羞耻的陪一个男人饮酒作乐。

  夜总会的大厅分为两层,上面的是包间和贵宾区,而下面的就是舞池和小桌以及沙发。

  艺雅此时正坐在一个男人的怀里,那个男人的一只手正从艺雅的领口伸了进去,狠狠得揉捏着艺雅那硕大的乳房,那让艺雅的学生们目不转睛的乳房在那个男人的手中不停的变着形,艺雅面色桃红,呼吸也变的十分的沉重。

  一楼大厅不断变化的灯光透过房间的落地窗照射了进来,将整个房间渲染的五彩斑斓。

  那个男人在揉捏完艺雅的大奶子后也站起了身,抱着艺雅来到了落地窗前,接着粗暴的掀开艺雅的短裙,艺雅此时前身紧紧地贴在落地窗上,硕大的乳房也紧紧地贴在了上面,变成了一张肉饼。

  「虎,虎哥~ 轻点喔~ 人家会痛的呢~ 呀!」艺雅娇羞的转过身对身后的虎
哥说道,可是虎哥却没有管那么多,粗暴的撕开艺雅的丝袜,接着就将身下那粗壮的肉棒塞进了艺雅的身体里,弄得艺雅娇喘连连。

  虎哥是这夜总会后面的那家黑社会老大的保镖之一,而此时黑社会的老大也正在隔壁和一位客户谈着生意,那位客户是当地知名的大毒枭,垄断了这里一半的毒品生意。

  隔壁的气氛也十分的融洽,看起来双方的谈判也是十分的顺利。

  艺雅整个身体都贴在了落地窗上,那雪白的乳房也引起来舞池里人们的注意,大家一边晃动着身躯,一边对着艺雅狂吹口哨,到处起哄。

  艺雅浑身香汗淋淋,回头咬着嘴唇妩媚的看着虎哥,此时的虎哥也在疯狂的冲刺,粗大的肉棒在艺雅还算紧实的阴道里抽插!

  此时的艺雅阴道口与虎哥的大肉棒泛着许些白色的泡沫,那泡沫是由艺雅的淫水与虎哥的精液混合而成的!

  此时虎哥已经在艺雅的身体里射过一次精液了,不过他还是紧紧地抓住艺雅的柳腰不放,艺雅雪白的腰部都已经被抓的青一块紫一块了。

  虎哥的大肉棒与艺雅的屁股由一条条淫靡的白色丝线链接着,艺雅也在快感与冲击之下呻吟着,刺激着虎哥的兽欲。

  「来,来了!」虎哥再一次低吼到,接着身体狠狠得往前一挺,随着艺雅的一声悲鸣,虎哥又再一次在艺雅的身体里爆发,将浓稠的精液送进了艺雅已经是装的满满的子宫里了。

  虎哥满意的松开了艺雅的身体,转身一屁股坐在了床上,喘着粗气,拿起旁边桌子上的一杯酒,一饮而尽,只剩下瘫在地上的林艺雅。

  艺雅休息了一会后又慢慢的爬到了虎哥的面前,而从她阴道里流出的精液也在地上留下了一条浅浅的痕迹。

  她温顺的舔舐着虎哥的大肉棒,舌尖灵巧的分开肉棒的包皮,轻轻舔舐着他的马眼,舌头围绕着大肉棒打着圈圈,将大肉棒上粘稠的白色液体一滴不差的卷进了嘴中,同时又将虎哥的整个肉棒都吞进了自己的嘴巴里深至喉咙。

  而就在艺雅专心致志的用嘴巴为虎哥清理着大肉棒的时候,楼下的舞厅却突然传来了一阵吵闹,接着便是隐约传来「砰!」「砰!」的几声枪响与人们尖叫与慌乱的脚步声。

  虎哥立刻警觉了起来,将自己的肉棒立刻从艺雅的嘴巴里抽出,抄起了就放一旁的手枪,一把将艺雅推开,套上自己的裤子后就撞门而出,急匆匆的冲了出去!

