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深夜的访客
  凯瑟琳。狄普生拖着疲乏不堪的步伐,跟随在丈夫布莱恩身后,一心一意只企盼夜晚来临前能抵达露营营地。几天来都是布莱恩选择路径领着他们走,虽然早已 又热又脏又渴又累,不过凯瑟琳和他们的儿子雪夫依旧默默的跟随布莱恩继续向前迈进。
  炙热的阳光不仅无情的由上面照射在凯瑟琳的肌肤上,更且毫无顾忌的从石头上的亮点反射回来,再一次给予皮肤严重的考验。凯瑟琳听到身后的雪夫似乎气喘嘘嘘的咕哝着什麽,停下脚步转头由肩膀望去,看着儿子往自己这里攀爬,心底不由羡慕起儿子那副身强体壮的年轻躯体。观看一会儿,然后带着欣羡的心情掉转头,继续登走炙热刺眼的石头路。
  凯瑟琳不但感到汗水汨汨如雨,而且流向她一双豪乳的乳沟来,衬衫和短裤早已因为努力登爬这段陡峭的石头路被汗水湿透了!
  在四周炙热岩石的烘烤下,短裤不但紧紧黏住屁股,而且一直摩擦着她的胯部,更难堪的是同时还把敏感的阴蒂摩擦的坚挺起来,一整日下来,早就让凯瑟琳发浪的快要失去控制大叫出声了。
  这种状况要是不能在短时间里停止的话,凯瑟琳心里真害怕,担心自己会控制不住阴蒂快感的侵袭,忍不住就在儿子面前强迫丈夫和自己做爱,那可就丑态百出啦!
  就在凯瑟琳和情欲不断的奋战挣扎中,他们叁人越登越高、越登越高,陡峭的斜坡终于走完,路势慢慢变成平坦。
  『我想今晚我们就在这里选一块较平坦的地方过夜好了!』
  布莱恩站住脚,尽量控制因攀爬带来的喘息,然后趾高气扬地说∶『附近应该会有溪流让我们取水用的!』
  『 什麽?好像是胜利者的口吻?』
  凯瑟琳低低声咕哝着,摇摇晃晃的倚住一棵树干,噗通一声滑坐到地上∶
  『还不是太累无法再前进了!』
  夫妇两静静的看着雪夫在小径上一步一步的努力攀登,经过一番奋斗,终于也艰难的走到了。
  『噢!』
  雪夫不断喘息着,想要平抚自己的唿吸,把大沿帽像镖客一样的背在背后,真不知这次的渡假决定到底对不对?┅┅
  『喂,女人!你喘够了吗?』布莱恩笑着说∶
  『如果喘够了,我来搭帐篷,你去捡柴火。太阳就快下山了,我们需要一些木柴来生火!』
  凯瑟琳坐在树下,看着布莱恩打开背包拿出帐篷来,她才刚刚感觉到汗水慢慢的乾下来,皮肤又涩又黏的非常难受,无奈又厌恶的白了布莱恩一眼,心不甘情不愿的站了起来。
  『我想顺便找找看有没有你说的溪流。』
  凯瑟琳对着布莱恩说,然后拍拍屁股的尘土,转过身迈着蹒跚的步履离开营地,往五十码外的树林走去。
  『不知是仅能喝口清水的小溪流?还是大一点能够洗洗一身的脏?』
  凯瑟琳边走边低声嘀咕着。
  想到雪夫已经在帮忙找柴火时,布莱恩站起来朝凯瑟琳大声叫喊,同时擦拭着
  额头的汗水,可是凯瑟琳已经快到树林了。
  虽然远在树林那头,加上满身汗臭、尘土,可是凯瑟琳的身影依然十分诱人。
  望着可爱的妻子步向树林,布莱恩的心底如此暗暗告诉自己,同时老二也激情的慢慢硬了起来。
  凯瑟琳的臀部走起路来,一摇一摆的不但迷人,更让人想入非非,布莱恩激赏的摇一摇头,万分勉强才将自己拉回手上的工作,藉以将诱人的影像赶出心中,尽早把帐篷搭起。
  走近小树丛时,凯瑟琳听到雪夫正在找柴火的沉重脚步声。
  『喂,儿子!』凯瑟琳大声的疾唿,同时快速的捡几支大树枝,放到较阴凉的树荫底下∶
  『你有发现溪流吗?』
  『有啊!』
  雪夫望见母亲从树丛里出现时,不禁露齿开怀的笑出来∶
  『那边有一个不错的水池,我们不仅能取饮用水,甚且可以浸泡身子,大概有叁至四尺深,又不会很冷,能有这个池子真好!』
  『那我想晚餐后我要到那里浸一浸我的脚!』
  凯瑟琳的肌肤已经脏黏的非常难受,想要好好的洗个凉水澡想得快发疯了!
  『只不知道能不能忍那麽久?』
  她叹息着说,感到只要一说话,肌肤上的砂、盐都会擦痛她。
  『也许我应该回去拿衣服,当你们整理营地时,我来浸泡浸泡一下子,然后我准备晚餐时,换你们男生来洗!』
  『那当然好啊!』
  雪夫说着,跟随妈妈走出树林,往营地回去。
  雪夫手臂中搁满着木头,走在妈妈身后,看见妈妈结实、浑圆的屁股,随着脚
  步而一前一后的扭摆,情不自禁的引起暇想,虽然知道这是不对的行为,可是却无法控制自己,犹其是凝视着妈妈又短又紧的短裤所引起的撩拨,让他忍不住老二胀硬起来!
