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八章拍卖会7 上

  几天后,如期而至的假期终于到来。

  挨到中午,太妹们才慵懒的起床,开始梳妆打扮准备出发的样子,林淋就以回家拿衣服为由离开了寝室,临走前不知为何周丽还在埋头大睡,可能是平常太辛苦了吧……

  林淋出了校门,到了街角处躲了起来,等待着太妹们从校门出现。

  等了许久,久到林淋还以为是不是party取消了的时候,太妹们终于出现了,。

  除了三个太妹,后面还跟了一个带着帽子用面罩蒙脸的人,不知道是谁。
  她们叫了一辆出租,林淋立马也拦下了一辆,跟了上去。

  车穿过了城市,一直开到了城郊的别墅区。

  这别墅区林淋都有所耳闻,因为其超级大的占地面积,内部各种设施一应俱全;超级严密的保安措施,百人以上的持枪部队守卫,全天有人巡逻;还有超贵的价格而扬名于市内,甚至省内都有着不小的名气。。而且光是有钱都不一定能住进去,里面的全是有一定级别的高官和势力庞大的大老板,进去住已经就代表着身份和地位。

  太妹几人下车,在门卫处递上了自己的身份证和邀请卡,守卫打电话确认以后才搭乘专车送入。

  林淋震惊了,虽然知道让自己两人万劫不复的人是大老板的儿子,可没有想竟然有这种程度!一般的手段不可能有用了,林淋很绝望。

  林淋还以为只是在某个酒店或者会所开party呢,抱着也许能混进去的想法来的,但是看到现在这种情况已经绝了念想,就算进去也不知道方向。
  因为难得的机会林淋真的不想放弃。她知道这个聚会不是什么公益活动,毕竟连太妹都叫去了,从现在看来可能比自己想象的档次还高,所以更可能找到足以拯救自己和周丽的重要东西。

  她想了半天,决定铤而走险一下,看看是不是能从墙壁的缝隙间看到他们聚会的设施,从而曝光这聚会,从乱中得到要的东西。

  林淋下车,围着宽到的看不见尽头的围墙走着,希望能从看见稀疏别墅间的找到能够确定目标地点的东西,但是走了半天,始终没有任何收获,真的非常失望。

  「这样看……大概不太可能看到吧……唔!」

  突然!一张毛巾一下堵住了林淋的嘴,林淋反射性想尖叫,却发现自己意识开始昏迷,不受控制,下一刻,就晕了过去。

  过了不知多久,在颠簸中迷迷糊糊的林淋恢复了一点知觉,感觉到有人把自己扛了起来,身体还处于疲软状态,动弹不得,耳中还传来了很近的人的对话。
  「幸好护卫发现了不正常跟我报告了,不然还不知你居然被人跟到这里,你们是怎么搞的!」

  「老板,不好意思,是我没有好好管理!不会有下次了!」

  「不只是管理,而是调教的问题,本来听说你们高中是管理着几十人的组织,还对你们是调教技术很期待,这下看来得重新考虑了!」

  「老板,这是您要求不要弄伤,我们才把进度放缓啊!」

  「那还是我的错了?你们带来的那个也没有调教好吧?也不知道能不能完成接下来的表演,不行的话只能用些东西了!而且你们也知道!要不是我的人在上次聚会受伤了,空了一个位置,根本轮不到你们参加,居然还出这样的乱子……这样吧,如果你们能上台加入我们的游戏,这次的事就算了」

  「老板!我们可是调教师啊,不会表演的……」

  「是游戏不是表演,而且……哼哼~你不要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在我手下的人我会不调查?你们三个在高中的第一桶金就是靠地下俱乐部表演赚的,听说你们还很不得了呢~那里的话~」

  「…………怎么会知道的……明明我们都已经离家很远了,还是……………唉……好吧!如你所愿,但我们很久没做了,需要准备一下,还需要点白货!」
  「?不用白货,我给你最高级的东西!我也是听说你们以前很厉害,所以我才会找上你们啊,我很期待你们是表现!如果你们赢了游戏,那么药物和酬劳我都给你们翻三倍!」

