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389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十二)  娜娜回来的时候,旗袍已经穿好了,我也懒得再去脱,乾脆一只手探了下去,伸进她的内裤里。  「哥,你好坏啊……」娜娜腻声道,芊芊玉手伸出,解开了我的腰带。  我的西裤滑落到地上,娜娜也伸出手去,把我的肉棒从内裤中解放出来,不住地用手套弄着。  我们两个疯狂地互相亲吻着,互相挑逗着对方最敏感的所在。  如果是菜鸟,一定是胡乱摸女人的小穴,再不就是伸出手指去,扣进小姐的小穴里。相信我,一般的女人不太喜欢你一根手指乱搞,一来怕你的手指有病。  二来那么细的东西能做什么?千万别被AV骗了。  怎么找阴蒂?这个问题就别来问了,其实就是一颗小豌豆大小的东西,却是女性最敏感的地方。  我在娜娜的小穴附近摸索了几下,就找到了令她疯狂的这个所在——G。  用手指指肚随便一碰,娜娜立马酥了,腿一软,差点没站住,双手搂住我的脖子才稳住。  「哥,别碰那个地方……」娜娜抓住我的手,娇嗔道,「你真会搞。」  「你摸我的,不让我摸你的。不公平。」我笑道。  娜娜搂着我的脖子,在我嘴唇上蜻蜓点水亲了一下,媚笑道:「老公,别急嘛,我先给你跳段舞呗。」  「不想看。」  「那我给你来个冰火?」  「这东西那里都有,不喜欢。」  「那……毒龙好不好?」  「不好。」  「那你想怎么样?」娜娜睁着两只大眼睛,无辜地问。  「我就想摸这里……」我坏笑道,又摸了一把。  娜娜的身子又抖了一下,腰弯了下去,她实在没有办法,突然好想想起了什么,大眼睛里全是狡黠:「那……制服诱惑?」  我想了想,这个调调我倒是很喜欢。平常在店子里,我也经常和那些小妹们玩这些。於是点了点头。  「那老公你喜欢什么。护士?OL?空姐?学生?还是员警?女仆?」  护士和学生就算了,经常和小妹们在店子里搞这些。员警嘛,估计他们也没有真正的警服,乾脆女仆吧。  「女仆。」  「好,老公你等着。」娜娜马上跑到房间里面的一个衣柜旁,打开衣柜门。  我靠,里面各种制服。亏了,应该一样玩一次的。  娜娜拿出一套女仆的服装,走进了卫生间,换衣服去了。  我点燃一支烟,开始打量起这个炮房的佈置来。  灯光嘛,倒不是很昏暗,房间里主要是一间大床,白床单白被套,两个床头柜,壁挂电视。和酒店里差不多。没见到红绳,估计这个没提供。  卫生间的门打开,娜娜出来了。  长发披散,头上戴着喀秋莎女仆头巾,吊带黑丝袜,高跟鞋的鞋跟细长,差不多有十几釐米。  最关键的是这款女仆装,裙子完全短的直接不是齐逼,而是高於逼上。围在娜娜一双爆乳上的,直接就是一个花格子抹胸,乳沟直接晃出来。两只手腕上的类似护腕型的假套袖,表明了这是一个女仆。  「哥,怎么样?」娜看见我一副看傻的样子,得意地道。  我脸色一板:「叫什么哥,要叫主人。」  娜娜马上进入角色,弯腰一躬:「是,主人我错了,请你惩罚我吧。」  靠,有关系是特么不一样,这个妹子看起来是真心地各种配合,我淫笑道:「先给主人吹一吹。」  「是,主人。」  娜娜马上来到我身边跪下,伸出双手去,扶住我的肉棒,然后樱桃小口含着,开始认真地套弄起来。  她的舌头很灵活,进进出出的时候都会从我敏感的地方扫过。有时还会做下旋转。很多女人都以为口交是简单的套弄,其实根本不是。  娜娜有时会用舌头整个的添龟头以及整个阴茎,有时把阴茎含在嘴里上下抽动,又或者把阴茎含在嘴里用舌头在龟头部位转圈,偶尔还会亲吻阴囊,把两个小蛋蛋一个个的含着,再不就是用手和用嘴同时刺激阴茎。反正花样是蛮多的。  本来我的大肉棒就没完全软下去,经她这么一搞,已经又硬的像铁一样了。  娜娜感觉到了我的变化,一边舔,一边媚笑。  操,真特么受不了了,先出一火再说。  我拍了拍娜娜的脸,指了指旁边放在床头柜上的套子。  娜娜温顺地用手帮我的小弟弟穿上了雨衣。  我直接把娜娜按在了床上,也先顾不得其他,伸手把她的小内裤扯了下来,直接把她的两条玉腿架在肩膀上,然后龟头对准那温润的所在,屁股往后退了一退,向前一挺,「滋……」的一声,粗大的阳物撑开她两片阴唇没根插入。  「哥,你……好硬……」娜娜一声骚媚入骨的呻吟,身子软的像水一样。  娜娜还穿着着白色的高跟鞋的双脚高高翘起,搁在我的肩头上来回晃动,脚踝上挂着白色的内裤的右腿在胸前蜷曲着,丰腴的大腿紧紧贴着高耸的右乳,左边的乳房则随着我疯狂的抽插像豆腐一样颤动着。  我的大阳物在娜娜的阴道里飞快地进出做着活塞运动,阴囊撞击着她的下身发出啪啪的声音,随着我的肉棒向外一抽,粉红的荫唇就被向外翻起,阳物摩擦着渐渐润滑的阴道肉壁发出咕唧、咕唧的性交声。  