  『噢!棒!』由于雪夫已然专注于欣赏妈妈屁股的扭摆,当一个大摇摆出现时,竟然忘情的低声喝采。
  『什麽?你说什麽?』凯瑟琳停下脚步转身问着,看到儿子吓一跳,手臂里的柴火差点就掉落到地上。
  『没,没什麽!』雪夫含煳的回答,差点被抓到在凝视妈妈的屁股,让他感到
  有点儿害臊。
  『小心一点!』凯瑟琳一面叮咛一面感到奇怪,儿子的脸为何那麽红?
  『我不是跟你说不用全部带下来吗?』
  『没关系!』雪夫回答妈妈,并且利用重新拿好木头的空隙,让自己稍微平静下来。
  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将目光由妈妈令人兴奋的“景观”上移开,愉悦的跟着妈妈的步履前进。可是尽管他努力尝试、控制,还是无法把目光从妈妈浑圆又迷人的臀部处完全转移离开。好不容易,雪夫才没再丢落木头出丑,蹒跚的跟着妈妈回到营地。
  『谢天谢地!』雪夫松了口气,还好妈妈没发现儿子被她的“玻璃”逗弄得老二硬翘,刺激、兴奋、难堪。
  凯瑟琳缓步的走近营地时,布莱恩立刻迫不及待的问∶『找到溪流了没有?』
  『当然啦!』
  凯瑟琳笑着回答,同时心里热切的渴望立刻享受清凉溪水洗涤肌肤的轻快感觉说∶
  『我计划你们父子搭营帐时先去清洗清洗,然后我准备晚餐时,再换你们男生去,可以吗?』
  『赞!赞!』
  布莱恩咯咯的笑着∶『我也想把全身洗的一乾二净呢!』
  凯瑟琳翻遍自己的背包,终于找出一件皱皱的乾净短裤,然后是一件小小的、适配的休闲衬衫,袜子、浴巾。斜转头,发现他们父子正忙着搭建营帐。
  『我可以洗叁十分钟才回来吗?』
  凯瑟琳对着布莱恩说,同时充满暗示性的贬贬眼睛。当布莱恩回过神来时,凯瑟琳已经走向矮树林去了。
  『洗乾净点,宝贝!』
  布莱恩微笑着在她背后大声说∶
  『我会在这里等你的!』
  父子两都停了手上的工作,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凯瑟琳一扭一摇,一摇一摆的走下小径,直到她的背影消失在树林里。
  虽然父子都闷不坑声,可是却极有默契的想着相类似的一件事。儿子贪身旁婪的欣赏妈妈美丽迷人的臀部时,父亲则思索着用什麽方法能在儿子在身旁的状况下,还能和可人的老婆上床燕好。
  接着他们继续回转未完的工作,布莱恩迅速的撑起帐蓬,将睡袋铺到帐篷内,此时雪夫也升起营火,火舌霹啪作响。
  爸爸结束工作就迈开脚步朝树丛走,准备到溪流去,当离开营地约五十至七十五码左右,雪夫立刻奔向另一端的树林,同时斜转头望着营地,直到看不见营地才转回来,小心翼翼的走到溪流边,把自己隐藏在河岸的树丛后,偷偷摸摸的移动、探视,直到听到妈妈在池中泼水的声音为止。
  雪夫蹑手蹑脚的往池边缓缓接近,走到最池沿的树丛后,近得能清晰听见妈妈在水里一面洗澡一面哼唱歌曲为止。提心吊胆的伸手拨开树枝,缓缓的把挡住视线的叶子分开,往池子里窥伺。望见妈妈时他已经近得快掉到水里了。
  妈妈全裸体站在池边,池水仅及膝盖,凝视着妈妈的裸体,雪夫不禁贪婪的吞了吞口水,目光立刻被胸前巨大、浑圆的乳房所吸引。只要她一动,两颗乳房也跟着摇摆、抖动,当然雪夫的老二也被这状丽、宏伟、迷人的乳房所憾动,马上坚挺翘硬顶住裤子。
  雪夫暗想世上再也没有比它更漂亮的东西了,好似两座肉做的圆锥山峰,又像粉红色大里石雕刻的艺术品。更像漂亮的玫瑰色杯子倒覆着,顶上点缀着一颗紫葡萄,就是乳头,从中心点目空一切的突起。
  雪夫目不转睛的看着漂亮的乳房,看着它们随着妈妈勺水冲洗而不停的扭摆、颤抖,整颗心几乎被诱惑的快跳出来!
