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

  军统南京站,地下审讯室。

  这个被称为人间地狱的地下魔窟中常年暗无天日,空气中到处弥漫着血腥味和发霉味,不时可以听到囚犯的垂死呻吟和惨叫。

  在最大的一间牢房里,正传出粗暴的喝骂声和非人的惨叫声。

  一个青年浑身是血,双手被铁链绑住吊在房梁上,几个凶神恶煞的军统特工围在青年周围,正手持皮鞭卖力地抽打着,不时高声痛骂几句。

  青年身上伤痕累累,雨点般的鞭子抽打在青年残破的身体上,激起阵阵血雾。
  青年约莫二十五六岁,样子斯斯文文,有几分书生气,但意志十分坚定。虽然被打得不成人样,但眼中仍然充满了不屈和仇恨。

  一个带头的特工打的累了,停下来一边喘着气一边问那青年:「胡佑川!革命党的人员名单和联络地址,你到底是招还是不招!?」

  「呸!」

  青年一口血痰吐在他脸上。

  「白日做梦!」

  「你!」

  特务头子气得七窍生烟,跳起来喝令手下。

  「给我打!狠狠地打!」

  正在青年胡佑川咬住牙关准备迎接新一轮考验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传来一个清冷高傲的年轻女声。

  「革命党的情报还没有问出来吗?」

  听到说话声,刚才还像阎罗一样凶神恶煞的军统特工们,一个个像见了鬼一样慌慌张张地扔掉手中皮鞭,聚到一边排着队跪倒在地上,那架势就像是迎接玉皇大帝驾到一样。

  正在胡佑川对眼前一幕感到奇怪的时候,突然又听到了一阵清脆的高跟声。
  登。

  高跟声不紧不慢,走得很有节奏,显示出高跟主人的无比傲慢;而且那声音一下下的,听着就像金属敲打在石头地板上一样,声声清脆无比,却又冷冰冰的,瘆得人心里发慌。

  高跟声越来越近,胡佑川抬起脑袋循声望去。他只看了一眼,就感觉眼珠子再也转不开了。

  出现在胡佑川眼前的是一位无比冷艳的军统女军官。身材高挑,容貌绝美,一头柔顺的黑色长发波浪般倾泻至腰间,发梢微微打卷,显得很是高贵。一身美式呢子军官制服明显经过特殊裁剪,恰到好处地配合了冷艳女军统的魔鬼身材,将那傲人的身体曲线完美地展现了出来。

  胡佑川看的有点呆了。

  他也是留过学、喝过洋墨水的人,见识比一般人广得多,但饶是如此,他也从来没见过如此天仙一般的美人。

  胡佑川甚至感到,冷艳女军统走进来后,原本昏暗的地牢也一下子变得光亮了许多。

  然而,当胡佑川视线往下移,看清了冷艳女军统的全身模样之后,却一下子惊得魂飞魄散,当场失声叫了起来。

  「你、你是李雅!?」

  无比冷艳的军统女军官当然就是李雅。

  李雅冷冷看了胡佑川一眼,似乎并不奇怪为什么对方会知道自己。

  胡佑川以前当然没见过李雅,但他一看见那双魔鬼般的美腿和标志性的过膝高跟靴的时候,哪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那双美腿无比修长,外面一层光滑的黑色丝袜,是欧洲进口的高档货,一条金条都不见得能买到一双,花纹极为细腻,而且薄如蝉翼,显得高贵凌人。黑丝美腿上穿着一双黑色的漆皮长靴,华贵的漆皮靴面光滑得能当镜子照,一看就知道是最顶级的美国货。漆皮长靴的靴筒非常高,远远超过了一般国军军官军靴的靴筒高度,光亮的漆皮靴筒包裹住了膝盖之后还继续往上,一直延伸到了大腿根部。远远看去,李雅一双美丽的长腿几乎全被光亮的黑色漆皮包裹住了。除了靴筒高得不同寻常,漆皮长靴的靴跟也是高的吓人,足足有十四厘米高,而且又尖又细。即使在这昏暗的地牢中,那细长的金属靴跟也闪烁着冰冷的寒光,显然是锋利至极。

