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67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九十七章——拒不交代的小秋2  如果说当晚我的思维还停留在郁闷阶段,那么第二天早上,脑袋好像清醒了很多,而且越想越恐怖:感觉小秋真的跟以前不一样了。以前不管小秋在床上跟父亲多疯,但是每一次最后都好歹是坦白了,而且以前的疯,大多数只停留在肉体阶段,现在却往着精神层次发展。尤其上次玩了老公老婆的角色扮演后,小秋跟父亲一上床,就是什么只有公公一个老公,最爱老公了,老公别拔出去这些淫荡到极点的话··说实话,这些我都可以勉强认为小秋是情欲高涨时的胡言乱语。  但是昨晚的事情算什么?小秋在清醒的时候,在日常生活里,在我跟她的房间,在床上,居然把昨晚她跟父亲做的事情,又跟我重复做了一遍,而且明显小秋在做对比,最气愤的是明显更喜欢父亲的甜言蜜语。  越想越恐怖,我仔细回忆了一下,感觉这一年来,小秋的改变太多了,尤其在床上的改变,以前再喜欢玩,但都是羞答答的样子,但是现在呢,从当初的不敢脱衣服,到现在的捆绑游戏,甚至野外雨天泥巴地里激战;从不知道怎么叫床,到现在的你侬我侬的互相调情,而且经常在父亲胯下声嘶力竭叫着「老婆不行了,最爱大鸡巴了」;从匆匆了事完成任务,到互相打情骂俏半天;从当初父亲强吻小秋被小秋打了一巴掌,到现在主动喊着「老公吻我」,而且口水都敢「咕噜」在那咽着;从做完就离开,到做完「不要拔出来」··最夸张的是小秋都帮父亲「口过」,甚至都「吞过」,就如同她自己说的,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那晚稀里糊涂做了什么,这件事情我一直努力不让自己去想,因为想起这件事情有点恶心,所以我都努力不让自己去想,但是鬼知道当时父亲有没有哄小秋说「乖,就吞一次··」  好吧,想到这些事情,我都经常用一句「鱼跟熊掌不可兼得」解释过去,因为的确如此,不放开做,小秋就体会不到那种极度快感,有舍必有得,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  但是后来呢,不止肉体上的这些改变,小秋开始慢慢撒谎了,或者说「有所隐瞒」,毕竟小秋大多数情况下,都坦白了。问她做了哪些亏心事,连「口了」都主动说了,所以我依然可以自我安慰小秋已经「足够坦白」了,我一直认为小秋从未想过刻意隐瞒什么;  但是直到昨晚,小秋精神上居然都发生了改变,当我没说甜言蜜语时,小秋竟然有点淡淡的失望,要知道,当年我追小秋时,都不想跟别的男的做比较,别的男的整天缠着小秋,但是我依然是我,依然我行我素,从来不为了哄小秋,说一些假惺惺的甜言蜜语,我就对小秋说过一句话「你是找男朋友,还是找跟屁虫和马屁精」?我能把小秋追到手,正是因为与众不同的实在。  但是,天啊,恋爱时,都很少说甜言蜜语,难道结婚后,还要跟着自己的父亲抢着拍小秋马屁?恋爱时,都没啥竞争对手,难道我现在要跟父亲抢着哄小秋开心吗,?这让我很恶心。就像我说的,男人都讨厌跟父亲一样,更不要说,学着父亲的手段,讨自己老婆开心了。  想到这,我失望地看了小秋一眼,心想,你暗地里把我跟父亲做对比,你恶心到我了,想让我学父亲一样拍你马屁···见鬼去吧。  这种越想越气愤的情绪,就像星星之火,持续发酵,困扰了我一整天,甚至在上班时,都在那胡思乱想,我在那想着,这一年,父亲在小秋身上玩的花样,都快超过我跟小秋五六年玩的花样了,而且一想到,小秋每晚都在父亲胯下欲仙欲死声嘶力竭的叫床,我是又气又恨,小秋的确爽到了,真的是夜夜承欢,次次酣畅淋漓。  这还是以前老情绪,小秋极度高潮,让我又爱又恨,不过还是我能承受的心理范围。  而直到,下午的时候,我胡思乱想到小秋今晚会不会写日志时,我才再一次「恍然大悟」被「当头一棒」,小秋在写日志方面的变化竟然也很大,记得小秋第一次写日志时,亲口跟我说的「我要老公知道每个细节,就像跟老公一起经历了一样」。  