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妈妈徐秋曼

「徐老师,我这也是公事公办啊」田松驾着厚黑框眼睛,对着眼前的女教师摆出一副无可奈何地样子。

  「学期都已经开始了,你这样会毁了他的。」女教师一章拍在办公桌上,原本柔和的眼神变得凌厉起来。

  「徐老师啊,你也知道他本来就是作为体育特长生进来,不知道好好学习跟上其他人,反而逃晚自习去网吧,你说这种学生我们留他不是影响我们升学率吗?」「确实是他的问题,作为班主任我也有责任,可这次只是初犯,直接开除未免也太小题大做了吧?」

  「这……我也很难办啊。」

  「我希望可以再给他一次机会。」

  「教务组已经决定了,徐老师请回吧~ 」

  「这件事我会上报谭校长的,田主任」徐秋曼意味深长地望了田松一眼,一席栗色的秀发随着主人的转身离去轻轻摆动,留下一抹迷人的芳香,听着高跟鞋渐行渐远的脚步声,田松扯了扯领带,干咳了两声。

  *********************************傍晚

  妈的,又布置那么多作业,真是不把我们当人。我拖着沉重的书包走出电梯,打开大门后,一阵阵碰杯的声音格外刺耳。

  「小明啊,赶紧过来吃饭。」是陈叔叔还有他的老婆,爸爸妈妈正在招待他们。

  「啊……我刚才在外面吃了点,你们吃吧,我先去写作业。」不爱交际的我躲过妈妈的眼神,随口撒了个慌便溜进了房间。

  「这孩子……来我们继续喝……」

  紧闭的房门还是无法完全阻隔门外的声音,在这种环境下我开始奋笔疾书……再开小差的话今天得弄到半夜了。

  「……」

  「想当年……可……一起……在老林手下打工……今……我们……也混出点模样啦」

  「……是啊」

  「还……多亏了你」

  「别……你……最近……老跟我……客气……?」「哪……来……干了。」

  声音断断续续的,我慢慢进入状态……不知过了多久。

  房门应声打开。

  「饿坏了吧……先吃了,一会再写。」一大碗的鸡腿……鱼肉……鲍鱼……摆在我眼前,妈妈低头温柔地望着我,白净高贵的面容带着迷人的微笑,多希望妈妈可以永远这么年轻漂亮。

  浓浓的暖意充满心头,亲情真的是极为美妙的东西,它可以让人暂时忘去眼下的麻烦事。门外只剩下爸爸醉后的自言自语,看来陈叔叔他们已经走了。「傻孩子,愣什么,快吃吧,妈先去洗碗了。」

  妈妈的表情有些奇怪,按平常,爸爸连着几天喝得大醉早就发火了,今天却是什么话也没说。

  等我写完作业,已然十点多钟,我舒心地伸了伸懒腰,翻开手机,熟练地打开QQ未读消息,看看是不是错过了哪个女同学来找我聊天。

  这是谁?初始的企鹅头像……娇艳的向日葵。?谁起那么恶俗的名字,还想吐槽之际,临时会话中的视频吸引了我的注意,这个身影……是妈妈?!画面中还有一个人的背影,看不太清楚,对方还有文字:请佩戴耳机观看哦,配上一个贱贱的偷笑表情,仅仅是五分钟前的消息。一股不祥的预感笼罩心头,我带上耳机,紧张又忐忑地打开了视频。

  画面一闪,引入眼帘的是一间比较破旧的卧室,这个视角是从天花板的一角拍摄的。

  妈妈纤细的身影出现在画面里,一手紧紧抱着包包,一手拿着一叠现钞「这是5000块钱,请你把项链还给我!」虽然语气强硬,眼神却四处乱飘着,破旧的房屋、裸露的房梁再加上上边倒挂着的麻绳似乎让妈妈感到非常地不安。

  一个黄发青年坐在床沿、双手向后支撑,一双二郎腿不停地上下晃动,饶有兴致地望着一身职业装的妈妈,视频中的妈妈栗色的长发向后舒展,一身淡粉色小西装,里边是带着蕾丝花边的白色小衬衣,下身一件配套的粉色百褶裙,裙摆仅仅到膝盖上方5公分处,修长的美腿上裹着一层薄薄的肤色丝袜,配上哑黑色的高跟鞋,干练而又性感。是妈妈昨天的装扮没错……盯着视频中妈妈婀娜的身影,我的裆部不受控制地隆起了一个小山丘。