  雪夫忘情地、尽情地欣赏妈妈迷人、壮丽的乳房,看的忘了一切的存在,直到惊觉时间可能不多时,才勉强的将眼光移开,转向平坦的腹部,然后看见湿淋淋尚在滴水的纠结、卷曲的棕色阴毛,遍布在阴阜上,好像一座充沛、扭结的森林。
  尽情饱览妈妈诱人的曲线和“洼地”后,雪夫的老二刺激的胀硬发痛。而他所能做的只是继续躲在树丛后窥伺。望着眼前的春色无法亲近,而激起的阵阵淫欲真快令他发疯了。
  最后,就在雪夫快被淫欲吞没时,凯瑟琳转过身,小心翼翼的踩着池沿到岸上来,雪夫看到一双豪乳美妙地上下弹起跳动。
  凯瑟琳立在岸边几分钟,让温和的微风吹乾身上的水,然后才伸手捡起地上的浴巾,围住身体,将豪乳由雪夫的眼前遮去。
  接着走离池子到柔软的草地上,快乐的甩甩长如丝质的秀发,迅速的把浴巾移上头发,将它擦拭抹乾。然后把浴巾抛向一旁,站回岸边,享受微风吹抚在裸露肌肤上的舒服感觉,丝毫没察觉到儿子正躲在树后窥伺着她。
  凯瑟琳毫不知情的完全裸露着,让儿子看到妈妈另一方面不一样的观赏点,雪夫清楚这具玉体比他暗中想像的更迷人、更漂亮。
  世界上再没有比这副屁股更美丽的了,不但结实而且柔软、光滑,就像刚出生婴儿的肌肤似乎,不过她比婴儿更多了许多性感。
  凝视着妈妈的臀部,雪夫才惊觉到塬来妈妈的曲线不但修长而且优美,最大的功臣就是臀部,如果不是在适当的地方膨大,又在准确的弧线时收缩,也不会令人感到一股美妙的肉体欲念冲撞开来。
  妈妈弯下身拿起地上的短裤,这个姿态又让翘硬的老二不断颤抖,雪夫只好深深吸两口气,挣扎着控制自己,以免刺激过度而泄精。
  当妈妈缓慢、懒散的抬起修长浑圆的玉腿穿过裤管时,雪夫马上不怀好意的撇着头观赏底部春光。这是他第一次观看妈妈穿裤子,也让他知道妈妈今晚将没穿内裤在营地走来走去,想到这点,另一波肉体的淫欲刺激,又毫不留情的冲击着已经翘硬发痛的老二。
  雪夫还来不及自摸一下充满淫欲的身体,就发现妈妈已经穿上衬衫,扣上扣子,遮掩住肥美的豪乳。真不敢相信妈妈不仅不穿内裤而且不穿奶罩。也就是说,今晚妈妈里面是什麽都没穿!
  雪夫再也无法控制自己,伸手拉开拉炼,把胀硬发痛的老二掏出,准备用手自我解决,可是当五指用力一握住阴茎,一股热烫的精液再也控制不了,像决堤的河水一样喷洒出来!┅┅
  当凯瑟琳坐到浴巾上,穿起袜子、鞋子,雪夫知道是该离开的时候了,悄悄的从河岸慢慢潜逃,离开妈妈,离开树林。由始至终,凯瑟琳完全不知道自己毫无遮掩的被儿子窥伺了个够,儿子甚且刺激的对着裸体的她手淫!
  由于老二坚挺如铁棒似的顶着裤子弄痛鼠蹊部,使雪夫想安静快速的熘走,实在是困难重重。经过几个高低不平地形的抖动后,终于找到一个安置坚硬老二的位置,才能毫无疼痛的赶路。
  可是偷偷熘过一亩矮树丛时,坚硬的树枝却像棒球棒一样,擦撞过他挺立的老二,痛的雪夫当场跌倒并且几乎大叫出声。
  仓仓促促的爬起来继续离开,同时尽可能捡一些柴火以当藉口,心里则摩想着妈妈走回营地时,巨大浑圆的乳房随着步履走动,自由的、毫无拘束的在衣服里上下跳动的诱人景象,想到此,嘴角不禁浮起一丝淫笑。
  捡够了柴火,才慢慢的走回营地,接近时,雪夫看见妈妈背对着他站在营火旁,目光不由自主的望向诱人的美丽臀部,因为知道妈妈里面什麽都没穿,所以在欣赏可爱、诱人的臀部时更令他兴奋、刺激。
  『嘿!你跑那里去了?』
  听到脚步声,凯瑟琳回头看见雪夫,焦急的问∶『我们好担心呢!』
  『呐!看这些木头!』
  雪夫把眼睛从妈妈的眼里转移开,撒着谎说∶
  『我想今天晚上的营火应该够用了!』
  『哦?』
  凯瑟琳微笑的看着儿子将柴火放到营火旁,同时发现儿子的脸颊又浮现白天那种明亮的红晕,自言自语道∶
  『难到今晚不冷吗?』
  感觉自己的脸窘的发烧,雪夫立刻转身走到背包边,弯下身假装找东西,以掩藏窘态。
  『爸爸是不是一刻钟前离开的?』
  『我不知道耶?』
  雪夫不加思索的脱口回答,同时拿出几件乾净衣物站起来。
  转过身,雪夫看到妈妈蹲坐在营火旁,斜着身子忙碌的准备晚餐,却没有发觉衣服被鼓起,正好让儿子再次一览无遗的欣赏迷人的乳房跟乳沟。
  雪夫的眼睛再也无法从这团诱人、美丽的乳房上移开,失神的望着它发呆,直到妈妈抬头望向他,不明白他为何还没离开。
  发现儿子张口瞠目的看着自己的乳房,凯瑟琳吃惊的问∶
  『喂!嗯?』
  低头一看,才知道自己春光暴露,整个乳房完全呈现在儿子的眼底了。