  「虎哥!哎,虎哥!」此时的艺雅慌乱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用随手抓过来床上的毛巾被遮住了自己衣衫褴褛的娇躯,小心翼翼的在走廊里一点点的挪着。
  此时的二楼已是一片狼藉,而楼下隐约传来的枪响更是让得艺雅瑟瑟发抖,待在原地不知道如何是好。

  而犹豫了一会之后,艺雅最终还是小心翼翼的退回了刚才的房间,反锁上了门,坐在床上祈祷着那些枪手们不要找着她。

  枪声渐渐地停息了下来,艺雅谨慎的看了看楼下,而那番景象却将她吓得不轻。

  只见下面原本干净整洁的舞池此时已经一片狼藉,到处都是鲜血与破碎的桌子与尸体,而虎哥与那黑社会大哥早已不知去向。

  此时的艺雅已经稍微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服,好让自己看起来不是那么的狼狈,阴道里的精液也已经被她想办法弄出来了大半部分。

  枪手们似乎已经来到了二楼,隐隐约约的传来破门声与几声枪响和女孩的惨叫。

  艺雅被吓得不敢出声,蜷缩在床的一角,抱着膝盖小声的抽泣着。

  终于,枪手们搜查到了艺雅的房间,随着门锁被几发子弹破坏之后,他们也大咧咧的走了进来。

  「哎呦呦,又是一个小妞。」其中一名叼着香烟的大汉见到缩在床上的艺雅之后挑了挑眉毛,调戏似的说道。

  「啧啧,真瞧不起青龙帮那群废物,刚刚操完的女人也不知道保护下,还真是拔屌无情啊。」

  一名稍微瘦一些的男子调侃道,接着一遍度着步,一边巡视起来整个房间,直到目光锁定在了虎哥留下的那套西装上。

  「哎呦呦,这不是虎哥嘛?」那男子从西装中翻出来了虎哥的身份证。
  「他操的你呀?」男子好笑的问着缩在床上不断抽泣的艺雅。

  不过此时的艺雅哪里敢回话,只能把头埋在膝盖里默默地抽泣。

  「嘿,不说是不?中,不说也罢。」男子的脸瞬间冷了下来。

  「把她带回去。」

  「好勒。」那大汉闻声靠上前来,接着抄起手中的枪。

  「咚!」的一声闷响,一枪托结结实实的砸在了艺雅的头上,艺雅应声倒在了床上,昏迷不醒。

  「别打死咯。」那男子撇了撇嘴。

  「还有用呢。」

  「没事,我力度把握的刚刚好。」大汉大大咧咧的将艺雅扛在了肩上,跟着那男子继续搜查着其它的房间。

  而等到艺雅苏醒过来,已经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艺雅只知道她醒来的时候是被锁在一个凳子上的。

  她醒来后先条件反射的查看了下自己的衣服,不出意外,她现在全身只剩下她的那双高跟鞋与残破的肉丝袜。

  而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正坐在她的对面,色眯眯的眼神打量着她,而那中年人的身后则站着那几名枪手。

  艺雅惊恐的看着他们,虽说生性淫荡的她并不在乎在众多男人面前赤身裸体,不过让她感到害怕的是他们手中的枪。

  「说,你见没见着青龙帮的那个老大?」一名大汉粗暴的捏着艺雅的下巴,迫使她抬起头来看着他那凶神恶煞的脸。

  「没……没有……呜呜……」艺雅害怕的直摇头,却怎么也挣脱不开大汉那粗壮的手。

  「那么你知不知道他们那天究竟在谈什么?!」

  「我,我真的不知道……呜呜……人家,人家只是在那里打工……」艺雅委屈的哭了出来,拚命的想要挣脱椅子和大汉的手。

  「要你有何用!」大汉恼怒的扇了艺雅一耳光,随着「啪!」的一声,艺雅的左脸就红肿了起来。

  「告诉我,算上那天操你的那个男的,那个傻逼身边还有多少保镖?」艺雅拚命的摇着头,一边呜咽着。

  「停停停,行啦,问她也问不出什么门道来。」那中年人终于起身挥手制止了还想要继续施暴的大汉。

  缓步来到了艺雅的面前,伸出一只手来揉捏着艺雅的乳房,一边咂舌一边说道:「这样吧,我看你长得也不孬,你先在这里服侍我儿子几天,看看我儿子玩完你之后怎么想,究竟是放了你呢,还是……」

  中年人扇了一下艺雅的乳房,看着那乳球轻轻地晃动!