  这个人是……是我们学校的校霸黄毛?!妈妈为什么会在这里?妈妈为什么要给黄毛钱……带着疑问我继续看了下去。「嘿嘿嘿,徐老师挺守信用,说5000就5000,爽快。」视屏里的黄毛开口了。

  「钱我带来了,请把项链还我。」妈妈脸色不耐烦的神情告诉我她不想在那里再多呆一秒钟。

  「既然徐老师这么直接,那我也不好惹您不高兴了,呵呵」说罢,黄毛从口袋一把掏出项链。

  妈妈伸手接过项链,左看右看,确认没有损伤之后小心翼翼地放进了包包。

  这时黄毛突然站起身。时刻保持警惕的妈妈条件反射地后退了一步。

  站定之后,妈妈望着眼前的黄毛,略微佝偻的黄毛在穿着高跟鞋的妈妈面前矮了3、4公分,身高的优势加上妈妈作为人民教师的身份,一瞬间又有了底气。

  「钱给你,请你别再来找我。」

  「别走嘛,徐老师,我们再聊聊。」黄毛装作接过钞票,一把抓住妈妈的玉手,在那手背上轻轻摩挲起来。妈妈眉头一皱,用力甩开了黄毛的咸猪手,转身便要离去。

  看到妈妈转身准备离去,黄毛急慌慌的打开电视机,表情有些狰狞「那你看看这个。」黄毛插上一只U盘,在妈妈疑惑的目光下打开了电视播放器。

  「啊……」一声悠扬而又销魂的呻吟声从电视机里传出。

  「这,这是……」刚才还算镇定的妈妈呆呆地看着屏幕,一时间说不出一句话。我赶忙凑近手机屏幕,盯着里边的电视机。画面里好像是一间教室,教室里空无一人,不对……讲台上躺着一个人,起伏的胸部、淡蓝色的衬衣,是妈妈!

  妈妈在干什么??我努力将脑袋凑近电脑屏幕,妈妈似乎双腿悬空地躺在讲台上,身下的碎花短裙表面不断浮现出一个个圆形的凸痕,而视频中也不断传出似有似无的呻吟声,没有让我疑惑太久,视频下一秒便给出了答案。一只大手重重地拍在讲台上,紧接着从妈妈裙底探出一张无比熟悉而又厌恶的脸……是黄毛。

  一阵天旋地转,妈妈的呻吟以及视屏中的画面都在告诉着我。周长鸿出事的那天,妈妈丢失的丝袜、包包里的避孕药、高跟鞋里的精液,还有监控室遗失的那一段录像。那天,妈妈是和黄毛在一起……

  「嘿嘿嘿,徐老师,这下我们可以好好聊聊了?」视频继续播放着。

  妈妈好像也是第一次看到这段视频,木木地呆在原地,额头开始渗出斑斑汗迹,双手不自觉地环抱住上身,无不透露着内心紧张的情绪。

  「这……这是真的还是假的!你,你从哪儿弄来的?」黄毛从妈妈颤抖着的双手发现了妈妈心里翻天覆地的变化,知道这一招杀手锏击中了她的死穴。试探着靠近妈妈「你听这声音不觉得耳熟吗?那天你可是管我叫老公的哦!」回过神来的妈妈才发现黄毛已经搂上了自己的腰间。

  「啪」妈妈直接给了黄毛一耳光,一把将他推开「你这样是违法的你知道吗?!」黄毛摸了摸被打的侧脸,在原地楞了一会儿。

  「徐阿姨真是绝情,一夜夫妻百日恩,好歹我们也做了一天的夫妻。」没想到被自己打了一巴掌的黄毛愈加地无耻,妈妈又羞又气,对着眼前这个和自己班上学生差不多大的不良少年,有一种无所适从的感觉。「你再这样……我告诉你婶婶。」