而且小秋也的确那样做的,把跟父亲的每一个细节,自己心里的每一个快感,每一个微小的情绪波动,都会一五一十,一丝不漏地告诉我,让我真的有种超级身临其境的感觉。  但是,现在呢,床战越来越刺激,日志却越写越少,是小秋懒了?还是小秋想欺骗我?还是小秋不愿意跟我分享她内心的细腻想法?  小秋帮父亲口,甚至吞,再怎么疯,但是小秋都坦白了,我也可以不计较,但是这次的精神上微小改变,真的让我再也无法淡定了,因为我本身就是一个在意细节的人,因为细节才可以真正反应一个人的内心。  而我在苦恼一天后想出的结果便就是,小秋的确变了。这让我有点淡淡的恐惧,我开始怀疑小秋真的不会轻易写日志,就算写,也很有可能再次有所隐瞒,甚至撒谎。  也跟以前一样,我都没想好如果小秋再一次「有所隐瞒」,我该这么办。所以我诚惶诚恐的在那心不在焉地工作着,我觉得不能「坐以待毙」,我一向喜欢「未雨绸缪」「有所准备」,所以我想到了,打开监控,准备看看这一个月的录像,毕竟「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得把事情的来龙去脉搞清楚。  一有这个想法,我就迫不及待地打开了远程监控,因为会「迟则生变」,一个月之前发生的事情,监控不一定会保存这么久。  而打开监控录像之后,我感觉跌落到了谷底,因为果然「晚了一步」。  以前监控少,又不是高清的,还能保存个把月,但是现在又增加了那么多摄像头,能保存的录像,竟然只有10天了,以前的录像全部被自动覆盖了。  我呆呆望着电脑,感觉真的有种屋漏偏逢连夜雨祸不单行的感觉,而且同时特别懊恼,有的看的时候,装清高不去看,想看时,又没得看了。  我傻傻盯着电脑,束手无策,越想越懊恼,仔细一想,这一个月,的确发生了很多事情,从庆祝有了一套房子,小秋阔别一个月后,又重新在父亲房间彻夜不归,开启了「公媳死灰复燃」的第一步,不过随后几天,小秋好像都不高兴,这时,父亲又开始献殷勤,讨好小秋,小秋再一次彻夜不归,而且那晚的小秋,现在仔细一想,感觉有点奇怪,先是去了父亲房间,接着又回到了我的房间,然后犹豫着又回到了父亲房间。这之后,父亲看小秋的眼神就有点含情脉脉,而小秋看父亲的眼神则有点羞涩,而直到前晚我看视频,发现小秋跟父亲在床上已经热情似火到了恩爱的地步了。这我深深觉得,这里面肯定发生了很多事情,感觉也就这一个月,小秋性情有点变化超快。  但是说什么都迟了,最重要的一开始时几天的视频没有了,除非小秋告诉我,或者我去问父亲,当然,要我去问父亲,这种情况根本不可能,。我要问父亲,父亲肯定想着,这志浩真可怜,小秋都不告诉他。  这让我想起了一个可悲的美国故事,一个州长竞选,竞争对手摸黑他,说他鸡鸡上有胎记,而且胎记还是米老鼠。  这时州长自己出于面子问题,自己没办法澄清,他的幕僚团也没法帮州长澄清。最后州长只能可怜兮兮请他正在跟他闹分居老婆出面,来澄清此事。  有些私密事情,真的,除了老婆能帮你,其他人怎么帮你?如同现在的我,除了问小秋,我还真的毫无办法了。  而小秋会告诉我吗?  这在以前是毋庸置疑的。但是现在呢?如果我强迫小秋,也许小秋也会说,但是如果让小秋心甘情愿说出来,我已经没了信心。感觉小秋已经完全忘记了「我要老公知道每个细节」那句誓言。  而不幸的是,竟然被我乌鸦嘴说中了,晚上下班,接到小秋,一上车小秋就悠悠来一句:「老公,我来大姨妈了,今晚你帮我洗菜……」,说完无精打采往后背上一靠,然后生无可恋一般眼睛一闭在那闭目养神。  一听小秋这么说,我感觉开车都没了力气,这尼玛洗菜炒菜都无所谓,但是这日志还有着落吗?小秋这架势,今晚会写也怪了,不过更郁闷的是,这下我再急也没理由催小秋了。  还有小秋一来大姨妈,一般都是四五天,所以我最少要等五天,同时小秋一来大姨妈,就不喜欢别人烦她,所以随后几天真的难熬,心里面急死了,表面上还要装成若无其事,每天陪着小秋早早睡觉。  说实话,那几天,我都是掐指在算的,多么希望小秋的大姨妈早点离去。但是突然想到了,小秋大姨妈干净后好像就是礼拜三了。这吓得我赶紧打开日历,仔细一看,还真是这样的,下个礼拜二,是小秋大姨妈的第五天,礼拜三,差不多刚好能干净了。我当时心里真有一万个草泥马在奔腾。