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章羞辱

  雨柔终于从那刻骨铭心地回忆中回神过来,到现在,她也忘不了,那个女人对她的传音:「你的男人可是吻了我的脚,还被我抢走咯!想争取的话,就在武道馆等我!」就在雨柔准备在练一下的时候,楼梯却突然想起了一阵笑声,那笑声在别人的耳朵里听起来自然是极美的,有如川水激石。可在雨柔的耳朵里听起来却充满了讽刺!

  「你还真来啦!本来以为以你的性格是可定不会来的!」娇笑着,一双美得摄人魂魄的玉足可就出现在了雨柔的目光中。雨柔强行扭过头,努力地不让自己去看那双自己都嫉妒不已的玉足!「你就是找我说这些的吗?没事的话,我先走了!」雨柔说着,就要往外冲。「哦!那你就不想要你的男朋友啦!」王雨诺不急不燥地缓缓道!可就是这一句话,就让往外冲的雨柔不得不回来了!「说吧!你想让我怎么办!」

  王雨诺眉头一皱,缓缓坐在整个武道场的唯一的座位上,眉毛一挑道:「你就是这么求人的吗?我抬着头看你可是很累的啊!」说着,指头往地下一指。这是整个武道场唯一的椅子,而王雨诺肯定不是让她坐地上,很明显,这是让她跪下!「你这是什么意思?你、、、、」雨柔一急,也不顾得那么多了!「你看你,当公主当的脑子都秀逗了吧,这么简单的手势你看不出来?是你一定要我说出口的啊!我的意思很简单!——跪下!」王雨诺语不惊人死不休道!「凭什么?你凭什么要我跪下?你怎么配接受我的跪……」

  雨柔急了,愤怒地大吼!

  「我怎么不配?」王雨诺打断了雨柔的话。站起来直视着雨柔。「现在你要搞清楚,是你来求我,你已经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雨柔了,你的男人在我的手中,我的一句话明天这个男人就归我了,你要明白状况,今天你不跪下,那好,我们也不用谈了,明天武道馆上见!你只有这两个选择——跪还是不跪!」两个女人就这样对峙着,目光间仿佛擦了出了火花!王雨诺1米67、雨柔1米75。所以王雨诺几乎是仰视着雨柔这种感觉让她觉得自己仿佛不是个上位者,所幸,这种感觉并没有持续多久,她看到了雨柔的头颅正一点点的下降,她跪下了!
  有那么一瞬间,王雨诺甚至以为这是幻觉。两个人都没有说话,雨柔低着头,王雨诺注视着她,沉默好像是这房间里压抑的气氛,随着一声轻笑而打破。王雨诺笑了,由轻笑转为放声大笑,笑得雨柔心中满是屈辱!

  王雨诺突然一脚踹倒了雨柔,还没等她站起,便又是一脚踹在她那令人羡慕不已的脸蛋儿上。而王雨诺则迅速拿起椅子,放在雨柔的腹部上方,双脚迅速踩在雨柔的脸上,用那双美丽的玉足掩盖了雨柔那同样令人美的窒息的脸。并拿起一段长长的保鲜膜,把自己的双脚和雨柔的脸粘在了一起。雨柔也只能从王雨诺的双脚之间呼吸。

  「你也有今天,你也有今天!雨柔!你知道吗!我姐姐是二婚!只不过嫁给了追求过你的男人,却因为你的一番羞辱,而去跳楼自尽、你高贵!你无人能比!那你为何还在我的脚下啊?啊!」雨柔那里说的出话哦!她的整张脸都被王雨诺的丝袜脚给盖住了!只能不断地摇动,想把脸上的玉足甩下来,可是王雨诺的双脚又是被保鲜膜给层层包裹住了,怎么会甩得下来!雨柔精致的五官在玉足下不断摩擦着,可这样只会给王雨诺徒增快感罢了!