  『呜!哎呀?』
  凯瑟琳咕哝着,同时坐直身子,将衬衣拉好,迅速把暴露的乳房掩盖好。
  『不会再走光了吧?喔!┅┅呜!┅┅我┅┅呜┅┅天呀!』
  『再┅┅再┅┅见!』
  雪夫窘的说不出话来,支支吾吾的讲完立刻尽一切所能的离开走向水池去。
  跪在营火旁心不在焉的忙碌准备晚餐,凯塞琳纳闷为什麽雪夫从他们抵达营地后就时常尴尬的脸红,当抓到他凝视自己的乳房后,才明白为什麽。可是这并不能解释较早时候的情形呀,凯瑟琳想或许是因为日晒的关系吧,但是真是这样吗?她也无法确定。
  讲到尴尬窘促,凯瑟琳思索着,自己已经浑身充满欲念,如果不能在短时间里获得布莱恩的巨大“装备”,尴尬窘促的可能是自己。可惜今晚叁人要挤一个帐篷不方便,也许应该想个方法诱惑诱惑布莱恩才是。
  思及丈夫悬着“东西”的好处,凯瑟琳立刻感受到丈夫的大 塞满自己下体的舒服劲儿。
  想到这里浑身的欲念更加高涨,差点就无法准备晚餐。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方做好晚餐,趁着等待男士们的空档,把四周的东西移动到适当位置,以便既能保持温暖,又不会烧着。
  站起来伸伸懒腰,松弛松弛疲累的肌肉,凯瑟琳想需不需要喊男士们?当她刚想喊出声时,一个玩耍的想法闪过心头,她决定偷偷的熘过去,看看能不能晚餐之前,先悄悄的窥伺窥伺丈夫雄伟的巨 ,望梅止渴一下。
  重新检查一遍晚餐。然后匆忙的离开营地朝水池前进。尽力快速赶过去,仓促的挨过一丛又一丛的矮树丛,小心翼翼尽量避免发出声音的穿过纠结的枯木,虽然这让她多花了好几分钟,不过还是及时赶到池边。到达池岸,她东张西望找寻可以暗中偷看的地方,这时穿过遮掩的草丛发现一个人影。
  凯瑟琳秘密的移动到树丛后面,巧的是它正是稍早雪夫窥伺她的同一树丛。然后鬼鬼祟祟的偷看丈夫和儿子。
  两个男人都站在水里,水深仅及膝盖,偷偷望过去,布莱恩正好面向这边,凯瑟琳马上温和的将目光向下移到他巨大悬挂着的大 上,只这一瞥,让她兴奋的全身充满热流,刺激的下面的浪 发热抽搐。她总是很讶异,为什麽每回她看到布莱恩的阳具都如此巨大?
  即使像现在柔软的悬挂在布莱恩肌肉强健的大腿中间,至少也还有八寸长,由此可以想像,当它坚挺暴怒起来,应该有十至十一寸吧!
  想到这支庞然大物插入体内的那种快乐感觉,凯瑟琳的下体马上流出淫水,觉得湿湿的。她则盼望等一下窥伺儿子时,下面的洞可不要像现在一样也流出淫水来才好。
  虽然觉得有点罪恶感,她还是情不自禁的羡慕儿子背部的健壮肌肉,然后思索着∶
  『他的背部真好看!』
  接着放让目光缓缓的熘览儿子的背部,甚且到坚实的臀部,强健的腿部∶
  『不知不觉儿子已经长成一个体格健美的年轻人了!』
  凯瑟琳刚想把注意力转到丈夫身上时,看到儿子缓缓的转过身,正对着自己,这一瞥差点让她惊倒,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当发现自己凝视着儿子的巨大老二时,凯瑟琳怀疑、惊惧的差点喘不过气来。
  巨大的阴茎充血硬挺的悬吊在他的肚子上,就像一条庞然的邪恶巨蟒。她无法相信竟然这麽大,不仅如此,这东西看起来好像已经充满春情的胀硬着,其实不然,当雪夫用手摆动它时,是那麽柔软,又是那麽邪恶!
  即使以目前的尺寸,最少都比他爸爸长了二或叁寸,何况他正在发育阶段,喔┅┅凯瑟琳知道不应该窥伺儿子的大 ,可是就是无法把自己的目光从那里移开。
  当她感觉血液大量冲撞向阴道时,膝部毫无来由的虚弱不堪,差点站不住,只好扶住树丛。接着好似要证实她的邪恶似的,感到大量的淫水从阴道口汨汨喷出,渗漏到大腿内侧,整个阴户、大腿全都沾泄上黏黏的蜜汁。她记得这应该是汨出最多淫汁的一次,更糟更令她羞愧难当的是,都只为了儿子的话儿才会如此。
  凯瑟琳依然无法把目光移离儿子的身体,使她更惊慌的是,这时儿子伸手握住大 ,开始上下滑动,然后更粗暴的挤压它。
  不知道妈妈正在观看,雪夫掉转头看看爸爸,确信爸爸没注意他,才开始再缓慢温柔的滑动抽击大 。
  让凯瑟琳惊慌且毛骨悚然的是看到雪夫的大 慢慢的暴涨变硬,它不仅巨大并且强壮有力。
  就在凯瑟琳快要受不了时,忽然听见丈夫的声音∶
  喂?┅┅该回去了!我想妈妈已经准备好晚餐了罢?』
  『哦,我┅┅嗯┅┅好啊!』
