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女主角

                夏茉

                17岁

               163cm

                天秤座

              33F2232

              第一章胁迫凌辱

  这几个月店里的生意已经很不好了,最近点点货突然又发现了有小偷不断的偷窃我雪柜里的那些即食便当,真是令人气愤!

  而且我发现每次都会少两盒,由于冰箱摆在靠近店门对准收银柜,刚好又有一堆杂货摆在中间堆得像山一样完完全全遮住了我的视线,所以我就想那个小偷应该是趁我没有留意,窜到这个死角偷东西,我无奈的看着那堆积如山的米袋…
  「真是蠢!」

  我走到店外的街上点起了一根烟,看着街道寥寥无几的路人。

  这条街,陪着我长大二十年了吧,事过境迁啊…这几年来临近的区域盖了好几栋商业楼和超市,导致这条年久失修的老街商店生意都做不成,一间接着一间倒闭,没落又冷清,也害得我那死鬼老爸这间杂货店的生意一年比一年差。
  我老爸去年因为心脏病发,就这样离开了他唯一的儿子我,也就这样将这间老久的杂货店交给了,活了二十八年都没什么出息的儿子我,真是,要不是因为我把辛苦挣来的钱给他买了一间漂亮的公寓单位,我想我现在已经可以在那些崭新的商业广场租一个店面打本做生意了,也不需要沦落到如此不上不下的地步。
  「臭小子!老子把屎把尿的把你养大,好歹也买个屋子让老子过好晚年吧!」
  「知道了啦知道了啦…不是买了吗?我现在穷到一分钱都没了,还不是要孝顺你?

  别老来疯了说些废话啦!「

  「说什么来着?屋子你买了对你也有好处!哪怕有天你老头我死了,你起码有个窝,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挣的那些钱都拿去玩股票!股票靠不住啊,分分钟会把你榨干啊!…」

  老头子那响亮的教训还时不时在我耳际响起。

  买买买…瞧瞧,也不和我说声,就这样突然病发走了!呕血买了间漂亮的单位给你,就是要你老年过好的不必住在那破烂的旧楼栋,还没住进去你就死了,这又有什么用?

  现在好了,人死了,留下这间烂鬼杂货店给我,我还真是想把它给关了。
  我呆呆的看着店门上的老招牌,也不知道楞了多久。

  「靠!」

  烟灰一下子跌在我的手指上,我忿忿的弹开烟头,看着那一包包的米袋。
  索性把这些碍眼的搬到里头去吧,免得又要遭小偷了。

  我拿起一包包厚重的米袋,想了一下又重重的甩回去。

  好!我就想知道到底是哪个混蛋,居然敢在我店里偷东西,我决定了要埋伏这个家伙,好歹我也是个健壮高大的男人,也刚好我气闷在心头无处发泄,就抓个小偷当人肉沙包打够了再报警也好。

  傍晚十分,当送货员将十个便当盒送到我店后,我看了看时间,晚上七点十五分…

  想想这家伙应该是在这段时间干案的,我探头看了看街上,然后走到后面去躲在杂货的后面,视线刚好对着走廊,握着一根棍子和电话,这小偷要是真的又来偷东西,我肯定废了他的腿!

  埋伏了好久,烟都抽了三根,没见什么动静,本来打算就这样放弃的,结果就在我息了烟头,突然出现了一个身穿红色校服的女孩子。

  这女孩鬼鬼祟祟的瞄着我的店面,蹑手蹑脚的来到了冰箱前,迅速的打开冰箱拿起两盒便当盒就往自己的包包塞去!

  原来这个便当小偷是个女学生!

  我赶紧拿起电话将整个过程都录下来。

  这女孩,偷了便当还不止,她环顾了四周,见没人在她又跑到我躲藏的方向不远处将架子上的精美笔记本放进了她的包包里。

  这小妞实在胆大包天,我二话不说就冲了出去抓住她的手,她还没来得及反应我就用力拽下她的包包。

  「还不给我抓个正着?小姐!妳居然敢偷东西?」我紧紧的抓住她纤细的手臂怒吼道。

  「哇!!!!!」

  这小妞被我逮个正着吓得脸青唇白,她接下来的动作实在是吓了我一大跳,居然抬起粉腿来欲踢向我的胯下!