  而王雨诺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她在保鲜膜里的玉足动了动,说道:「你要是想起来的话,可以,狠狠滴闻我的脚,然后嘴也别闲着,给我用力的舔!舔到我满意为止!要不然,你就等被闷死,或者等到早上,所有人都来了!让他们和刘文龙好好看看你是什么样的货色!」

  雨柔这下慌了,她可不愿意心目中的神看到她此时此刻在别人脚下的样子,而舔别人的脚,更是情敌的脚却更是打击她的自尊。她在犹豫,考虑这样做到底值不值得,然而肺部渴望氧气的急剧呼吸却伴随着屈辱一阵一阵地冲击着她的心神。她第一次觉得后悔了,第一次看清她与王雨诺之间的差距,差的不只是功夫,而是智慧!从一开始,挑战武馆,逼战神出手,到后来获得他的心,再到现在,几乎自己都是被牵着鼻子走,没有一丝反抗的余地。从那美的惊人的玉足的趾缝中,看到了王雨诺那玩弄的眼神,她没由来地感觉到一阵恐惧,她知道,这一切只是开始,只是她报复的开始。

  终于,雨柔再也无法等下去了,保鲜膜内的空气应经不多了,她已经出现了缺氧的状况了。脑袋开始昏昏沉沉的。手也开始感到无力了。而在她脸上的玉足却始终没有挪动一下。她放弃了,缓缓地张开了嘴,娇美的香舌慢慢伸出,随着舌头舔在了那完美的丝足上的时候,她的泪水也终于忍不住地落下。

  「哦!你舔了我的脚么?可是我没感觉到啊?力度很小啊!」就在王雨诺几乎要放弃的时候,她终于感觉到了从自己那令人嫉妒的玉足上传来了一丝舌头摩擦脚底的快感。然而,她知道这只是第一步,她要逐渐打破雨柔的尊严,然后狠狠滴将它踩在脚底,就跟当初雨柔对待那些女人一样,她要让雨柔知道她们的屈辱、痛苦与不甘!

  脚下的雨柔听到了这句话,身体突然一怔!然而没过多久,脚下那有力急速地摩擦快感在告诉着王雨诺,雨柔开始屈服了,她在努力地舔着她的脚!

  王雨诺拿出小刀快速地就是那么几划,脚上的保鲜膜就开始破裂了。随着压在脸上地玉足终于一送,开始缓缓地抬起,雨柔终于停止了舔舐的动作,随着剧烈地咳嗽泪水在那令人怜爱的脸庞上滑落。她甚至不敢去看王雨诺的脸,因为刚刚她才把自己十几年来的公主般的尊严给践踏在了脚下。

  可是王雨诺却还不打算放过她,用那只晶莹剔透地丝足勾起了雨柔的下巴,鄙视地看着她,高傲地说道:「给我把我的丝袜脱下来!要不然,我会让你感觉到空气的可贵!」雨柔苦涩地看着面前那精致地丝足,认命般地伸出双手,想将王雨诺的丝袜脱下。然而,王雨诺的丝足却突然一缩,然后抬起脚尖,插入了雨柔的嘴中,用那完美的足趾隔着丝袜调皮地玩弄着雨柔那湿润的小香舌。

  「谁让你用手了!我嫌你脏!你知道吗!用你的嘴唇给我脱下来,要不然我用你的阴唇给我脱,你信吗?」说完,还示威般地夹了夹雨柔嘴中的香舌。雨柔自然想把嘴中的玉足拔出,可刚刚才恢复一点力气的她怎么拔得出啊!只能任由王雨诺那美丽的丝足调皮地玩弄着她的舌头,嘴中发出「呜~ 呜~ 」的声音。
  最终,她又放弃了,舌头讨好般地配合着王雨诺那青葱玉白地足趾还不断地吸允舔舐,并开始用朱唇抿出丝袜,头努力地往后仰,想把王雨诺的丝袜脱下。王雨诺自然感觉到她嘴里的变化,得意地讽笑着,索性不再动她那摄人心魂的玉腿,玩弄地看着雨柔的表演。