  这样的长靴绝对不可能是军队制式物品,只能是私下特殊定制的。事实上,这双昂贵的漆皮长靴来自中美技术合作所,是美国中情局为李雅专门设计和制造的特殊武器和刑具。

  胡佑川知道,在这双美丽的长靴美腿下,已经不知道埋葬着多少革命同志的性命。每一个不幸落入李雅手中的同志,无一不是饱受酷刑折磨,最后惨死在这双长靴下。

  有一次,地下党组织工人武装纠察队组织起义,以配合节节败退的正面战场。不料军统早有准备,起义很快就被镇压了下去。大部分起义的工人被打死,剩余几百工人因为受伤被军统俘虏。

  然后在一个大操场上,这些受伤的工人像待宰的羔羊一样,排着队被押到穿着性感漆皮过膝靴的李雅面前,一个接一个被她活活踩死!

  看着兄弟般的同志们一个挨着一个在冷艳女军统的性感漆皮过膝靴下呜呼惨死,工人们悲愤欲绝。想到自己也在排着队被送往那双性感长靴底下,想到亲眼看到的残酷死亡马上要落到自己头上,不少工人恐惧得当场崩溃了。

  当时操场上一片尖叫号哭,各种哀求和惨叫此起彼伏,场面凄惨得像地狱一样。但李雅不为所动,冷酷的漆皮过膝长靴不断抬起落下,就像疯狂的断头台一样,飞快地收割俘虏工人的卑贱生命。

  革命者的鲜血在性感的漆皮过膝长靴下不断流淌,如尘垢秕糠一样卑不足道。短短几个小时,几百名俘虏一个不剩,尽数被李雅踩杀得干干净净,就连十几岁的少年和老人也没有放过。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工人在李雅的靴下痛哭流涕,苦苦哀求女军统看在他是六十多岁老人的份上,大发慈悲放过他,还一再保证绝对不会再参加革命活动。但是李雅无比冷酷,对可怜的老工人毫无怜悯之意,照样一靴踏下。可怜老人还不及惨叫出来,就被踩爆脑袋,惨死在年纪只相当于自己孙女的冷艳女军统的靴下。

  据说那天结束的时候,整个操场就像是屠宰场一样,血水肆意横流,满地都是死状恐怖的尸体。地下革命党的士气受到了极大的震撼,不少人只要一听都啊李雅的名字就脖子发凉。而军统方面则对李雅策划的这次特殊死刑处决大加赞赏,对她进行了她破格提拔,并赋予了她更大的行动权限,方便她更加残酷地镇压地下革命党。

                第二章

  回想着有关李雅的传闻,胡佑川咬牙切齿。

  「我当然知道你!你这个女魔头!」胡佑川恨恨道,「我们那么多革命同志死在你手上,这笔账我们迟早要和你算的!」

  「呵呵,嘴还挺硬。」李雅冷笑一声,「不错,我就喜欢你这样的硬骨头。」
  胡佑川咒骂李雅的时候,周围的军统特工都不由打了一哆嗦。但李雅今天似乎心情不错,她扬手示意一下,旁边的部下立刻搬来一张豪华的太师椅。

  李雅高傲地在椅子上坐下,修长美腿优雅交叉叠起,美丽的漆皮过膝长靴在空中悠悠晃动,锋利的金属靴跟随着长靴的晃动闪烁出凌厉的寒光。

  「不过我想声明一点,」李雅悠然说道,「你的那些所谓的革命同志不是死在我的『手』上。」

  仿佛在向胡佑川挑衅炫耀一样,李雅玉手轻轻搭在大腿段的靴筒上,慢慢地抚摸起来。光亮性感的黑色靴面上,白玉一般的美指款款移动,鲜明的色差对比之下充满了致命诱惑。周围几个军统特工都不由自主地咽起了口水。