  「妳这婊子!」

  这小妞还敢动手动脚的让我当下极度愤怒,我迅速的闪躲她的攻击,用力一扯她,趁着她的身子被我拉扯而跌往我的方向时再重重一拳打在她的柔软小腹上,结果因为突忽起来的愤怒而忘了控制力道,也没有想到这小妞如此弱不禁风,一拳就被我打晕了。

  我一手接住了她纤细的身子,一个没留意手臂顶在她的胸部上,突然间我吓了一大跳,这妹子…她的奶子也太大了吧,隔着衣物一顶,简直是庞然巨物,完全和她纤细柔弱的身子和年龄不相称啊…

  我迅速把她抱到仓库里,赶紧走出店面,见没有客人就拉闸关门。

  我走回仓库里,打开了灯,看着桌子上一小捆尼龙绳,心想把这小偷的双手先给绑起来再说。

  我蹲着身看着躺在地板上,身穿红色校服和黑色长裙,双手被捆住的女孩,刚才一场混乱也没怎么仔细看看这女孩的尊容,我轻轻拨开她那头蓬松浓密的长发,咋看之下还真是叫我一下子回不过神来!

  这女孩长得好清纯脱俗哦,没有胭脂粉末的熏染下一张吹弹即破的鹅脸蛋上五官娇小而不失精致,细而浓密的眉毛宛如两只柳月般美丽,眼睫毛又长又弯,小巧的鼻子配上那樱桃小嘴唇,真的可以算得上是上乘的美丽姑娘啊。

  不过她苍白的嘴唇有点干燥破裂,双颊有着许多细小的青春痘和粉刺,整张脸啊毫无血色的,一头浓密的乌黑长发很明显没有好好保养,发丝都开叉损坏,如果她懂得自爱整理自己的仪态,那她一定会更漂亮了。

  不过她这个模样也还是很美的,怎么说呢?就是那种天然毫无修饰的靓丽,叫人看了都会忍不住回头再看那种。

  我吞了一下口水,紧盯着这小女孩的胸前,这小妞…穿着那不符合她身型,宽松大件的前扣式校服也不能隐藏她那双傲人的奶子,又圆又大的轮廓隐隐若现,都不知道是多大罩杯…

  不对啊,这小妞身子纤细干瘦,双手双腿也细如干柴一样,怎么可能会长一对如此杀人的巨乳呢?

  「一定是穿了大号的胸罩吧…」

  可是我骗不了自己,刚刚和她身体接触,我很明显的感觉到她那双丰满乳房的压触感…

  看着看着,我身体居然有反应了…真是该死,我赶紧爬起身来走出去抽根烟,正当我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处置这小偷时,我看见被我丢在地上她的包包。
  这白色布袋包很明显是地摊货吧,手工粗糙不堪,而且又旧又肮脏,都变成米黄色了,我拾起来将里面的便当盒和笔记本取出后带着包包走回仓库里。
  原本我不想随便看人家包里的东西,不过我当下在想,她是个小偷耶,而且还被我抓个正着了,手上的电话又有她的犯案记录,也用不着对她客气了。
  我拉了椅子坐下,把包包里的东西全倒在桌上。

  里面零零碎碎的东西跌了出来。

  我盯着那些事物,楞了好一阵子。

  这是个女孩子应该有的东西吗?没错跌出来的东西都是女性用品…

  但这算什么?一盒又脏又旧的粉底盒,打开来里边的粉块就只剩那么一丁点,许多条打结纠缠成一块的黑色橡皮筋,一张有着些许裂痕的小镜子,三四支老款的破烂发夹,几张不知道用了几次的吸油纸巾,还有许多糖果纸,真是恶心啊…
  我打开那支连毛线都脱落了乱七八糟的破烂黑色皮夹,翻了一翻,只有一张皱巴巴的二十块人民币,还有一些零钱。

  这妮子…全身上下就只有二十块钱?

  我皱了眉头,还真是不解,看了看她的身份证和学生卡…

  夏茉,十七岁,十月三号出生,就读XX高中…这高中我知道,专门容纳一些较为穷困的学生的,就在我家店不远处。

  夏茉,夏茉…名字真好听。

  破烂的笔盒旁有一张折成小方块的纸,我打开来看,是成绩表…表上科科都是高分啊,我看了看成绩表,再看看昏迷不醒的夏茉。

  唉…世道艰难,这女孩子一定是穷困人家的女儿,可能是家里连开饭都成问题,才会当上小偷吧…

  不过她这等模样简直是太惨了吧,这是什么,笔盒就只剩下两支铅笔,一把肮脏的木尺,就什么都没有了,再怎么穷也好歹是高中生啊,成绩又这样好,怎么可能读书用的工具都买不起呢?