  好不容易,晃动着脑袋将王雨诺地丝袜脱下,露出了那白如羊脂的玉腿与那惊为天人的玉足,就连心中充满了屈辱的雨柔,此时也是含着丝袜忍不住一阵失神。王雨诺注意到了她这一丝失神,得意的浅笑着。心里想道:「饶是你这般美丽、高贵,都得屈服在我的脚下,向我的玉足膜拜!『王雨诺活动者脚趾吸引着雨柔的目光,突然趁她不注意,一脚把脚底贴上了她的脸庞,雨柔刚想躲开,听见王雨诺说:」不许躲,给我闻!告诉我,我的脚香不香啊?「

  「你……香,香」雨柔涨红着脸,脸贴在王雨诺的脚底上说道!「哈哈哈……是么?我的脚可是有30多天都没洗过了。哦!对咯,上面还有你情人和我的口水呢!真的香么?」王雨诺戏弄地说着,还用那完美的玉足夹了夹雨柔那精致的鼻子。雨柔感觉到了屈辱一波一波的刺激着她的尊严,从小以来,她都是高高在上的公主,何时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跪在别人的脚下受如此的屈辱!她知道这是为了自己的情人,但她第一次觉得这样做的不值。「怎么?还在陶醉么?舔一舔吧,让我看看你那舔脚的下贱的样子,我说过,以前你怎么对待我姐姐的,我全都会找回来!快点!如果我改主意了,后果自负!」

  王雨诺眼中闪过一丝凌厉,把脚伸在了雨柔的面前。脚尖甚至都碰到了雨柔的朱唇上,洁白的脚背甚至感觉到了雨柔慌乱的鼻息。泪水在雨柔的眼眶中打转,她犹豫着这样做值得不值得。王雨诺一跳一跳的脚趾刺激着雨柔的神经,雨柔相信自己已经麻木了,因为她居然伸出了舌头,甚至还带上一丝迷恋的神色舐上了王雨诺纤细柔软的脚趾。

  「录像完成!」一阵机械般的声音引起了雨柔的注意,她抬头一看,却看到了让自己脸色苍白的一幕。王雨诺正活动着夹着她舌头的脚趾,然而她手上拿着的却是一个录像机。而她正玩弄的看着自己。「你……你想怎么样?」雨柔的舌头被王雨诺不断地用足趾玩弄着,连说话都开始不知道是因为足趾的玩弄还是恐惧而打颤了!王雨诺眉头一挑,露出了令人美的一滞的坏笑。

  还努力地把脚往雨柔的嘴中塞入。并妩媚地说道:「你说,这个刘文龙会喜欢看吗?」说着还坏笑着看着雨柔。雨柔自然明白她是什么意思,着急地想说话,却因为嘴中的玉足而只能发出「~ 呜~ 呜~ 」声,情急之下,她竟顾不得这么多
了,她快速的卷动着香舌在王雨诺地足趾中游走,不断地舔舐着她足趾中的污泥。「哈哈哈……不错,你很聪明啊!」

  王雨诺得意的大笑,以一副胜利者的姿态俯视着雨柔。「我的脚可是30多天没洗了,很臭的哦!你说该怎么办啊?」王雨诺戏谑地问着雨柔。雨柔抬头看了看王雨诺那美若星辰的双眸,心中没由来的一慌。不敢与其对视,然而嘴中的舌头却更加卖力地舔舐着王雨诺那青葱玉白地足趾,并狠了狠心努力地将王雨诺足趾间的污泥给吞了下去。眼神带着一丝乞讨地看着王雨诺。

  「怎么了?」「我、、、我口渴!」雨柔的脸涨了个通红。「怎么?我的脚汗还不够你喝的吗?」王雨诺嘲弄地看着雨柔说道。「没、、、、没有!」雨柔的脸更加红了!