  黄毛一愣,随即笑道「告诉她吧,回头我带她一起欣赏你的大片。」「你到底想怎么样?」

  「嗯……上一次徐阿姨你不清醒,玩儿得一点都不尽兴,我想要你再满足我一次!」

  妈妈最害怕的事情终于发生了。「请……请你放尊重点,这……这绝对不可能!」一张小脸忽红忽白,坚决地回答道。

  看着妈妈一脸戒备的样子,黄毛反而更有兴致「是么,你说给你老公送去一份会怎么样……嘿嘿嘿,视频上你可是很顺从呢!」似乎击中了死穴,妈妈一呆,继而用商量的口吻小声说道「你……你不能这样,是……是你强奸我的……我给你钱,把视频给我……」似乎达到了预期的效果,黄毛再也忍受不住,一步步向妈妈逼近……「啊!你……你不要过来!」还没来得及转身逃跑妈妈便被黄毛一把抱住。

  一双大手隔着衬衣、短裙,对着那不断挣扎的娇躯胡乱抚摸起来。

  「放开我啊……我要走了」妈妈一边挣扎一边拼命向屋外挪动脚步,7cm高跟鞋加上本就有伤的小脚,一个没站稳,咣当一声拉着黄毛一起倒在了地上,来不及喊疼,仿佛发情一般的黄毛抓住自己的手臂往后拧去。感受到对方的意图,吃过周长鸿一次亏的妈妈用尽全身力气奋力挣扎起来。

  「徐阿姨,就从了我吧」

  「滚……滚开……」

  一时间两人扭在一起,翻来滚去与木质地板相撞不断发出「咚、咚、咚」的声音。

  妈妈,加油啊……我在电脑前默默地祈祷着。

  本就瘦弱的黄毛短时间也无法控制住妈妈,汗水同时攀上了两人的额头。气急败坏的黄毛脸色一沉,右手握拳重重地往妈妈小腹处锤了过去。

  「呃……」妈妈意识瞬间模糊,身体蜷缩,顾不得挣扎中被撩起的短裙,双手捂住肚子作痛苦状。

  黄毛!!!我握紧双拳,自己的妈妈被人欺负,而我却只能在手机前看着。

  黄毛一脸得意地望着地上无法动弹的美人,悄然从床底抽出一条麻绳,强行将妈妈的双手向上并拢一圈一圈……紧紧捆绑……待到妈妈意识逐渐恢复过来已经为时已晚,双手被麻绳向上捆绑着,而她整个人则被吊了起来,泛着亮光的高跟鞋则使修长的玉腿正好触碰地面,维持平衡。

  惊恐布满了妈妈的俏脸,更羞人的是正对面的电视机上播放着自己被侵犯时的录像。

  「徐老师……醒过来啦。」妈妈感觉到身后有一双手按在自己背上,奈何双手被绑连转身都做不到别说反抗了,只有不停扭动身躯表达着自己的反抗。刚恢复的意识仍没有清楚地意识到自己的处境「你……你想干什么?!」「当然是和你再续前缘啦」身后的黄毛饶到妈妈前面。

  妈妈精神一紧,几乎是下意识地抬起一条大腿,使出全身力气用力朝黄毛踢去。

  嘶……尖锐的高跟鞋头划过黄毛大腿内侧,留下一道红红的血迹,隐约可见献血流出,「啊……」黄毛一声惨叫,阴茎顿时软了下去,妈妈这才注意到黄毛已经脱光了全身衣物,瘦骨嶙峋的身躯与硕大的阴茎显得极为惊悚,吓得妈妈小脸煞白。

  抓住机会妈妈拼命扭动双手,奈何绳子绑的特别紧,完全没有松动的迹象。

  原以为事情有了转机,没想到黄毛呻吟了半晌之后重新又站了起来,一双眼睛里尽是血丝,也不管腿上的血迹,绕到后边俯下身子,一把抄起妈妈的小腿,三下五除二脱去高跟鞋。

  「妈的,脱了你的高跟鞋,看你还怎么踢。」

  看到黄毛吸嗅自己的高跟鞋,妈妈一阵恶心,失去了高跟鞋的支撑,本就有伤的手腕和右脚传来一阵痛感,唯有踮起脚尖才能刚好触碰到地面,尽量把重量放在左脚上才能稍稍缓和疼痛。

  「救命啊……救命啊!……救……唔……」几乎完全失去对身体的控制,妈妈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处境有多危险,还沉浸在高跟鞋芬香中的黄毛被吓了一跳,一下起身从后捂住了妈妈的小嘴。