  这个时候我想起来了,其实我见过这女孩的,她时不时就在傍晚时分在我店经过。

  我当时还不以为意呢。

  这个时候她的身子抽动了一下,我知道她醒了。

  她一睁开眼睛,就惊慌害怕的挣扎双手,咳了几下,紧紧捂着肚子,发现了自己的双手被绑,抬头一看又见到我,整个人本来就没有血色了,看到我又吓得更是脸色惨白。

  「哇哇哇!!!好痛………对不起…对不起!!求求你!求求你放过我吧!求求你了!!」

  这妮子话音刚落就香泪四溢了。

  「小姐…妳三番四次来到我店偷东西叻!妳有没有搞错?当我好欺负是不是?」
  我握着她的身份证和学生卡,很冷静的说道。

  「对不起对不起!求求你…求求大哥你好心…放过我吧!我不敢了!

  真的不敢了!「

  「我已经把妳偷东西的经过都录在我电话了,人证物证都在,我现在就要报警!」

  我恶狠狠的说着,其实我也并不是铁石心肠,只不过为了要吓吓她我才如此出言罢了…

  可是我的视线一直都离不开她的胸部,由于她的手被紧紧的捆住,行动遭到拘束的手臂摆在身前把自己的双乳挤得好大一团!

  「不要哇!!!!不要!!不要报警呜哇哇哇哇哇……!!对不起!不要报警抓我!!我不要!!对不起啦!!」

  这小妮子被我这样一吓,放声大哭起来让我也不知该怎样是好。

  「够了!!别哭了!当小偷就是不对啊!妳怎么反而比我还大声啊?」
  我多多少少也被她烦人的哭喊声给激怒了,伸手重重的往桌子一拍,桌上的东西都跳了起来。

  「对不起……对不起…求求你大哥…不要…不要抓我…呜呜呜呜呜呜…」
  她被我的举动吓得全身狂抖,奋力压抑着自己的哭叫声,转而虚弱的呜咽着,而且泪水不停猛流,濡湿了她粉白的脸蛋,她还不停的叩头认错,模样凄惨可怜至极。

  「为什么要偷东西?而且还偷便当盒,今天更猖狂,见我这个店主人不在妳还跑进来偷其他的!」

  「呜呜呜呜……对不起……大哥哥…我…我没钱…肚子又饿……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这个时候她的肚子居然咕噜咕噜的响起来,她难过的捂着小腹抽泣着,修长蓬松的头发都被汗水和泪水给濡湿了,看起来实在是太可怜了。

  我轻轻叹了一声。

  「妳给我待着。」

  我说了就走出去将一块面包取进来,然后放在她的小手上。

  「啊………大哥哥你……」

  见她握着面包的双手不住的颤抖着,这叫我实在好奇到底她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好好的一个姑娘被折磨得如此营养不良,又穷又饿的好像叫化子一样。
  「妳就吃吧,看妳这样子…妳一定是饿坏了…」

  她听了马上二话不说,把手抬起来不停的用袖子抹轼自己湿漉漉的双眼,赶紧拆开包装大口大口的将面包吃下去。

  我看了她这幅模样,顿时邪意萌生。

  老实说,我已经过了两年的单身生活,眼见这女孩长得这么美丽,又顶着一对大奶子,真是叫我色心狂起…

  「好,我不报警…可是…」

  我弯下身抓住她一大撮头发将她的玉首抬起,心里盘算着该怎样处置这个小妞。

  「大哥行好心……不要报警…呜呜呜呜…你要我怎样……都行…不要抓我………」

  我有个坏习惯,就是不喜欢穿内裤,刚好我今天穿一件宽松的运动裤,我的小弟早就已经充血勃起猛顶向上,把裤裆隆起一座大山玻一样。

  我也没有刻意遮掩,就这样大喇喇的让她看,心里多少也希望能就地解决一番,毕竟憋了好几个星期了…

  「怎样都行?妳确定吗?」

  她接下来的举止简直让我傻了眼。

  「嗯嗯!!求求你…行行好…我做什么都可以…我可以…我可以…」

  她把这一把泪水鼻涕说着说着,居然双手自行解开衣服的钮扣!