  「杀了你。」中年人叼着烟,斜眼看着艺雅。

  「反正你要是交代不出什么也要死。」

  艺雅一脸绝望的,满脸泪水的看着中年人默默地点了点头。

  「好啦好啦,把她打扮打扮给你们的小少爷送去吧。」中年人拍了拍手,挥了挥手走出了这个昏暗的审讯室。

  此时的艺雅全身只身着她粉色的内衣与内裤以及那被撕破的肉色丝袜和厚底高跟鞋,手足无措的站在一件卧室里,这里就是那少爷的卧室,而那卧室柜子里所摆放的物品更是让艺雅大气不敢出一声——

  只见一个又一个的女孩头颅被整齐的摆放在那里,这些女孩的头明显经过了一番处理,使得她们的面部表情以及皮肤肌肉都如同活生生的少女一样。

  而直到艺雅亲眼看到这些可怜的女孩们时才意识到那个黑老大并不是在说笑——她真的有可能被这名小少爷杀掉。

  不过艺雅依旧抱着一番侥幸的心理,因为她觉得,只要服侍好这名小少爷,说不定会使得他手下留情呢?

  而服侍男人,也正式生性淫荡的她的强项。

  艺雅一边这么想着,一边自己点了点头,轻轻地捋着自己的头发。

  「我真服了,我不是都和我爸说了别给我那种夜总会的鸡么,老子要的是美女与处女,操他妈,那种女人吃都不稀得吃。」

  随着卧室门口的几句高声谩骂,接着一名穿着校服的少年就踹开了卧室的门,吊儿郎当的走了进来,艺雅也十分乖巧的跪在了地上,不过害怕的全身发抖。
  「来来来,你们几个直接把她拖走毙了得了免得下了老子狗眼……哎……这不是林骚逼么?」

  原本那个少年进来之后看都没看艺雅一眼,直接把书包摔在了那张大床上接着四仰八叉的躺了下去,直到瞥了艺雅一眼,才坐直了身子。

  而听到自己将要被杀掉的艺雅此时正不住的对着那少爷磕头,抽泣着。
  「哎呦,哎呦呦,林骚逼?哎,还真是林老师。」

  那少爷看到艺雅之后态度出人意料的发生了180度的大转变,他捏起艺雅的下巴,再一次确定了是林艺雅之后便笑嘻嘻的调笑道:「我说林老师您这几天怎么没去上课呢,原来是在我这里呀。」

  艺雅满眼泪水的看着面前的少爷,一边抽泣着,一边回想起了有关这位少爷的一些信息。

  艺雅只记得他是自己的一名学生,不过叫什么艺雅已经忘记了,只记得他习惯让别人称呼自己为呆爷,而呆爷在班上也是属于那种坐在后排不停老师讲课的学生,只是艺雅从来没有想到,呆爷居然还有这样一层身份。

  穿着校服的少年眯着眼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下跪在自己面前的老师,咋舌道:「啧啧啧,真是没想到哈,外表那么高冷的女老师,居然还会是夜总会的小姐,啧啧啧!」

  「呆,呆爷……你叫,你叫人家做什么,人家,人家都愿意……」艺雅一边抽泣,一边面对自己的学生,泪流满面。

  「嘿,呆爷,还行啊,没记住我的大名倒是记住了我的外号。」呆爷嘴角掀起了一个弧度,调侃道,接着挥手遣散了刚刚进入房内,想要把艺雅拉出去枪毙的保镖。

  「啧,呐,林老师呐,你知道么?我早就想摸摸你的那奶子,插插你那骚逼了。」

  呆爷一边捏着艺雅的下巴,一边将手伸进了艺雅的乳罩里,轻轻抚摸着艺雅那硕大的乳房。

  而得知自己暂时没有生命危险的艺雅也渐渐停止了抽泣,尽心尽力的服侍着自己的新主人。

  「主,主人~ 」艺雅在呆爷的抚摸下已经是春心荡漾,脸上的泪痕也渐渐被桃红取代!