  「你想让我的邻居们也看看你的表演吗??」黄毛指了指电视机里的画面。

  「放过我吧……我给你钱……你要多少?」视频中的自己正在被黄毛上下其手,妈妈羞愧地摇着头,渐渐微弱的声音充满了无助。

  了解到妈妈的心思,黄毛伸手在妈妈那长而微卷的秀发间来回拨弄,突然从身后一把抱住妈妈,对着妈妈耳边低语道「你的钱我要……你的人我也要!」接着一双手开始隔着衣服在妈妈的娇躯上缓缓抚弄起来,作为一个人民教师被一个和自己学生一般年纪的不良青年威胁,妈妈一直压抑着心中的恐惧,故作镇定地前来赴约。直到身上的咸猪手让妈妈再也不能自已,不停地扭动着身躯。

  「嘘……我可不想这么精彩的视频让第二个人看到。」黄毛的手掌拂过小腹,缓缓攀上圣洁的玉女峰,直到一把握住妈妈的酥胸,感受到怀里的女教师在被自己袭胸之后挣扎福度增大,却不敢再作任何呼救,黄毛得意地紧紧抱住怀里的娇躯,双手开始隔着衣物抚摸起那对坚挺的乳房,更可怕的是坚硬粗长的阴茎隔着百褶裙直接抵在了妈妈的臀部。

  「不……不要……放手啊……」

  被触碰到敏感部位,妈妈犹如触电般地扭动着身子,想要躲过身后火热的阴茎,身体不断向前躬,却因双手被牢牢吊起,后背自然而然躬成了一个S型,反而更加方便了黄毛在自己胸前的猥亵,隐私部位被黄毛双手牢牢握住,臀部也被阴茎死命抵住,一时之间进退失据,屈辱万分。

  黄毛不断感受着掌间美妙的触感,一边又在白皙的脖颈、耳垂间来回舔弄,嘴里不断嘟囔着羞辱妈妈的话「哦……徐老师、徐阿姨,你的胸真挺,嗯……好香……」

  「你……无耻」泄愤的话自然阻止不了黄毛,此时黄毛已经动手脱去了妈妈的小西装外套。

  「呦,还是带拉链的啊!」

  「不要啊……!!」

  妈妈心中一惊,一阵凉意袭来,衬衣背后的拉链已经被拉开了一道口子,雪白的美背呈现在身后色狼面前,当那粉色的胸罩带呈现眼前,黄毛下体迅速膨胀,急不可耐地将衬衣拉链一拉到底,扔向床上。对着妈妈的背部开始四处轻吻,粗糙的双手不规则的游移起来。黄毛不断变换手型,来回用掌心、掌背感受着妈妈白净肌肤的光滑触感。

  「……不,不要摸啊……」承受着莫大屈辱的妈妈痛苦地摇晃着脑袋。

  妈妈只觉得胸前一凉,紧接着着一阵火热、粗糙的感觉从乳尖传来,低头一看顿时小脸煞白,自己的胸罩不知在什么时候被悄悄解开,一双布满青经的大手从身后伸出,正牢牢掌握着自己的一对乳房,强烈的羞耻感涌上心头,疯狂地扭动上身企图摆脱身上的脏手。黄毛不断用各种手型有意刺激着妈妈的乳头,丰满挺拔的双峰被搓揉成各种形状。

  「。啊……放……放手啊……疼……呃……」

  屈辱、痛苦之后,一阵阵酥麻、温暖的感觉从乳尖逐渐蔓延开来。身后的大手恰到好处地照顾到了乳房上的每一寸肌肤。乳头则被重点照顾,不断被掌心、掌背划过,在那两指间被搓揉挑逗,

  「哈哈,徐老师,乳头都硬了。」

  「不……不是的」作为一个健康女性的正常反应如今在妈妈看来却像耻辱一般笼罩着自己。

  黄毛笑嘻嘻地停止手上的动作,绕到妈妈的面前,「真美啊,这双奶子,一点都看不出来是生过孩子的。」

  原本几乎快要放弃抵抗的妈妈仿佛被触动了哪根心弦,使出全身力气,左脚一抬向前努力踢去,但是由于双腿消耗太多体力,再加上已经被褪去了高跟鞋,根本就是毫无威胁,正在兴头上的黄毛肾上腺素分泌过剩,眼疾手快,一把抄起了妈妈踢出的左腿抱至腰间。