我不说话,只是专心地进行着抽插运动。  随着我的小腹不断撞击着娜娜的屁股发出的啪啪声,娜娜被顶得嗯嗯直叫。  「哥……你轻……轻点……点……一个……一个晚……上……呢!」  娜娜闭着眼睛,脸色红润,春色无边,双手抓着身下的床单,接受着我的撞击。  一口气玩了差不多十几分钟,我终於不那么狂躁了。放下了娜娜的双腿,压在她的身上,嘴唇在她白嫩修长的脖子上亲吻着。臀部小幅度地十几下动作后,猛地一个用力一个狠插,如此循环往复。  娜娜被玩的无意识地哼哼着,不成音调。  「哥,你这是多长……时间……没碰女人……了……哎……」  「一天多吧。」我继续在她身上探索着,「叫主人。」  「主人,娜娜被你操的……好舒服……」  嗯,这句话倒不是假的,这丫头下边都流成小溪了。               (十三)  女人的水多了,有种别样的体验,一来是水到渠成,滑的不得了,二来随着进进出出的动作,自己的阴毛上沾了很多淫水,在空气中就感觉凉凉的,但是分身进入的又是一个温暖潮湿的所在,冷热两种境界互相交替,加上最敏感处传来的身下女子小穴对小弟弟的刺激,自然也就更爽一些。  所以连孔夫子都说食色性也,也就是说,操逼真爽。  扛着娜娜的腿玩了一会儿,我站起身来,拔出肉棒来,然后把她的娇躯往床中间移了移。分开她的双腿。然后整个人都压在了她身上。  娜娜自然知道我要做什么,一双依然穿着高跟鞋丝袜的大腿蛇一样缠住了我的腰。双手搂住我的脖子,脸色红润,闭着双眼,主动送上了火热的樱唇。  我贪婪地吸允着,抚摸着她如瀑青丝,另一只手探了下去,扶住自己的老二,对准了娜娜那已经氾滥成灾,无比饥渴的桃源所在,在洞口摩擦着。  被我肆意吸吮蜜汁的娜娜早已期待已久,见我迟迟不肯叩马入关,一探究竟,鼻息开始粗重起来,发出了酥媚的娇嗔。  我刚放开她的嘴巴,她就急促地道:「老公,快点嘛……」  但她刚刚说话,我马上就用力地一挺下身,一枪挑了她。  「啊……」  空旷许久的幽迷之地,一下被填的无比充实,娜娜不由地喊叫出来。  接下来的动作还是为了享受娜娜的美色,於是我的动作依然是大开大合,一条肉棒飞快地在她的小穴里进进出出,不过此时已经带出了不少两人交合的白浆,粘在结合之处,看上去十分淫靡。  随着我用力的拱动,娜娜淫荡地哼叫着,眼神迷离,尽情享受。  很多小姐被操的时候,都只是本能的反应,有些小小的兴奋。但是不少东北小姐,却是真心投入到里面去,这也是我比较喜欢东北和四川小姐的原因。  我把娜娜的两条玉臂按在床上,一边用力地抽插,一边用嘴含着了她的耳垂。  我明显感觉到身下的娜娜娇躯一抖,夹着我腰部的两条大腿力道紧了很多。  「老……公……你真会……玩……搞死……我了……」  娜娜的呻吟声越发地淫荡。  「喜欢老公吗?」  「喜……欢……」  「喜欢我什么?」  「喜欢你的鸡巴……喜欢……你操我……」  有些女人做爱的时候喜欢一言不发,有些喜欢无意识地胡言乱语,但是一般的小姐都会说些淫荡的话,一来是故意刺激客人,二来其实是给自己的一个放纵,还有一种,是真心本来就喜欢这个。  我玩过的一个良家,平常是很端正正式的一个职业女性,在床上,说的髒话我都意外。  一个姿势搞的久了,就觉得不爽,於是我把娜娜上身抱起来,我坐在床上,她坐在我的双腿上,也就是传统的观音坐莲缠腰式。  这种姿势,可以女的自己动,也可以男的向上拱动,最关键的是这个体位,女人的一对咪咪刚好在你的脸部附近,你想用手揉,用嘴巴吸,或者用脸蹭,都可以。  娜娜坐在我的大枪之上,双手搂着我的脖子,身子后仰,上下动作着,用自己温润的小穴套弄着我的阳具。  而我则一手一只大咪咪,揉捏着娜娜的一双爆乳,她的抹胸早已经褪到了腰间,丰满挺拔的一对玉峰在我手中不断变形着。  此时我完全不用自己动作,省了很多力,於是专心致志地进行着我的吃奶大业。吸吮舔咬,偶尔用舌头在她的乳头附近画圈。玩的不亦乐乎。  这个动作基本上都是男性在享受,女性比较费体力,所以搞了几分钟以后,娜娜已经是香汗淋漓,脸色潮红。  我看看也差不多了,刚才在包厢里素了半天,於是抱起她来到房间里的桌子上,随手拿了一个垫子放在上面,然后让娜娜坐在了垫子上面,双腿缠着我的腰,用力地拱动起来了。  此时已经是专门为了射精而冲击,所以我的动作很用力,幅度也比较大,撞的娜娜一阵臀波乳浪,浪叫不止。  「哥……操我……使劲……操……操……」  娜娜也是来了兴致,在我的动作下不停地喊叫着。  我的下身不断地撞击着娜娜的小穴,发出啪啪的声音,伴随着她的哼叫呻吟。  终於,我后腰一麻,精关一开,一声低吼声中,在最后关头射了出来……              【未完待续】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