我盼星星盼月亮,也许盼不到小秋写日志,难道盼来小秋跟父亲再一次无套激情四射?  所以,一想到这,我就等不住熬不牢了,在小秋大姨妈第三天,也就是礼拜天,我再也憋不住,早上小心翼翼问了句:「老婆啊,今天没事的时候,在家把日志写给我看呗……」  小秋一听还是愣了一下,然后才说道:「哦,等下还要陪爸进货呢。」  小秋的回答让我很是不高兴,我不满地说道:「就知道进货?写日志不重要了?」说到这,我想说「爸重要还是我重要?」但是觉得那样说太丢人,于是改口道:「进货重要还是我重要?」  小秋瞪了我一眼说道:「你怎么那么小孩子气?日志过几天再写啊,你不知道吗?马上过年了,超市要备多少货吗?」  超市我还真少管,因为我觉得这种事情不需要我出手,让小秋来管,可以增加小秋在家里的存在感,就如同小秋昨天说的,存在感越强,才会越爱这个家。  所以,最起码表面上,我还真的很少管超市;  所以,小秋的话还真让我有点无地自容;  所以,我只好赶紧装模作样打了一个哈欠,然后装成不在意的样子说道:「啊,好困,我也就随口一说嘛,我以为今天休息,你时间很多,所以想让你写了……」  「唉,我哪有时间啊,身子不舒服,还要陪爸去进货,你不但不关心我,还来烦我……」小秋悠悠地幽怨地在那说着。  一看小秋还得理不饶人了,我灵机一动趁机说道:「那今天,我去陪爸进货,你在家休息休息……」  我以为这下总行了吧,没想到小秋又说道:「你去啊?我不放心,这马上过年了,我去多进点货,这样超市物品种类齐全了,人们才会更愿意过来买。趁着过年这个机会,把招牌打出去,明年生意才会更加好……」  小秋的话,把我听得有点感动,最起码说明小秋在认真经营这个超市,努力想让家里经济变得更好,这让我更舍不得打消小秋的积极性,所以我只好说道:「哦,还是老婆厉害,想的又久远又周到……」  「哼,还烦我不?我这么好,你不疼我,还烦我……」  小秋的话,把我头都说大了,我摸了摸额头,狼狈地说道:「我啥时烦你了?我刚才就随口一说嘛,你这以后还让不让人说话了?」  「哼,就不让你说话,你忘了吗,我来大姨妈时,你都不许惹我生气的……」  一看小秋有「大姨妈」这个「尚方宝剑」,感觉说下去,再怎么说,都是我输,于是我索性翻了个身,背对着小秋,然后说道:「怕了你了,姑奶奶……」  「哈哈……」  小秋得意地开心地在那「格格格」直笑,这本没有什么,但是我讨厌小秋把这份快乐延续到了陪父亲进货,只见小秋精神饱满地带着父亲钻上了面包车,这让我很郁闷,早上在床上还拿着「大姨妈」装成病怏怏的撒娇,一跟父亲进货,精气神就那么大,就像老年人在逛商场领免费推销的物品,个个生龙活虎,到了公交车上,个个成了林黛玉。感觉小秋在我面前是林黛玉,在父亲面前则成了薛宝钗。  虽然想着有点郁闷,不过也不好说什么,毕竟小秋是去办「正事」,但是,大妈的打招呼的家常话,还是把我气到了,那时小秋刚好面包车开出院子,大妈恰巧路过,一看到父亲跟小秋,便礼貌性打个个招呼道:「你们俩个又去进货啊,真辛苦,这小夏真能干··」。  什么时候小秋跟父亲成了「你们俩个,你们俩个?」,我站着门口,听着很郁闷。而这时父亲龇牙咧嘴道:「小夏这丫头是很能干,志浩能娶到,是祖坟发力了··」  小秋呢,可能被夸的有点别扭,在那说道:「大妈,您先忙啊··我们走了··」  这时,父亲才笑嘻嘻打开车门,慢悠悠走上车,然后汽车轮子一转,扬尘而起,消失在拐弯处,只留下一个脸色铁青的我,因为我忍不住想到小秋跟父亲在车上会怎么样有说有笑,父亲肯定会趁机夸小秋,甚至调戏小秋。  就在我又忍不住胡思乱想时,只见小宝「蹬蹬蹬」跑了,边跑还便喊着:「大奶奶,大奶奶··」,然后就被大妈抱起,大妈抱着小宝亲了一口说着:「走,找你哥哥玩去。」  「都走吧,走光最好,一个人清静清静刚最好了」,我躺在超市的沙发上,郁闷地想着。想着小秋的日志,迟迟不写,有种猴年马月遥遥无期的感觉,想着现在好了,连人也跟父亲「跑了」。  就这样想了几分钟,我就想不下去了,因为,这几天想的事情太多了,于是,我跑到轿车上,拿起了U盘,又拿来了笔记本,插上U盘,就看起了监控录像(因为怕录像又没了,所以买了一个U盘,把录像复制了下来)。  