  「哈哈,徐老师,这么迫不及待想要我摸摸你的腿吗?」「你……你快放手……」妈妈辛苦地重新维持平衡,右脚脚尖艰难的踮起,脚踝处痛感愈加明显,左腿被黄毛揽在腰间,动弹不得,火热的摩擦感从大腿跟处传来,黄毛用心地对着怀里的丝袜美腿往返抚摸,手掌划过丝袜表面的磨砂感刺激得他快要叫出来。「舒服吗,力道还可以吧?」右脚脚尖处传来的疼动感以及整条左腿上不断蔓延开来的酥麻感同时刺激着妈妈,妈妈只有别过头不去看眼前耻辱的一切。

  「舒服啊~ 」黄毛兴致盎然地爱抚着怀里的丝袜美腿,一边用言语挑逗妈妈。

  「放……放手,我会让董校长开除你的……」

  「妈的,还装清高。」

  黄毛脸色一沉,突然下蹲,本以为妈妈会借机反抗,却没想到任由黄毛将自己的左腿抗至肩上,笔直修长的小腿在腿弯处垂直向下,无力地悬挂在半空,腿肚上包裹着的肤色丝袜与黄毛满身是汗的后背紧密接触,慢慢浸染成了深色。

  妈妈颤动着的右腿、脸上痛苦的表情……长时间的垫脚想必让她的一双腿早已抽筋或是失去了知觉。

  黄毛半蹲着身子高高托起妈妈的左腿,更是伸出舌头对着紧实的大腿湿吻起来,丝袜包裹下的浑源大腿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引领着侵犯者沿大腿内侧一路向上舔去。妈妈勉强紧闭的双唇,高高抬起的大腿跟着轻颤,显然在忍受着莫大的刺激。

  「你这变态……滚……滚开啊……!」妈妈早就已经失去了往日镇定的样子,黄毛舔着嘴唇,猥琐的眼神正往自己敞开的百褶裙内窥视着。

  「啧啧啧,内裤是配套的啊,真性感。」黄毛舔了舔嘴唇仿佛是故意羞辱着妈妈。「对了,徐老师上次穿的还是开档的丝袜,连内裤都没穿,嘿嘿嘿,看来也很需要啊。」

  「不,上次是因为……」妈妈羞红着脸还想辩解却被一声高昂的呻吟声打断。

  两人同时寻声望去。录像带里,身材高挑的女子一双黑丝美腿被人分开驾到肩上,脚上那双暗红色的高跟鞋随着男人的抽插不断起伏,格外扎眼。「啊……」又一声高亢的呻吟,妈妈此时面如死灰,视频中正是当日自己被黄毛奸污的情景。

  坚守了30多年的贞洁,仅仅属于过丈夫的身体,已经被其他人占有过了,尽管早就知晓自己已经失身,自己被奸淫的画面呈现在眼前时仍然是羞愤难当,最关键这个人比自己小了十几岁,还是个稚嫩的高中生……残酷的现实冲击着妈妈的心理,而眼下的处境才是更让自己害怕的。

  「嘿嘿,徐老师,看来我们得抓紧了。」

  「不,不要……不要这样子。」不管妈妈的苦苦哀求,黄毛无耻地舔弄着妈妈颤抖的大腿,慢慢舔至大腿根部,直到把脑袋完全钻进妈妈裙子里面。就在我眼前……妈妈那双令我骄傲不已的丝袜美腿被我最讨厌的人握在手中把玩,妈妈的裙底风光是怎样的景象……屈辱与刺激同时摧残着我。

  「香,真香。」粉色百褶裙被撑起一个圆鼓鼓的凸起,不断地变化着形状,妈妈被架起的美腿无助地颤抖着,手腕处的勒痕早已变成了暗红色。心中的千言万语到了嘴边只剩下无助地抗拒声。

  骄傲的妈妈完全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加上视频被其他人看到会是什么后果,她还没想好。