  没几下她将钮扣全部解开,我看见那条深邃的乳沟,呼吸也顿时停顿了!
  这小妮子的乳房原来不是盖的,简直是发育过度了吧!这样看不消说最少最少也有E罩杯啊…

  她解开衣服后哭得更是可怜,纤细的身子不停的抖着,仿佛我轻轻一打就会四分五裂一样脆弱无助。

  「小姐…妳想要援交来补偿我的损失吗?…好!」

  我实在受不了那天杀的诱惑,既然她想要用身体来赔罪,我也不客气了!
  我扑向前去把她推倒,坐在她身上将她的双手举高,迅速的用身边的尼龙绳将她的双手捆在墙角下凸出的水管上,猛烈扯开她的衬衫,映入眼帘的那双被一件米白色大胸罩包裹住的大奶子猛烈抖动,让我看红了眼,气息越来越粗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呜呜呜……不要……不要啊………」
  她像是反悔了一昧的猛摇玉首,香泪四撒的要求着我不要对她施暴,弱小的身子起了猛烈的挣扎,可是一个柔弱女子怎能和我高大强壮的体魄反抗?

  我自小就长得很高,身高185公分,加上多年下来的健身习惯让我从干瘦如柴的男子变成了一名肌肉发达的彪形大汉,我也不是第一次和女人亲热,不过我觉得身下这妹子好娇小好瘦弱…

  我这人啊什么都好,就是有一点叫女人受不了,那就是我在床上是个相当粗暴的男人,五年前还喜上了性虐待女人,我的前任女友就是因为这样而离开我的。
  我的前任女友本来就不是我的理想伴侣,更别说在做爱方面了,我的需求量很大,她也不能满足我,所以我也任她离去。

  「什么不要?妳自己都脱衣服了,还扮什么矜持?不就是个援交妹吗?如果妳不做,我就报警抓妳!」

  缭乱的思绪让我心情不能平复,话也撂得狠,虽然我这样子侵犯她可是犯法的,不过我还是很想狠狠的将兽欲发泄在她身上。

  「不要…不要报警…我…我不是…呜呜呜呜……我不是援交妹……我是想…做…可是…我没有这个…胆子……」

  这小妞哭得稀里哗啦的,对我说了这番话时我的双手已经按向她雪白的奶子上。

  「管妳是不是援交妹!遇到我妳就倒霉了!」

  我恶狠狠的扯开她的裙子,把她的下半身剥剩那条稚气的白色内裤,再抓住她的双腿用力往两边撑开,弄得她又叫又喊:

  「轻点!!……呜哇哇!轻点啊!!我…我还是…处女啊!!」

  「妳…还是处女?我不信!」我用力扯烂她的内裤,那雌性最美丽最令人着迷的地方暴露在我的视线里。

  这小妞的阴唇好可爱啊…两片淡淡粉红色的阴唇中间的缝口像小火山一样吐露着醉人的芬香,阴唇上是修剪整齐的阴毛,没想到这个穷光蛋居然还能如此洁身自爱…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她慌了,被我紧握住的脚踝都没了体温,整个人抖得像打桩机一样感觉快要崩溃了。

  这姑娘没有撒谎,她还真的是一个处女!

  而我差点就失去理智要去奸淫这个小姑娘了。

  我深吸一口气,放开她的双腿,想想自己到底是不是应该这样子做…

  「呜呜呜呜…轻点……轻点啊……」

  她紧紧缩着双腿,无助的挣扎着,无奈双手被我拘束得死死的,可能她想着即将要被我奸淫,害怕恐惧得一直稀里哗啦的哭着。

  我看了看她,走过去解开被绑在水管上她的双手,不过捆着她双手的麻绳我并没有解开,我将她的黑色长裙丢给她让她遮住自己的私处,把椅子拖过来坐在她身前。

  「既然妳还是处女…那算了,不过我憋得很不爽…就用妳的奶子给我打奶炮吧!」

  比起来狠狠奸淫这个美丽处女,我更先想要玩玩这处女的大奶子…

  何况我有一种很好的预感,嘿嘿…是什么就留在后面才说吧。

  「啊啊……什么叫做……打奶炮?」

  靠北…她居然连乳交都没听说过…

  我只好引导她了,我将她的衣服拉开,再脱下她的胸罩…

  我差点就要疯了,这女孩的奶子…该怎么说,也太大了,这双豪乳长在她那纤细柔弱的身上简直很不符合人体工学啊!