打开录像,我思考了一下,小秋跟父亲的最近床战,应该是上个礼拜三,但是仔细一想,也许平时,小秋搞不好也会隐瞒我什么啊,所以要么不看,既然看,就仔细看,所以我就从上个礼拜一开始,然后快进着看,但是,天啊,发现这真是一个巨大的工程量,虽然小秋跟父亲最少也要三个小时回来,但是这样多个视频同时看下去,时间不但不够,我眼睛也要看花了,所以我又调回了上个礼拜三晚上的视频:我先把时间调到了8。30,然后快进了几下,小秋就打开了父亲的房门,出现在了监控里。  不过,监控里的小秋,让我有点不解,只见小秋穿了一件日式浴袍,颜色比较鲜艳,感觉比较新,而且好像不是以前的款式。  最重要的是,我隐约记得,小秋那晚没穿浴袍,穿的是很普通的睡衣,为啥在监控里穿的是浴袍呢?  我疑惑不解地继续看着,这时监控里的父亲龇牙咧嘴说道:「哇塞,真漂亮,小夏,你穿旗袍肯定好看……」  「得了,你不要又给我买旗袍哈,我可不喜欢穿……」小秋一边说着,一边自己爬上了父亲的床。  「没事,不喜欢穿,就别穿,只要晚上穿给我看就好了……」父亲一边说着,一边把胳膊杵在枕头上欣赏小秋的身材。  「想得美……」说完,小秋吸了一口气,然后把被子盖在了腿上,可能女性天性注意不让自己「走光」。  可能是盖被子,掀起了一阵风,父亲鼻子像猫闻到鱼腥味一样,使劲一嗅,然后兴奋地说道:「好香啊,你这身上的香水是我买给你的吗?」  什么?父亲给小秋买过香水,我一听很惊讶,难道除了表面上,父亲还偷偷给小秋买东西?  我紧张地盯着监控看,这时只见小秋低着头「嗯」了一声,然后有嗔怪道:「这你都能闻出来,你狗鼻子啊!」  「嘿嘿,小夏,你身上的味道,我哪里不知道啊?嘴巴是甜的,闻起来好舒服;舌头是软的,吃起来最好吃;下巴是滑的,最性感;胳肢窝是咸的,最熏人;手指是会动的,吃起来最可爱;后背是,,,哎呀,这个不知道,不过葡萄跟小豆豆最好吃了,味道最好…尤其冒出来的水水…」  父亲还想说下去,小秋大叫道:「啊,臭流氓啊,别说了……」  父亲一听龇牙咧嘴道:「不说可以,那你告诉我,里面的穿的内衣,是不是我买的?」  什么?我算是听出来了,小秋的浴袍是父亲偷偷送的,里面的内衣搞不好也是父亲买给小秋的。  就在我聚精会神盯着监控等着小秋回答时,这时超市走进来了一个老伯,吓得我赶紧合上了笔记本。  而这大伯可讨人厌了,买了一包香烟后,还不走,居然坐下来跟我聊起天了。但是,那时的我,哪还有心思跟老伯聊天?所以老伯说个三五句,我就「哦」一句,表示自己在听。  但是老伯就是有耐心,我估计都「哦」了几百声,他估计说了上千句,就是不走。然后过了会,竟然又来了几个老头,我想这下好了,真是倒霉透顶了,这还怎么看监控?  但是,就在此时,几个老头可能看我话不多,竟然自己搬着凳子,几个人去门口晒着太阳聊起天了。  老头们出去之后,我又偷偷打开笔记本,我心想真是因祸得福,本以为来了这么多老头没得看了,结果反而卖出去了好几包香烟,而且又能看视频了。  但是,当我打开笔记本时,发现居然关机了,我擦,我明明只是随手合上了,怎么会关机呢?难道刚才激动,用力过猛?  所以,我只好重新打开电脑,只好重新看,但是这次我聪明了很多,把时间调到了8。30,然后把视频调到了自己房间,这时,小秋已经洗好澡,果然穿的是全棉睡衣,但是这时我就郁闷了,为啥在我房间,小秋穿的是全棉睡衣,到了父亲房间,就成了日式浴袍?  难道?我激动地跟踪视频,过了会,小秋抱着小宝去了婴儿房,这时,我看不到小秋了,因为小宝房间的视频,不是存在同一个硬盘里的。  但是过了会,让人惊讶的一幕出现了,小秋竟然穿了浴袍出来了。  难道,难道小秋把父亲送给她的私密东西,都藏在了小宝的卧室。  我当时真服了,心想,小秋,你真聪明绝顶了,把东西藏在小宝房间,果然狡猾得不行。  后面的录像我都知道了,所以,我也懒得看,气的在那愣了几分钟。  就在这时,又来了几个人买东西,这时我索性关掉了电脑,因为我决定了,明天请假,得好好研究一下视频了,小秋看来越来越会「有所隐瞒」了。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