  「你……你干什么?……滚……滚开啊……」妈妈的声音突然变得高亢。

  百褶裙的裙摆被黄毛的脑袋顶成了一个帐篷的形状,不断发出嘶、撕啦的声响。

  「不……不可以……啊……」妈妈胯部的扭动幅度逐渐增大接下来的一幕让我目瞪口呆。伴随着一阵撕扯衣物的声音、妈妈的惊叫声,黄毛的手从妈妈的裙子里伸了出来,把一件轻巧的丝织物扔在了地上。

  惨白的日光灯照射在淡粉色的蕾丝内裤上发出诱人的光泽,破碎的内裤边缘、不远处带蕾丝花边的配套内衣、揉作一团的衬衣为这一间平淡无奇的卧室增添了几分魅惑。看着那泛着光泽的呈弧形的罩杯,我的视线转移至妈妈胸前那对丰满、挺拔的傲人双峰,身下的小兄弟瞬间坚硬如铁。别说妈妈的酮体,连妈妈只穿胸罩的样子都未曾见到过,一方面是妈妈保守,另一方面妈妈对我十分严厉,我从来都不敢对妈妈有任何越界的想法。

  「啊……不……」一阵高亢的呻吟又将我带回视频中……不知何时,妈妈的另一条腿也被黄毛抗至肩上,此时妈妈就像是坐在黄毛的肩膀上一样,而裙摆间隐约可以看到一戳油黄的毛发不断摇摆。白皙修长的双腿完全呈现在我的眼前,腾在半空,无可奈何地夹紧黄毛的脑袋,绷得笔直。

  就算没有直接看到,到这我也明白了……黄毛脱去了妈妈的内裤后在给妈妈口交……

  被一个比自己小十几岁的人舔弄着阴唇,妈妈一定快要崩溃,脑袋后仰,秀发如瀑布般垂直向下,身体跟随黄毛的节奏轻微抖动起来。

  「徐阿姨,不要那么紧张嘛,放松点。」

  「你……你放开……嗯……」妈妈话说一半就被一阵闷哼憋了回去。

  迷人的大长腿在透明丝袜的包裹下腾在半空,绷得笔直,抖动的幅度越来越大,两条腿的脚腕处不自觉地勾在了一起,随着黄毛的继续舔弄,十根秀气的脚趾时而分开,时而并拢,脚尖处的肤色丝袜也跟随着不断拉扯,最后紧紧地躬在了一起。

  「不……不要……舔了……我……」

  「那,好吧!那我们换种玩法。」

  黄毛放开妈妈的大腿,不给妈妈任何休息的机会,双手绕至腰后,「啪嗒」腰间的腰带顺势解开,粉色的百褶裙柔顺地沿着妈妈的笔直的双腿掉落在地、团成一团。我的下体一瞬间挺立起来。

  此时我最亲最爱的人在我眼前几乎全裸,原本挺拔雪白的乳房已经印上了些许手印,下半身一对大长腿踮起脚尖努力维持着平衡,透明的肉色丝袜紧紧包裹着白净修长的双腿,连裤袜的裆部略带加厚设计,此时已经被撕开了一道口子。

  「你……你要干什么啊??我……」眼看裙子应声离去,妈妈带着哭腔,已经有些语无伦次。

  「这么害怕干什么,就做一些我们上次做过的事!」「不,不要啊!滚……」妈妈哽咽地嘶喊着,黄毛的手又向自己腰间探去,身体本能地往后蜷缩,却又被手腕间的麻绳无情地钳制住。

  「求求你……不……不要啊!放过我吧,我给你钱……」妈妈哀求的哭声如尖针般刺痛着我的心。

  黄毛凑近到跟前,贪婪地看着妈妈的阴户,两片肥美的阴唇微微张开,而中间那娇艳欲滴的红色肉缝隐约可以看到晶莹的液体,而妈妈难以掩饰心中的恐惧,用自己仅剩的体力来回地左右扭动着。