  这双奶子,又圆又巨,我一只手都抓不完,雪白粉嫩的奶肉上左右边各有一颗黑痣长在乳晕边处,衬得相当好看,淡粉红色的乳晕好大一团,一双乳头…好大一颗啊,淫凸坚挺得像两颗瓜子一样。

  我伸手托着这双巨奶,沉甸甸的分量十足,而且一放开两只奶子也只是极微的下垂着,乳尖不可思议向上挺拔,不抓一把还以为是隆出来的,这天然生成的奶子就像两粒熟透了的蜜瓜一样美丽得令人抓狂。

  这简直是熟女巨乳啊!这小妞才十七岁吧?要不是她的乳晕和乳头是可爱粉嫩的淡红色,不看样子旦看这双巨奶,还以为这双乳房的主人是有点上了年纪的,那种性感成人影片的人妻女优呢。

  这女孩简直是天使的面孔,魔鬼的身材的美人儿啊!

  她抬着头可怜兮兮的看着我,委屈又幽怨的表情让我更加想要蹂躏她…
  「靠…妳这双奶子…好大哦!还敢说不是援交?这不叫男人蹂来还能这么大吗?」

  我双手放肆的抓住这小妞的酥软巨奶,轻轻的揉压着…

  这奶肉不只是分量十足,握在手里的手感更是绝佳,弹性十足简直是叫人欲罢不能!

  「啊啊……呜呜呜呜……轻点…没有…我没有援交……我这是…是…天生的……呃…轻点…」

  我什么也不说,站起身来裤子一脱,我那根淫痒万分的肉棍马上弹跳出来。
  「呜哇哇哇哇哇……这……这……」

  这小妞看着我的肉棒的眼神近乎痴呆了,其实我对自己的身体很有自信,我不仅长得高大,样子又蛮好看,有着非一般的健壮体力,我小弟的尺寸更是可以媲美洋人,接近八寸长的粗壮肉棍子可以叫大多数女人都会看到吓得乱叫发疯得连爸妈的名字都忘了。

  「有没有见过男人的肉棍子啊?」

  我重新坐回椅子上,任由我的小弟雄赳赳的勃起挺立着摆在这小妞的面前。
  「没有……但…但…但是……这…也太…大了…太大了……」

  她羞怯至极却也好奇至极的眼神不停的溜达在我的巨大性器官上,某种程度上来说还真是挺爽的。

  「那妳走运了,我的肉棍确实是比一般男人来得大…」

  我得意的说着,双手抓着她的柔软香肩将她整个人拖过来紧紧靠着我的下身,将她的奶子抓起往里面压成一团,把我的肉棍轻轻的塞往那深邃的奶缝!

  这久违难得的乳交简直让我瞬间爽到要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干嘛?不要!!」

  她难过恐惧的挣扎着,我一下子火又上来,直接一个巴掌拿捏好力度掴在她的脸颊上。

  「干什么?我刚才没有奸淫妳就已经算是很仁慈了!妳还不愿意帮我打奶炮?难道妳想要我报警抓妳吗??」

  我楸着她的双手恶狠狠的说道。

  肉棍一下子离开了那美妙的奶肉还真是让我倍感不爽。

  「啊啊啊啊啊!!不要……不要报警……我…我做就是…做就是了啦哇哇哇……」

  她被我欺凌得几乎哭得脱水了,我也不管那么多,甩开她被绑在一起的双手大声喊到:

  「把手放下去!用妳的手臂把妳的奶子压在一起,再用妳的手腕顶着抬高,将我的肉棍塞回妳的奶子里,然后上下磨蹭,快!」

  「呜呜呜……」

  她知道自己再怎么挣扎求救也没用了,只好乖乖就范。

  肉棍重新给那温暖酥香的乳肉包裹着叫我爽翻了,一开始她的行动还很僵硬,可是慢慢的就适应了如何用她的大奶子帮我乳交。

  她将我整根肉棍紧紧夹在她那双巨奶间缓慢的磨蹭着,羞得她满脸通红,我这才发现,原来这个小妞的脸蛋要是红润焕发,还真是更美更可爱啊…

  「是这样…吗……啊……顶到…我…的下巴了……」

  由于我的肉棍型号巨大,她的奶子也只是刚好包裹着我的棍身,露出那个宛如鸡蛋般大的龟头也就不停的撞向她下巴。

  「呵呵…对就是这样…嗯…真爽……嗯…妳这对奶子…长得也太淫荡了…嗯……」

  我索性伸出魔爪抓住她的巨奶,把两团奶肉给压得更紧实,然后粗暴的上下来回抽动着。

  「啊啊……啊啊……呃呃呃………」

  这小妞也应该不知道自己现在发出的声音已经是淫叫声了吧,她那娇嫩的嗓音也蛮好听的…

  我重重的一蹭,仿佛感觉到自己的肉棍在美妙的奶肉里融化了,那种快感让我这一个大男人也不禁爽到打了一身冷颤。

  「呜呜呜呜呜呜呜……」

  她被我如斯羞辱得再次香泪狂溢而出,全身像是泄了气的气球一样任由我在她的美丽奶子上撒野。

  我将肉棍上上下下来来回回不停的奸淫这双绝色巨奶,插到她的身子抖得不停,插了将近五分钟,发出了低吼声,我要射精了。

  半年来没有碰过女色,害我一下子控制不住精关崩堤,一股股滚烫的精液马上从龟尖狂射而出,我打了一身喽啰,紧紧抓住那柔软巨奶,肛门一缩全身紧绷,爽快的将精液全部喷向她的身上!

  「喔噢噢噢!!!」

  「哇哇哇哇……好热啊…」

  我把浓稠精液喷向她的香肩锁骨,下巴,还有她来不及避开的脸蛋上,而且我这次射精的次数足足有十多股,直接把这小妞的上半身射得一塌糊涂!

  我松了一口气,满足的将依然坚挺的肉棍深埋在她的奶子里,高潮过后让我得到了绝好的快感和满足,今天怎么也没想到居然可以发生这种美事啊…

  而且我这次发泄出来的精液大量至极叫我自己本身也不敢相信呢!

  「很好…妳的奶子真是棒……」

  她呆呆的看着我一下,然后就是幽怨无比的低下头来,颤抖着的双手慢慢的擦掉身上的精液,我也发泄完了,心想这次就算了吧…

  可不行!我要是这么轻易放过这个天掉下来的美人儿那岂不是笨死了吗?
  何况这个美人儿还是处女身叻……

  我盘算了一下,决定使出邪恶的心机了。

  「好了…我今天就放过妳…」

  我解开她双手的束缚,穿回了裤子,把她从仓库带出来从架子上拿了一包纸巾给她。

  「擦擦妳的身体,穿回衣服吧。」

  我把纸巾递给她,她接过了什么也没说,只是流着眼泪拿起纸巾抹掉点缀在身上和脸上的精液。

  接着她穿回衣服,收拾东西,我见她的内裤已经被我撕破,只好拿了一包用完既丢的女性内裤给她。

  「穿着吧…别着凉了…」

  「谢……谢谢……」

  她紧紧的抓住那个米黄色的包包,一手接着内裤包,头低低的站在我面前。
  我托起她那小巧尖尖的下巴,看着她说道:

  「妳回去吧…这次我就算了当作没一回事…」

  亮白灯光照耀下,这小妞的身子更显得瘦弱可怜,摇摇欲坠的真是叫人多少有点心疼…

  「好啦…妳过来…」

  我拉着她走到架子面前,拿了两条面包,还有两瓶苹果汁交给她。

  「这……这…哥哥……你…我……」

  她见我的举动错愕得说话都不顺畅起来。

  「这是给妳的…我看妳啊,应该没有说谎,妳一定是饿坏了又没钱…这妳就拿去吧…赶快回家了…」

  我打开她提着的包包,将食物塞进去。

  「走吧。」

  我拉着她出去打开闸门,将她带到街道外。

  夜晚时分的秋风来得剧烈,难怪整条街都不见人影,我是蛮耐寒的,可是这小妞她那娇小至极,纤细柔弱的身子被冷风吹打得阵阵轻颤,我索性啊,好人做到底,走进去将我的大衣拿出套在她身上。

  她依然错愕的看着我,从她的眼神看来,我觉得我这个好人计应该是成事了。
  「好了,妳赶紧回家吧…看妳这么干瘦,小心给风吹走了,妳快回家,别着凉了…」

  我拍拍她肩膀,温柔的把声音拉下来说着。

  「谢谢……谢谢你…谢谢…」

  我看着她那娇小纤柔的背影消失在转角处,点了一根烟,靠在灯柱旁,想着刚才那快感满溢的乳交,肉棍又再次淫痒起来了。

  我赶紧丢下烟蒂,走进店里把门关上,伸手抚弄着自己的淫棍,傻傻的笑了一下。

  那一个晚上,我满脑子都是夏茉的身影,她那清纯靓丽得脱俗的俏脸,纤细动人的玉体,那销魂至极的大奶子,还有那令人抓狂的蜜户…

  好不容易忍着不撸管,因为我有种很好的预感,她还会再回来。

  ******************************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