  「……明白了,我们会尽力的,那以后的药物……」

  说话间,林淋忽然觉得身体一轻,被重重甩在了一张柔软的皮质软垫上,本来晕晕的意识又一次昏了过去。

  过了很久,林淋才缓缓醒了过来,费力的睁眼,周围昏暗的光线表明天色已经暗淡,脑袋环视了一圈,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是房间里。

  房间装饰相当简单而高级,自己是睡在房间的不知道什么皮做的沙发上,面前的艺术一般的木制茶几上放着精致的茶杯,正面一个巨大的电视镶入了墙壁里,顶上华丽而不失优雅的水晶灯并没有点亮。

  左边就是门,而右边是一扇窗,从窗口看出去有一片大湖,绿波轻荡,波光粼粼,好不美丽,河畔杨柳依依……湖真的很漂亮,但这应该是还在别墅区里吧?
  林淋反射性的想到

  「我刚才被人麻醉了吗?该死!早知道不该下车的!」林淋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因为不是第一次了。

  林淋看了看自己身上,衣服还完好无损,为了今天能顺利进入俱乐部,林淋换了以前一时性起买的最成熟的衣服,一件紧身黑色连身裙,丝绸材质,价钱贵到一贯娇惯自己的哥哥都心疼不已。

  现在看起来连衣裙上并没有施暴的痕迹。

  林淋松了一口气,看来自己没有被做什么事,然后缓缓的起身,走向了门口。
  林淋小心翼翼的扭了下门,发现门并没有锁住,门外是一条长长的走廊,走廊左边是玻璃墙,能看见外面的有条河环绕着这里,右边是挂着壁画的墙壁。走廊一共3扇门,林淋所在的房间就在走廊这头的末端一扇,左边墙壁的中段有一扇,末端有一扇双开的大门。

  走廊空无一人,滴水可闻,但林淋感觉有细语在耳畔回响,像是恶魔的低语,听不清说的是什么,还夹杂着有节奏的音乐和尖叫,林淋心中有数了,她应该是到了party的地方了。

  林淋向发出声音的地方靠拢,因为没办法,只有这一条路而已。

  扶着墙壁小心翼翼的前进着,抵达了中间那扇门,在门口抵着耳朵倾听里面的动静。

  但也许是由于门的隔音效果太好了,林淋什么都没有听见,那么那细微的声音并不是从这里传出的,尝试着扭开门,结果从里面一下就被打开了。

  开门的是一个小孩子,准确的说是有着洁白皮肤的白人小孩子,大概只有XX岁左右,粉雕玉琢的脸蛋很是可爱,挺直的鼻梁,粉嫩的嘴唇,栗子色的卷卷头发垂至耳际,分不清是男是女,大大的眼睛上带着眼镜,盯着林淋,惊讶的表情毫不掩饰。

  林淋也愣住了,本来只是想开个缝隙再说,没成想一瞬间从里面打开了,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这孩子是外国人啊,有必要解释吗!如果不解释清楚他告诉他父母怎么办!怎么办!

  林淋脑子飞快的思考办法,结果还是只想到了老套路。

  「……Wc?」

  「……?」看着小孩子表情缓和,林淋虽然心中暗暗握拳!还是老办法管用!
  「不是这里哦,这里是准备室哦!姐姐你是什么人?」

  「喔!原来你会中文啊,小朋友,姐姐其实是今天party的客人,来找厕所的,不小心迷了路,能告诉姐姐怎么出去吗?」看着小朋友好忽悠,林淋张嘴就来。

  「唔~这里只能表演人员进入,过去那扇大门是大厅的侧门,进去才有~」
  林淋这才环视了这间房间,这才发现房间进去就是个走廊里居然还有许多的小房间,这就是所谓的独立准备室了,能听见有许多声音从里面传出,非常忙碌的感觉。