  王雨诺更是得意了,她突然猛地起身,抽出了雨柔嘴中的玉足,从随身的包中抽出了一个火龙果、扔在了跪着的雨柔的身旁。「我的脚需要火龙果的护理,我想你应该知道我是什么意思是吧?况且,你不是很口渴吗?我的水果洗脚液就给你解渴吧!哈哈哈……」

  雨柔颤抖着双手,拿起火龙果,扒开果皮,泪珠在眼中滚动。一口一口地啃着果肉,但她却并没有吞下去,而是含着,双手颤抖着捧起王雨诺的玉足,哭泣着,张开朱唇,将王雨诺的纤纤足趾给含了下去,用嘴中的舌头不断地卷起果肉,润泽着王雨诺的足趾。那哭泣的样子使人无法对她不生之怜爱。

  然而,王雨诺却在她的身上仿佛看到了姐姐的影子,她浑身一阵哆嗦。抽出雨柔嘴中的玉足。冷冷地看着她。「吃下去!」雨柔一愣,抬起了含着屈辱充满泪水的眼,不解地看着王雨诺。「我要看你吃我擦完脚丫子的东西,快吃给我看,要像狗那样吃,这是命令,快点!」王雨诺任性而又霸道地夹着果渣翘着脚丫子命令着送到她的嘴边。雨柔颤动着舌头,缓缓将刚刚含着嘴中的果肉给吃了进去。
  但是,王雨诺却依然没有打算放过她。她怒火冲天。用那纤纤玉足不断地踩着地上的火龙果,踩得果肉模糊不清,使人一看便是一阵恶心。她还不满足,此刻她的双眼已经被怒火给掩盖了。

  她又将身上精美的内裤缓缓脱下,勾引着雨柔的心魂。然而,那内裤上的气味却让她本就是苍白的脸色更是白了一分。「呵呵……这是我专门为你准备的啊!我特地忍受了一个月没有换内裤,就是为了今天啊!」说着,她可就不由分说地用那精美的玉足踩开了雨柔的双唇。用那充满异味的内裤卷起了地上的果肉。
  二话不说地将内裤与果肉塞进了雨柔的那红若樱花的嘴中。雨柔还来不及干呕,就发觉眼前的色彩忽然一变,变成了不自然的色彩,鼻子上更是充满了一丝令人神往的汗味。原来,是王雨诺将刚刚脱下的丝袜套在了雨柔的头上,还特地将袜尖的部分放在了雨柔的鼻子上。

  雨柔此时险些昏了过去,口腔中的异味和脸上的丝袜,无一不在狠狠滴用屈辱冲刷着她那本就支离破碎的尊严上。

  王雨诺深吸了口气,怒气渐渐平稳,望着眼前的一切,她知道自己做的确实有些过了,但她并不后悔,这是雨柔应得的惩罚,当初她既然侮辱了那些有夫之妇就应该有此下场。她向武道馆的门口走去,突然像是想起什么似的。

  转身对着跪在地上一脸空洞的雨柔妩媚地说着:「对咯,你要是不想刘文龙看到那断录像的话,就从我的胯下钻过去。要不然,明天的大会上看到的可就不是训练指导视频,而是你的大作了!」

  雨柔在丝袜里的眼神终于恢复了一丝神智。她蹒跚的从地上起身,踟躇到王雨诺的面前,脱力般的跪了下去。慢慢的爬行,来到王雨诺的脚前,低下头,把头低到王雨诺的跨间,小心翼翼的钻。王雨诺忽然跨间用力,夹住了雨柔的头,放声大笑,放肆的声音充斥着雨柔的耳膜:「雨柔,你要记住今天的一切,从今往后,你不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公主,而是我跨下的奴!」

  说着,松开了雨柔的头,直接从雨柔身上迈了过去!

  泪水,又一次布满了雨柔那在丝袜里的脸庞……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