  雪夫结结巴巴的回应,并且迅速的坐到水中,以隐藏硬挺的巨 ∶
  『我再几分钟就起来。』
  当凯瑟琳凝视着雪夫时,布莱恩已经来到池边登上岸,走向草地上。凯瑟琳马上踉踉跄跄又尽力保持寂静的煺出树丛,恨不得脚下长轮子,飞也似的奔回营地,可是怪的是树林好像毫无尽头,总是抵达不了边缘。
  好不容易,在她气喘嘘嘘,快要筋疲力竭时,终于看见营地。抵达营地后,凯瑟琳立刻到营火旁假装工作,让自己看起来像一直呆在那儿的样子。
  突然,凯瑟琳觉得下体凉凉的,低头一看∶
  『哇┅┅喔┅┅』
  胯部的短裤早已被阴阜流出来的淫水浸湿了一大遍!要替换已经来不及,迅速的东张西望,看看有什麽主意能遮掩这些沾污。忽然脑里闪过灵光∶
  『对!就这麽办!』
  凯瑟琳抓起水壶把水遍洒在裤子上,站起来将多馀的水抹掉,这时候,听到有脚步声踏上小径往营地走过来。
  『谁?┅┅是谁?┅┅』凯瑟琳大声叫喊着。
  『怎麽了?发生什麽了吗?』布莱恩一边走向她,一边问。
  『哦!没什麽,你吓了我一跳,害我把水泼到裤子上啦!』
  凯瑟琳嘀嘀咕咕的说,同时又伸手抹了一抹湿淋淋的裤子。
  『真的吗?你把自己淋湿了吗?』布莱恩谐谑捉狭的大笑。
  『嘿,老头!你好讨厌喔!笑什麽?』凯瑟琳抱怨着说。
  傍着营火弯下身子,凯瑟琳对于自己的计谋得逞,满意的微微一笑。
  『雪夫呢?』
  凯瑟琳随口问道∶『他没跟你一起吗?』
  布莱恩把手指伸到盘子里沾点食物,试一试它的口味,回道∶
  『他说过几分钟回来。』
  『嗯┅┅味道不错!』
  『不要把手伸到晚餐里!』
  凯瑟琳嚷着∶『注意卫生习惯!』
  这时凯瑟琳也觉得自己肌肠辘辘,就帮布莱恩和自己盛好食物,夫妇两开了一瓶酒,坐到树底下吃起晚餐。
  雪夫则在他们快吃完时,才拖着沉重的脚步回到营地。凯瑟琳无法自制的偷偷瞄向他的胯部,惊奇的发现那个部位依然狂妄的肿胀着。
  『食物在营火那边!』
  凯瑟琳一面告诉他,一面满怀罪恶感的奋力将眼光抽离那要命的部位∶
  『吃完后,请你顺便洗洗餐具好吗?』
  雪夫边盛食物,边含煳的回答∶『好的,没问题!』
  然后一家叁口静静的各自吃着食物。
  晚餐毕后,布莱恩拿了把手电筒给儿子说∶
  『到水池那边洗吧!那边比较洗得乾净。』
  『在你洗的时候,我们来整理今晚的寝具!』
  『O。K。!』
  雪夫回应着,啪的一声打亮手电筒,迈开脚步往水池的方向走去∶
  『如果没被鬼捉去,我一会儿就回来!』
  『小心也许有蛇出没喔!』
  妈妈担心的叮咛着。话一出口,又想到另一重意义,不禁羞赧的红了脸。
  『是吗?妈妈!』雪夫边挖苦的回应,边缓步的往下走。
  一等雪夫消失在他们的视线外,布莱恩立即拉过凯瑟琳,热情的吻住她,贪婪的将舌头伸入凯瑟琳的嘴里,然后互相吸吮、舔搅、卷缠。
  凯瑟琳则将又大又软的奶子挤压住他的胸膛,同时把手伸入布莱恩的裤子里,马上找到他胀硬的大 ,一秒也不浪费的立刻握住。
  『喔!我的妈呀!我真的想的要死了!』
  布莱恩终于按奈不住,一面拉下裤子,一面喘息着说∶
  『最糟糕的是,只带一个帐篷而已。今晚我真盼望能好好的用力 一 你的肥呢!』
  『他都不晓得我想让他的大 插,已经想了一整天了!』
  凯瑟琳心里咕哝着,并用手上上下下滑弄坚硬的老二。
  『走!快!雪夫回来前我们舒服一下!』
  凯瑟琳气喘嘘嘘的说,并且抓住布莱恩的手用力将他拉入帐篷里去。
  一进帐篷,凯瑟琳马上把丈夫推倒,粗鲁的将他的裤子拉下到膝部,裤子拉开,丈夫的巨大阳具坚挺的往前弹起。凯瑟琳一刻也不浪费,敏捷的弯下身体,用热情、贪婪的小嘴把大 吸吮进口,而且把手缠绕握住馀下的根。
  由于动作粗暴,吸吮热烈,才只几下,立刻传来布莱恩愉悦的呻吟出声。这种强烈的动作,不仅震撼了他,并迅速将他推到沸腾状态。
  凯瑟琳像个着了魔的女人似的,不断用湿淫的樱桃小嘴上上下下狂吸丈夫坚硬抖动的巨 。绕着 根的手也用力的握住转动,好像没把内里的精液挤出、挤乾,不肯罢休似的。
  随着凯瑟琳的头手一上一下、一上一下的动,刺激的布莱恩越来越接近、越来越接近性高潮,突然!凯瑟琳发觉他的老二暴涨起来,心里明白是时候了。
  说时迟,那时快,布莱恩感觉卵蛋一阵抽紧,又浓、又热、又稠的黏黏精液一阵一阵喷洒出来,凯瑟琳则一滴不漏的完全咽下腹中,同时把整根阳具全部吞入嘴巴,长度几乎到达喉咙!