  林淋这里能看见表面的走廊里,只有一个休息的沙发,上面还坐了4个小孩子还坐在沙发上休息,清一色的都是白种人,同样粉雕玉琢非常可爱,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林淋看着这些孩子的装扮仿佛一个团队一般整齐划一,想到到一个问题,既然这里是准备室,那么这些小孩子难道也不是单纯只是在休息吧,

  「你们也要表演吗?」

  「嗯!马上就要到我们了,姐姐你也快去吧,节目都开始好一会了!对了,进去是要带面具的,这个给你!」

  小孩拿给林淋一个只能遮住眼部的蝴蝶面具,然后就关上了门。

  林淋楞了一下,虽然真的是很可爱的小孩子,但是林淋却怀疑自己是不是弄错了地方,无法想象,这种私密的成人聚会,小孩子能表演什么。

  戴上了眼罩,走到了走廊尽头,一扇双开的豪华木门挡在林淋面前,林淋知道没有其他路了,进去还有可能逃掉,在这里只能等死,于是只能大着胆子,推开了门。

  门一开,巨大宽阔的房间就呈现在眼前,房间四个角都有极粗的大理石石柱支撑,而林淋开门的地方就是房间左上方的石柱后面,被石柱上垂下的帘幕给挡住,以至于没有人发现林淋的出现,但是由于除了高台就没有其他光源,林淋也没有看到任何地方有出口。

  房间正前方就是一个巨大的圆形高台,高台是玻璃制的,正散发出淫靡的粉红色微光,高台之上,有几名貌似韩国女团的成员跳着火辣的艳舞,几人看起来年龄都不大,都是二十岁左右。

  圆台底下,是许多被挡板隔成一个个私人空间的小隔间,每个隔间里都有沙发和茶几,还有几盆绿色植物。这样的隔间大概有二十个,呈圆环分布在房间里,把高台围在里面,隔间对着高台的方向是没有封闭的,高台上的一切清晰可见。
  许多穿着非常暴露的服务员行走于各个隔间之中,满足着客人的要求,甚至还有男性服务员。

  他们脚步不停匆匆忙忙的,根本就没有人注意到林淋的出现,也因为林淋的位置太好了,正好在灯光漏掉的地方,一片漆黑,加上幕帘的遮挡,林淋这里成了房间里最隐秘的人。

  在客人里,林淋发现了一个可能是认识的人,虽然带着面具,但是那秃头和膘肥体壮的身材还是遮不住,最熟悉的是他的声音。那是只在开学典礼上露过一面,讲了很多废话之后就再也没有看到过的校长。

  林淋在入学前就听说这个学校的校长很厉害,本来就是大型企业的大老板,Xx代表,还开办了很多Xx小学,是个大XX家。

  但是现在看着那用蠢猪一样的表情,对着台上大声叫好的人,简直无法想象是同一个人。

  「难道说,在场的都是些大人物吗!」林淋想着,突然觉得对自己的想象毛骨悚然,自己到底接触到了什么真相啊……怎么越陷越深了啊!

  今天果然不该来的!

  但没有等林淋沉溺于后悔之中,音乐结束,上面热辣艳舞的女人们也随着停了下来。

  丰乳肥臀的女人站在了一起,对底下的男人更是致命的吸引力,加上身上汗水淋漓,与脸上的红晕相辅相成,美艳爆表,看的下面的人呼吸急促,牛喘此起彼伏。

  这时,好像是主持人的男人出来了,拿着话筒,穿着西服。

  「我想大家一定还没有看够吧?别着急,马上开始拍卖环节,买回家可以慢慢看,而且可以不止可以看啦!这几位可是专门仿造现在最火的韩国女团而调教的。不仅舞跳的好,床上功夫更好的没话说喔!不管是招待客人还是自己享受都是一流的,由于很年轻身体也非常好,可以承受各种喜好!好了,高丽女团开始竞拍了。那么由于是第一件拍品,图个吉利,拍卖的底价是没有底价!竞拍开始!」
  底下的喊价声此起彼伏,看来美丽的女人永远都是最有吸引力的。

  林淋这时才反应过来,这哪里是什么聚会,完全就是拍卖会,拍卖的还是人!
  这是赤果果的人口买卖啊!