  「——他们统统都是死在我『脚』下的。」李雅傲慢地说道。

  「你、你这个女魔头!」

  胡佑川看着那双性感得摄人心魄的漆皮过膝长靴和锋利高跟,想到上面沾满了无数革命志士的鲜血,还有那锋利高跟下数不清的冤魂,不由悲愤得怒吼了出来。

  「就算你杀的人再多,我们革命党人也是死不绝的!就算我们牺牲了,其他人也会为我们报仇的!你犯的每一条恶行,总都有被人民审判的一天!」

  「审判?呵呵呵——」

  李雅一阵冷笑,长靴美腿高高抬起,将靴底和金属靴跟正面朝向胡佑川。
  胡佑川惊讶地发现,李雅长靴的靴底下一片殷红。他一开始还以为李雅穿的是一双红底高跟靴,但他仔细一看才发现,那靴底下的红色竟然全是血!尤其是那十四厘米的锋利高跟,上面的血珠现在还一滴一滴地在往下掉!

  胡佑川下意识地扭头看向牢房门口。刚才因为光线昏暗没发现,现在他才注意到,李雅一路走过来的地面上,赫然印着一串暗红色的脚印。

  胡佑川不由自主地倒吸一口冷气。

  那是鲜血染成的高跟靴印,从李雅的脚下一直延伸到看不见尽头的远方,也不知道那双性感无比的过膝长靴之前到底是怎么样的血海中走过来的。

  「哼哼,」李雅冷笑道,「这也是你那些革命同志的血。就在刚才,我在那边又踩死了你们十几个人。哼哼,怎么?要不要这笔账也算上啊?」

  「你、你不得好死!」胡佑川怒吼出来,「你等着,我们已经从上海调来了特科的同志,他们马上就要来取你狗命了!」悲愤之下,胡佑川竟冲动地喊出了组织的秘密计划。

  革命党的特科是直属于中央的精锐暗杀队伍,成员个个武艺高超,意志坚定。他们专门负责暗杀投敌的叛徒和对革命威胁极大的敌方高官,多年鲜有失手,威名传遍大江南北,是国府方面相当头疼的一颗毒瘤。

  胡佑川冲动地暴露了组织的秘密计划,正在懊悔不已,李雅却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事情,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你说特科行动队啊?哈哈哈,大名鼎鼎的特科行动队啊,哈哈哈……」

  胡佑川怒道:「你笑什么!」

  李雅没有回答。她冷笑一声,扬了扬手示意旁边的军统特工。手下的特工会意,两个人转身离开了。

  「来让你看点好东西。」

  不一会儿,离开的两个部下带回来一件圆滚滚的事物。

  李雅示意手下把那事物拿到胡佑川面前。

  「认得吗?」李雅冷笑道。

  「这是……啊!」胡佑川仔细一看,不由吓了一大跳。

  原来那件圆滚滚的东西,竟然是一颗从尸体上砍下来的人头!

  而且是一颗模样恐怖至极的人头。

  沧桑的老脸上血肉模糊,仿佛被利刃在脸上戳过千百遍一样,几乎每一寸皮肤都被戳烂了,脸颊和额头上十几个细小孔洞触目惊心。原本厚厚的嘴唇几乎被碾成肉烂,通过破烂的嘴唇看进去,发现里面的牙齿也尽数折断了,而且明显是被某种硬物生生磕断的。人头上最恐怖的部分是眼睛。左眼的眼珠不见了,只剩下一个黑森森的眼洞,样子十分可怖。右眼则像是被什么细长的利刃从中间扎进去,再狠狠搅动过一番似的,眼窝中血肉模糊。曾经有过大量鲜血从双眼中流出来,在脸颊上留下了两条干涸的血迹。在昏暗的光线下看过去,就好像人头正在流着血泪一样。

  胡佑川不用想就知道,这人肯定是李雅脚下的又一个死难者。只是胡佑川没法想象,这个人临死前在李雅脚下到底受到了怎么样的可怕酷刑,才会落得这么一副凄惨恐怖的下场。

  还有,这到底是什么人的首级?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