  「嘿,上道挺快的嘛~ 啧啧,没想到平时人摸狗样的老师也有今天这般地步,啧啧啧。」

  呆爷顺势坐在了床上,分开了他的双腿,而艺雅也乖乖的爬了过去,用玉手隔着他的校服裤子轻轻拿捏着他下面的肉棒,直到它变大,变粗,接着艺雅便伸出舌头,隔着裤子慢慢舔舐着呆爷的肉棒。

  呆爷抚摸着艺雅的秀发,心满意足的享受着艺雅的服务,而当艺雅缓缓脱下他的裤子,将他的整根肉棒都吞进嘴巴里时他便浑身一震,接着舒服的吐出一口气,渐渐地开始按住艺雅的头部胯也开始抖动!

  肉棒在艺雅的嘴巴里不停的进出,艺雅也费力的保持着呼吸的同时努力的吸着他的大肉棒,舌头灵巧的舔弄着呆爷的马眼,直到那马眼喷吐出粘稠的精液,灌满了艺雅的嘴巴。

  呆爷满意的将自己的肉棒抽离了艺雅的嘴巴,又抖了抖,将残余的精液甩在艺雅的脸上后才欣赏起艺雅喝精液时的样子。

  艺雅微皱着眉头,将嘴巴里腥臭的精液慢慢咽下了肚,随后乖巧的张开了嘴巴,好让呆爷检查。

  而呆爷也开始了另一轮的进犯,在将艺雅的内裤撕碎后,便恶狠狠的捅了进去,开始疯狂的抽插,另一只手也开始死命的揉捏着艺雅的乳房,将艺雅在床上操的直不起腰来……

  时间,已经过去了好几个月,知了停止了吵闹,树叶也由翠绿变成了干黄,纷纷飘落在了地上。

  艺雅也已经失踪了好几个月,校方也从一开始不懈努力的寻找渐渐地也变得不了了之了,在给艺雅的家属塞了三百多万后,事情也就渐渐地平息了下来。
  而女教师林艺雅,却在呆爷的调教下,变得越来越淫荡与放浪。

  此时的艺雅正身着她那蕾丝连衣裙与肉丝和黑色的高跟鞋,脖子上戴着一副项圈,而项圈的另一端正由面前不远躺在沙发上的呆爷拽着。

  艺雅面带微笑,平静的对面前的几位少年讲着功课,这几位少年正是呆爷的兄弟。

  这几个月来也没少和呆爷一起玩弄艺雅,而那频率已经使得艺雅原本还算紧实的阴道变得有些松垮了,不过艺雅的乳房倒是又大了一罩杯,同时也打了无数次的胎。

  而再过几天,就是学校的期中考试了,呆爷也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向他那老爸申请了一间房子作为几个人的教室让艺雅来带领他们复习。

  而这几个人倒也有模有样的听讲台上艺雅的讲课,不过听没听进去,那就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此时的艺雅已经变得如同行尸走肉一般了,连续几个月的操弄以及调教使得她求生不能求死不得,而无数打胎的经历已经使得她的精神始终处于崩溃的边缘。
  现在只要是看到男人的大肉棒便会条件反射一般的握住,含住,再塞进自己的阴道里,而呆爷他们也早已对这种状态的艺雅失去了兴趣,不过今天,艺雅将会用自己的身体为他们的期中考试助助兴。

  艺雅努力的搜寻着自己脑海里那些语文知识点,努力的为台下昏昏欲睡的学生讲解着《赤壁赋》,努力的贡献着自己最后的一点价值。

  「好啦好啦,林老师。」呆爷终于忍不住的拉了拉手中的铁链,艺雅闻言乖乖的合上了书本,跪在了地上。

  「过来过来。」呆爷又拽了拽手中的铁链,把艺雅拉了过来,而其它的几名男生也终于抖擞起来了精神。

  艺雅跪在呆爷的面前,仰头微笑的看着呆爷,而呆爷他们则无所谓的解开了自己的裤子,露出了自己身下的肉棒。

  艺雅也如同往常一样,用手揉捏众人的大肉棒,用嘴巴亲吻,用乳房按摩,而当艺雅再一次被插在了大肉棒上时她又开始了动人,又或许是她最后一次的呻吟。

  呆爷他们不断的操弄着艺雅的屁眼,阴道,乳房与嘴巴,而等到将要射精时却抽了出来,让艺雅打着手枪,一股脑全部射进了一旁的玻璃杯中。

  十六七岁的少年精力十分的旺盛,一共不到十个人却装满了半杯粘稠的精液,乳白色的精液在杯子里缓缓地流动。

  「来,林骚逼!干了这杯酒,祝我们其中考个好成绩!」呆爷拿起了那半杯精液,艺雅麻木的接过玻璃杯,妩媚的看着众人!