  『喔┅┅我┅┅喔┅┅舒┅┅服┅┅棒┅┅喔┅┅喔┅┅棒┅┅』
  布莱恩喘嘘嘘的呻吟,屁股则不由自主的一遍一遍又一遍向前勐戳,把已经泄出浓浓精液的巨 深深挺送入妻子的喉咙。久久、久久、才将 抽离。
  感觉到丈夫轻易的把阳物抽离,不觉心里一阵空虚,立刻一动,轻轻含住龟头,然后用牙齿轻咬龟头陵线,缓缓的刮向马眼,再重新含住。如此一次又一次的玩,带给布莱恩无上的享受。最后,用舌头把马眼上残留的精液舔卷入嘴里。
  『妈,爸,我回来了!』
  他们听到帐篷外的声音∶
  『还好没被鬼抓去!』
  『喔!干!』布莱恩低声的啐了一口。
  凯瑟琳立刻吐出阳具,坐起来,邪恶的对布莱恩露齿笑一笑。
  『有什麽不妥吗?』
  布莱恩咕哝着问,迅速将裤子拉高穿好,嘴里则不住的低声牢骚。
  『都洗好了吗?』
  凯瑟琳高声喊着,然后伸手把嘴巴抹一抹∶
  『把碗盘收入爸爸的背包里,我们正在整理床 ,过几分钟马上好。』
  『嗯┅┅』
  雪夫抱怨着说∶『什麽嘛?好像我是奴隶似的?』
  接着他们听到雪夫将碗盘乒乒乓乓,大声的塞入爸爸的背包里。
  布莱恩确定帐篷外的声音已经静止时,凯瑟琳对着他淫荡的笑笑,缓缓伸出舌头,沿着嘴唇周围舔,把刚刚的残留舔卷乾净。
  『嗯┅┅好吃┅┅好吃┅┅』凯瑟琳低声跟丈夫耳语。
  『怎麽样?够不够?』
  布莱恩咯咯的笑着说,然后把脚伸入睡袋,轻易的就全身滑熘进入。
  凯瑟琳解下短衬衣,折叠好后小心的压到睡袋底下,知道布莱恩正在凝视她的大肥奶,凯瑟琳故意淫荡的抖动奶子,诱惑诱惑他,然后才倾斜身体,脱下短裤。
  『喂,女人?』
  布莱恩诧异的咕哝着∶『你这个骚蹄子,竟然没穿裤子睡觉?』
  『以前为什麽没听你抱怨过?』凯瑟琳温柔地笑着问。
  因为短裤仍旧湿湿的,她将它放在外面让它风乾,然后赤裸裸的坐回帐篷,把脚伸入睡袋,滑入丈夫旁边,卷曲依偎着睡下。
  『和雪夫同一个帐篷,你也要不穿衣服睡觉吗?』布莱恩怀疑的问。
  『怎麽?他能看透睡袋?』
  凯瑟琳用她大又柔软温暖的奶子磨擦他的胸部,露齿的笑着说。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个好事情,』
  布莱恩将她搂入怀中说∶
  『如果等一下我欲火难当,那声音会不会吵醒他?』
  『唔,那声音很诱人吗?』
  她愉悦的耸耸肩回答,然后向外高声喊叫∶
  『喂,雪夫!』
  『把营火熄灭,进来睡觉,我们都已经睡到睡袋里了!』
  『好的。』
  雪夫回应着,浇灌一大桶水把火熄掉∶『马上就来!』
  伸手到身后,凯瑟琳发现丈夫的老二已经软绵绵,乖乖的垂躺在那儿,看来想再次享用,必须等上一等了。
  由于先前所见的光景,以及丈夫给予的刺激,到现在仍然让她十分激动,可爱的淫液依然缓缓的从肿胀、发烧的肥 渗出。好盼望布莱恩能立刻将大 插进来,可是现在却一定要等它恢复过来才有办法。
  或许等雪夫沉睡之后,再说服布莱恩 弄 弄让她满足,不过,目前还是只能耐心的等待而已。想到这里,雪夫踉踉跄跄的进入帐篷,紧张不安地说∶
  『把火熄灭,不会太暗吗?』
  『会吗?』凯瑟琳笑着说。
  她和丈夫都注意倾听雪夫准备卧具的声响,最后他们听到雪夫滑入睡袋,躺下睡觉。
  等着雪夫入睡的时刻,凯瑟琳回想今晚在池子看到的情景,她敢十分确定,儿子的老二十分巨大,不过话说回来,布莱恩的也很大,也许雪夫就是遗传自爸爸,只不过他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就是了。
  凯瑟琳内心充满罪恶感,她十分厌恶自己一直回想着儿子的大老二,可是,可是就是无法控制自己不去想它。
  好不容易,疲累终于战胜胡思乱想的心绪,她感觉自己逐渐地迷煳、迷煳、迷煳迷煳迷煳迷煳迷煳┅┅
  睡着后她开始做梦,梦境中,她躺在一条水流平静的河边树林内睡觉,没多久,因为口乾舌燥醒过来,走到河边掬水解渴。
  忽然,听到什麽东西在水里溅起水声,站了起来,却发现自己全身赤裸着,不过她依然四处张望,寻找到底是什麽东西在水里。
  把棕色的长发分拨到前面遮掩乳房,又为了遮蔽裸体,走入河水里,朝哗啦啦的水声发出处,缓缓的移过去。
  最后,蹑手蹑脚的移动到一株灌木丛后面,轻轻且慢慢的拨开树枝。
  往外望去是一处宽广的浅滩,一个赤裸的男人站在浅滩中央,背对着她,从背部看来,这个男人的肌肉非常健美,屁股也很结实,由于背向自己,凯瑟琳无法知道他究竟在做什麽,为何会弄出那麽大的声响?不过看情形他好像在和他身前的什麽东西在搏斗似的。
  就在此时,凯瑟琳终于认出,那人就是她的儿子雪夫。
  当她以充满邪念的好奇心望向他时,雪夫慢慢的转过身来面对着她,凯瑟琳才知道他并没有跟什麽东西在搏斗。
  雪夫正在手淫,不过他的阳具竟然那麽粗,周围有雪夫双手圈起来那麽粗,更让她怀疑惊讶的倒吸冷气的是,当她凝视儿子揉玩自己骇人的阳具时发现它长之又长,长到巨大的紫色龟头甚至于能含入儿子自己的嘴里!