  看到自己所想看到的犯罪现场,林淋没有丝毫的高兴,只觉得惊悚,想象自己如果在这里被发现了,会遭到什么处置……恐怕不会再出现在社会上了吧!  才知道问题严重性的林淋不知所措,本来只是想帮助周丽,结果现在可能自身难保了。

  喊价声还在继续,到了千万往上才开始渐渐稀疏,最后定板在1200万。
  「……1200万最后一次!成交!那么我们恭喜10号客人,拍得了国色天香的高丽女团!恭喜了!」主持人,应该说是拍卖师一个人在哪里啪啪啪啪的鼓着掌,底下的掌声却稀稀疏疏,不过成功竞拍的竞拍者丝毫不以为意,站了起来挥手致意。

  「谢谢,谢谢各位手下留情!」

  其实,高丽女团拍出的价格真的不算太贵,这次10号竞拍者捡了个便宜,因为在这里的人都是大富大贵之人,如果有心要竞拍的话那么国色天香的高丽女团绝对不会才一千多万。

  这不是普通的拍卖会,不然也不可能吸引到这么多富甲一方的大人物,他们只要能玩的东西都玩过见过,能吸引他们的,必然是特别的东西。来这个特殊拍卖会也是是为了寻求特别的东西,而不是一般的美色。

  主持人久经风浪脸皮可以挡枪,丝毫没有受到影响,话头接着继续「哈哈,虽然不该我说,但是十号竞拍者今天被幸运女神保护着呢!再次恭喜!那么,火辣的舞蹈点起了火热的气氛,作为开胃菜的第一个拍品没有流拍我也实在是松了一口气啊!大家都知道我们的规矩,好的永远放在最后面,哈哈,那么顺着这火热的气氛,精彩继续哦!马上开始第二个拍品!」

  说罢大手一挥,后面的幕帘向两边拉开,帘后出现了一排矮小的身影,大概只有一米五左右的身高,都盖着大头套,披着大套的披风,从外表上看不出一点特点,但越是这样,就越惹人好奇,台下的竞拍者都已经窸窸窣窣的开始了猜测。
  主持人默默的看着台下的好奇的目光,并不着急去解释,慢慢的走到一位矮小身影旁边,将其带出,在众目睽睽之下拿下了他的头套。

  「这什么啊?」「不就是个白人小鬼吗?」

  原来这矮小的身影正是刚才给林淋指路的小孩子。「原来他们也是拍品之一吗!连小孩子都卖还是人吗!」林淋看着这罪恶的一幕,心中无法不涌起愤怒,这是一个有良心的人都会有的感情,愤怒让林淋占时的忘掉了自己所处的危险境遇。

  主持人好像早就料到会有这样的反应,只是沉默以对。

  猜疑越是酝酿的深,真相的震撼才会越深,干了这么久的拍卖师,自然明白其中厉害,多等待一会,就是增加拍卖时的疯狂。

  「相信大家都很怀疑自己看到的,但是,老客人都知道,我们的老规矩是越后面的就珍稀,所以必然会是物有所值的!那么,我现在就为大家介绍一下二号拍品。

  这是欧洲某一国的大贵族花费巨大精力打造的完美娈童,在欧洲各国的大贵族和皇室间流转。只有极少的出售欧洲以外国家,中国更是第一次有货。

  诸位可以想象一下,这些孩子从出生前就开始选材配种,父亲是最优质的娈童,身材纤细皮肤白嫩,相貌清秀。而母亲是精挑细选,身材矮小但是样貌美丽的白人女性。其孕育后生出的只要是男孩,就会立马开始调教。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