  「上次没有仔细看,儿子都这么大了,下面还保养这么好,你老公很少干你吧」

  「……」妈妈羞愧地说不出话来,黄毛的话或许歪打正着了,虽然爸爸那方面正常,但是常年工作在外,即使在一起的时候也是对妈妈呵护备注、小心翼翼,自然保养得当。

  「比外面那些鸡的不知道好看多少。」听到黄毛那自己与妓女相比,妈妈气得快要昏过去。

  「丑八怪咿呀咿呀啊啊……」精神紧绷的两人同时向一旁床上的手机望去。

  在看到手机上泛亮屏幕之后两人露出了截然不同的神色。

  「我儿子来找我了,快把手机给我」

  带着诡异的笑容,黄毛手掌伸向妈妈浓密的阴部,一番过后抚摸过后突然伸出两根手指对准妈妈的阴唇,猛地向那深邃紧实的阴道捅了进去,干涸紧绷的阴道突然被异物插入,妈妈难以自持地发出了一阵悠扬的呻吟声,看着高贵的人妻教师在被自己手指插入后,胯部蜷缩,全身颤抖的样子,黄毛兴奋难忍,鬼使神差地点开了一旁手机的免提键。

  「唔……」画面中的妈妈身体紧绷,一张俏脸因为竭力抿住双唇而极度扭曲,眼里满是惊恐地盯着一旁的手机屏幕。

  「妈,妈妈,你在哪里?」电话里传来我的声音。

  试着张开小嘴,一串细微的呻吟从喉咙传出,吓得妈妈赶忙又闭紧双唇,裸露的酥胸因为紧张的关系猛烈起伏。妈妈闭上眼睛努力习惯着黄毛指奸的频率,丝袜包裹下的胯部跟着微微轻颤,一番调整过后,轻声说道「妈,。妈在学校……办事」

  「什么时候回来啊?」怪不得妈妈当时声音断断续续……黄毛伸出左手将妈妈散乱的刘海拨向一边,继而轻轻抚摸在妈妈的侧脸上,可怜的妈妈秀眉微蹙,完全无暇顾及,身下隐私部位正被两根火热的手指有节奏地侵犯,时而转动,时而抠挖,紧绷的肉壁泛起阵阵涟漪,强烈的刺激从阴部扩散,妈妈不自觉地加紧了双腿,粗糙的手掌边缘不断与丝袜大腿内侧产生摩擦,发出纱纱声。

  「嗯……嗯……妈,还有事……嗯……先不说了」阵阵红晕攀上白皙的脖颈。

  随着黄毛挂断电话……

  「啊……」

  妈妈昂着雪白的脖颈,一阵压抑许久的呻吟声从喉咙处释放开来。极度紧绷的小穴在一瞬间放松,大量的爱液分泌而出,浸染着不断在小穴内侵扰的手指,滋……滋……滋,随着手指的继续深入,高傲的阴道终于发出了可怕的声音。

  「徐老师真是淫荡啊,这么着急挂掉电话」

  妈妈痛苦地摇着脑袋,此刻如同待宰的羔羊一般,全身上下仅仅剩下被撕破的连裤袜,小脸染得绯红,努力抿着着嘴唇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取悦施暴者的声音,丰腴的大腿跟随着黄毛的指奸难受地扭动着,全身的力气随着对方在自己阴道内的抠挖一点点流逝。

  感受到阴道内已经湿润万分,乘着妈妈失神的档口,黄毛直接抱起妈妈的两条丝腿,强行分开,怀抱两侧。挺着坚硬如铁的阴茎就要往那连裤袜的裆部探去。

  火热的大龟头顶住私处,湿润的阴唇直接被顶开了一道裂缝,拉出一道道晶莹的丝状物。妈妈吓得花容失色,然而全身的重量几乎都转移到了手腕和腿弯处,半吊着的娇躯躬让妈妈无法做出任何有效的反抗,一双丝袜美腿不停地在空中乱蹬,做着最后的反抗。

  黄毛享受着腰间丝腿舒爽的摩擦,控制住龟头隔着阴唇缓缓摩擦……在妈妈的惨叫声、黄毛的污言秽语中视频戛然而止。心中完美无瑕的妈妈居然被学校的小流氓玷污,强烈的反差感仍然使我没有缓过劲来。

  又一条新信息弹出:想知道后面的内容吗,来晨光小区159号501,有胆你就来,一个勾手的表情点燃了我心中的怒火,走出房门,此时爸妈已经都入睡了,阴暗寂静的过道仿佛只听得到我扑通扑通的心跳声。竭尽全力、尽可能轻的向外挪步。随着「砰」的一声关上房门,我已经汗流浃背。稳了稳心神,捏紧双拳,向那未知幽暗的楼道中走了进去……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