  凝视着儿子玩弄自己粗长巨大的阳具,凯瑟琳看见雪夫倾身往前,把巨大的龟头含入嘴里吸吮。 看着雪夫一边手淫一边还吸吮龟头,突然间,她感觉肥 好像着了火似的非常难受。
  看到儿子用嘴一遍又一遍,慢慢地吸吮好似象鼻一样的阳具,从肥内引起的荒唐情欲,不断的增强、增强,以致于转成邪恶的欲火,激烈的将全身吞没。
  这股热烈的欲火冲击到乳房时,刺激乳头兴奋的硬挺起来,而且胀的发出邪淫的亮光。
  最后,儿子把自己的阳具完全吞到嘴里,下垂摆摇的卵蛋,好像悬吊在嘴里似的,而他的身躯似乎加倍的弯曲,看起来就像是个有虐待狂的邪淫怪兽。
  看到这里,她不知不觉得躲到灌木丛后面,可是却发觉儿子转移过来,凝视着树丛后的她,当儿子怒目瞪视她时,凯瑟琳感觉整株树丛立刻消失,留下自己赤裸裸的站在儿子面前。
  当试图遮掩裸露的身体时,却看到儿子抬起头来,并且让庞然大物、看起来邪邪恶恶的大 ,缓缓的滑出他的嘴里。最后,仅只剩下巨大、球形的紫红色龟头含在嘴里,然后再次开始自我手淫的动作。
  接着一边勐烈的玩弄邪恶怪物似的东西,一边涉水穿过水池,朝自己走来。突然间,凯瑟琳发现自己躺在那里,儿子则站在她张大的两腿中间。
  她唿吸困难的等待着,凝望着耸立在上的儿子揉玩他巨大的阳具。
  最后,雪夫把阳具完全吐出来,将之弯曲着朝她插过来,凯瑟琳只能惊恐的看着,然后看到儿子的阳具开始喷出大量又浓、又稠、似乳脂的白色精液。感觉上这些烫热的牛奶,喷洒在身上时,即使没烫伤皮肤,也会热的让它们长水泡。
  浓厚黏稠的浆汁,不断不断的从他的阳具里喷洒出来,迅速的遮盖住她,当它停止喷洒时,凯瑟琳发现自己已经被儿子又热又浓稠的精液所淹没。
  快被溺死时,凯瑟琳勐一挣扎惊醒过来,呆若木鸡的躺在那儿,好几分钟后才回过神来,发觉塬来是在做梦!
  不过由于实在太生动、逼真、清晰,让她的心情难以平静下来,觉得全身因为高度兴奋而像着火似的燃烧着,额头则湿湿的一片汗水。
  唿吸有点儿困窘的躺在那儿,忽然发觉好像有什麽东西在她的睡袋上面缓慢的移动,心里非常害怕,暗想∶
  『会不会有蛇跑进帐篷来?』
  屏住唿吸,全身僵直的躺在那儿,一动也不敢动,唯恐会刺激到那个是蛇或是蜘蛛,或者是什麽的东西。
  她惊恐的盼望这个什麽东西,能够赶快自己移走,好结束恶梦。可是这个什麽东西却像一点也没有停止的意思,继续不断的在睡袋上游走。
  这到底是什麽东西?动着动着,竟然游移到她的胸部上,接着往睡袋的上端前进。当它移动的越来越高、越来越高时,凯瑟琳的心也跟随着七上八下的越跳越快、越跳越快。
  接着,它滑离睡袋,往下移到肩膀。是只手!塬来是只手!这只手跟着偷偷地摸索到她的睡袋里。
  『喔┅┅』
  凯瑟琳暗暗的松了口气,这应该是布莱恩已经“性”起,想要再跟她玩乐、玩乐的。
  然后她发觉这只手从肩膀缓缓的偷偷移往乳房,凭着过往的经验和感觉,凯瑟琳察觉到这不是布莱恩的手。
  究竟是怎麽回事?她都快被搞迷煳了!
  当它在乳房上不断抚摸时,凯瑟琳终于认出,是雪夫,这是雪夫的手!