  「哇呜~ 少爷们都好厉害喔~ 人家居然能得到这么多的精液赏赐,是奴家的荣幸呢~ 」

  艺雅随后便将玻璃杯放在了自己的嘴边,缓缓地倾倒,粘稠的精液慢慢流进了艺雅的嘴巴里,艺雅的舌头尝到了精液的腥臭!

  很快,精液便灌满了艺雅的嘴巴,艺雅一边用手接住溢出来的精液,一边将自己嘴巴里的精液缓缓地咽下了肚,精液顺着艺雅的食道,逐渐的进入了艺雅的胃里,使得艺雅甚至多了一些饱腹感。

  「哦哦!」呆爷和他的朋友们看到这一幕之后便开始鼓掌起哄。

  「好酒量!」

  呆爷调笑道:「少爷,说笑了~ 」

  依旧瘫软在地上的艺雅努力挤出了一丝微笑。

  「好啦,兄弟们!这时候也不早了,大家也都饿了吧?」

  呆爷没有再理会艺雅,反而转过身去对他身后的兄弟说道:「大家也都好久没吃好东西了,今天就让大家吃顿好的,为我们期中考试助助兴,好不好?」
  「好好好!」呆爷的兄弟们也都光着身子开始瞎起哄。

  呆爷满意的拍了拍手,随着掌声的停止,一溜身着厨师服的大汉就走了进来,同时还带着各式各样的炊具。

  这就是呆爷的御用厨师团队,被他们宰杀,烹调的女孩已经不知道有多少了,而他们也都是呆爷身边的亲信,否则,也不会叫他们来烹调女孩的。

  艺雅无声的抽泣着看着眼前进来的厨师们,她已经知道自己的命运了,而她这几个月也见到了所谓被呆爷放掉一条生路的女孩——

  都被去除掉了四肢,蒙上了双眼,乳房装上榨乳机锁在狭窄的笼子里没日没夜的提供着奶水——

  呆爷的早餐奶和他养的狗狗喝的奶。

  相比较这个结局,艺雅还是选择了死去,作为一道美味死去。

  呆爷抓住了艺雅的头发,将她拽到了铁盆前,狠狠得揪住她的头发,迫使艺雅露出她那结白的脖颈,艺雅抽泣着,全身一颤一颤的,满脸泪水,却又已经认命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等待那冰凉的刀锋划破自己的喉咙。

  「摄影机准备好了吗?!」呆爷亢奋的吼道。

  「好了!」众人应声道。

  「照相的准备好了吗!」

  「一切就绪!」

  「预备!」呆爷将刀锋紧紧地贴在了艺雅雪白的脖子上,锋利的刀锋与皮肤的贴合处不断的渗出血珠,艺雅紧紧地咬住了嘴唇!

  「开始!喔!!」呆爷用力一划,刀刃切开了艺雅的脖子,割断了艺雅的气管,艺雅努力的挣扎却被呆爷死命的按在身下,血液喷进了面前的盆子里!
  而呆爷丝毫没有罢手的意思,依旧死命拽住艺雅的头发,又是一刀从侧面捅进了艺雅的脖子!

  将艺雅的脖子捅了对穿后再使劲向前一推,锋利的刀刃切开了艺雅脖子上的肌腱,彻底割断了艺雅脖子上的动脉与气管,血流喷出的速度瞬间大了好几倍!!
  艺雅眼睛睁得大大的,想说话,却又只能发出「呜呜」的声响,剧痛冲击而来,她感受到自己的生命正在迅速的流失,而她最后的意识,便停留在了那呆爷将她的头拧下来的那一幕……

  此时的呆爷正抓住艺雅的头发,将艺雅还在滴血的头颅举得高高的,丝毫不在意落在自己身上的鲜血。

  「好啦!肉已经宰杀完毕啦!接下来就是我们的厨师展现厨艺的时候啦!」
  呆爷将艺雅的头扔到了一边,厨师们依言脱去了艺雅身上的衣物,只留下那肉色的丝袜,接着便将艺雅倒吊起来,开膛,肢解,处理下水,如同对付猪肉一般。

  「好啦,我今天请大家吃麻辣女教师这道菜,怎么样呀?」

  呆爷从艺雅被宰杀的地方笑嘻嘻的走了回来,把满是鲜血的衣服扔到了一边,同时又一边欣赏着大厨们处理艺雅的尸体,一边与他的兄弟们调侃道。

  「其实就是吃个麻辣火锅啦。」

  而等到热气腾腾的火锅被几名大汉抬到呆爷面前时,距离艺雅被宰杀完毕已经过去了三个小时了。

  此时端上来的锅内只有艺雅那雪白的躯体,从胸口被打开至小腹,里面翻滚着麻辣火锅的汤底,而艺雅的屁眼与阴道口已经被肠线细细的封了起来,保证汤底没有丝毫的泄露。

  而艺雅两个引以为傲的大奶子也被割了下来,做成了乳房切片,放在一旁的盘子里,盘子里流淌着艺雅的奶水,散发著浓郁的乳香,等待着呆爷们随吃随涮。
  艺雅的肝,心以及肠子与肾脏等下水也被厨师精心的清洗干净,切片,盛放在了一旁的盘子里。

  不过艺雅的玉手与玉足则被厨师清蒸,端上了桌子,供大家取食,艺雅的肩膀也被厨师涂满了调料,制成了香喷喷的烤香肩。

  艺雅的玉臂与小腿则被刮干净了肉,同样承在盘子之中,供呆爷取食。
  不过,吃麻辣火锅,怎么又能少了脑花呢?

  呆爷突然闪现出了这个想法,不过这很容易解决,呆爷随手捡起来了艺雅的头颅,用一个小铁锤敲开了艺雅的天灵盖,将艺雅雪白的大脑取了出来,如果此时的艺雅还是活着的话,想必会痛不欲生吧。

  至于艺雅那肉还算的上是比较多的雪白大腿则被厨师腌制了起来,准备制成「女教师牌」火腿——这也是呆爷为它起的名字。

  此时众人们已经对艺雅的身体动起了筷子,艺雅被切成片的子宫在艺雅的身体里被涮熟,蘸上调料,送进了别人的嘴巴里。

  而艺雅还占有乳汁的乳房切片同样也是,带着麻辣,乳香,少女体香以及极高温度的乳房切片与子宫切片让人胃口大开的同时又大汗淋淋。

  「为了期中考试,干杯!」呆爷一只手拿着烤香肩,另一只手又举起来了那杯刚刚鲜榨的女孩乳汁,嘴里还嚼着艺雅的涮肠。

  「好!」众人一边咀嚼着艺雅鲜嫩的肉体,一边含糊不清的应道。

  「来来来,多吃点脑花,林老师的脑花这可是。」呆爷一边怂恿着他旁边的兄弟,嘴里还一边嚼着艺雅的阴道。

  众人的狂欢从下午一直持续到了深夜一点多钟,可怜的艺雅被吃的只剩下满地的白骨以及还算完好的头颅。

  ……

  「现在为您现场报导,本台最新受到消息,今日上午七时许,本市由幸福路至南京路的高架桥下发现一枚不明身份的女性头颅。

  以及数根人体白骨,女性头颅有严重外伤,且其内部脑组织不翼而飞,据知情人士透露,该名女性极有可能为我市某所高中前几个月失踪教师林某某……「
  此时的呆爷正翘着二郎腿,剔着牙躺在他那硕大的床上看着当地电视台播出的新闻。

  「少爷,这样会不会……有些不妥……」在一旁的老先生弱弱的问道。
  「怕啥,李叔,我只是单纯的看我们学校的校长不爽罢了,你赶明从我的账下转些钱给刘市长和金局长,让他把这事往我们校长还有那教导主任那里扯!
  就说些他们看那骚婊子起了色心,然后又绑架操够了又杀人之类的理由,我倒是要看看那些自认为为人师表的傻逼有什么反应。「

  「哎……」李叔叹了口气,默默地退出了呆爷的房间。

  「少爷真是越来越能做了啊……」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