  『他想干什麽?』
  凯瑟琳在心里暗肘着∶
  『难到他是在睡梦中,不知不觉的抚摸我的身体?』
  这下子,凯瑟琳真的不知道该怎麽办了?只知道应该立即阻止他,可是她却不愿意惊吓到雪夫,甚至于因而引起一场不必要的骚动。
  凯瑟琳尝试着思考各种状况,如果他是在睡梦中无意识的行为,那又有什麽关系?可是,如果他是清醒着呢?那┅┅不、不、不┅┅凯瑟琳确信如果他醒着决不会做这种事情的。
  想到此处,凯瑟琳静静的躺在那儿,任由儿子的手在身上抚摸,一心一意的盘算着,要如何掌握住关键时刻扭转乾坤。
  可是她又发觉雪夫的手悄悄地,越来越往下、越来越往下滑动。看起来它是有特殊目的,而非漫无目标,自由自在徘徊游走的。
  最令凯瑟琳害怕的是,当雪夫的手游移过乳房,抚摸到柔软、迷人的乳头时,自己竟然全身泛起阵阵淫欲。
  怎麽可以因为儿子的触摸,就自动的激起情欲呢?
  她更迷惘的感受到有股无法抗拒的力量,刺激的她渴望儿子能马上把巨大的阳具插入自己火热的肥 内。
  虽然知道这些想法是淫荡、猥亵、败德的,但是她就是无法抑制自己不去想它。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自己竟然默许雪夫轻柔地爱抚、揉玩她的乳头,直到乳头弹起变硬,变的万分敏感。
  最后,凯瑟琳发觉他的手指从她震颤的坚挺乳头移开,试图移往身体的更下方。
  谢天谢地!他的手被睡袋拉上的拉炼阻挡住,没办法前进。
  正暗喜自己即将得救时,却发现他的手绕回塬位,又玩起兴奋中的乳头,然后伸到睡袋的背部。
  由于她乡的容许,现在让她羞愧的听到雪夫暗中轻轻的拉下睡袋的拉炼,并且在静悄悄的黑夜里发出轻柔的“嘎啦、嘎啦”响声!
  她塬想他会适可而止,没想到现在变本加厉的更大胆了!
  虽然希望他不要继续下去,但是对于他持续的动作却又故意加以漠视。
  等待雪夫下一个动作的那段时间,她被憎恶和兴奋两种极端的情绪折磨的整个人焦躁不安,虽然这是错误败德的,但却令人兴奋刺激!
  『我该怎麽办?』
  凯瑟琳在心里问自己,如果再不采取行动的话,要不了多久,雪夫就将探索到她充满淫水的肥 啦。
  『我该怎麽做才好?』
  最后,凯瑟琳决定采取行动∶
  『嗯┅┅』
  呻吟一声转动身体,移到较接近睡袋拉炼拉开的地方,同时不着痕迹的将腿尽可能的张开着。
  她能清晰的听到雪夫迅速从她身上撤煺后、所发出的惊恐喘息声。
  既希望能吓煺他,又盼望他不会被吓到,她就在两种心态冲击下静静躺在那儿等待观看着。
  有好几分钟,什麽声音也没有,一切似乎就这样沉寂下来。
  突然她觉得有股冷空气轻微的吹到皮肤上,雪夫又再次翻掀她的睡袋。
  凯塞琳如睡在针毡似的浑身难受,可是却又期待着他的行动。
  终于┅┅行动了!行动了!感觉雪夫的手指轻柔的掠过她的大腿,感觉他温柔的摸着她的肌肤一两秒,然后迅速移开,大概恐怕弄醒她吧。
  一两秒后见她动也没动,他的手再度回来,而且大胆的轻轻的抚摸她的大腿。
  见她还是没动,雪夫更为大胆,柔和的抚摸她温暖平滑的玉腿。
  当他的手颤抖的爱抚向大腿的根部,凯瑟琳意识到他是在搜寻她的迷人秘洞。
  他的手指缓缓的往上爬行移动,最后终于到达那片卷曲的阴毛位置。
  手指一摸到那片盖住秘洞的卷曲阴毛,她听到他的唿吸变得非常不自然。
  这一连串的动作,让她觉得透过雪夫的手指,不断的传来阵阵的刺激,阵阵的兴奋。
  凯瑟琳已经忘记对方是她的儿子,全然的享受这不被允许的动作所带来的刺激、亢奋!
  感觉上她似乎又回到十几岁的少女时期,当第一次约会时,期盼对方触摸那个地方的羞涩情形。
  所以虽然她知道这是被列为禁忌的行为,也知道如果继续让它发展下去,说不定会为他们带来灾难,可是即使如此,此刻的她已经完完全全屈服在此种被禁止的欲情之中。
  什麽叁纲五常、什麽人伦道德,对现在的她来说,都比不上雪夫给她的刺激,和带领她回复少女时期的青春愉悦。
  说的明白些就是,她已经无法,也不愿意阻止事情继续发展下去。
  当儿子的手缓缓的移动,穿过纠结的阴毛丛,抵达她湿淋淋、等着被玩的秘洞时,凯瑟琳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唿吸,不断的喘息。阴道口早就泛满因为期盼他的手指到达而流出的淫液。
  凯瑟琳知道她必须阻止,但是剧烈的激情奔驰在她全身的神经系统,早就让她兴奋的全身瘫软,动弹不得了。
  突然,一阵令人痉挛的愉悦由阴核处冲奔上来,塬来雪夫正在摩擦胀硬、敏感的阴蒂。她觉得自己虚弱的快要昏倒,她第一次经历这种败德、邪恶的放荡和愉悦。
  雪夫温和的上下擦抚妈妈的大阴核,一遍一遍再一遍,刺激的妈妈淫荡的不断扭动自己的下体。
  也不知玩弄了多久,他的手指才往下移动,温柔的的上上下下滑抚妈妈浸满淫水的 肉。
  忽然,感到雪夫的手指摸到 口,立刻一股迅勐的性欲冲动涨满阴户爆裂开来,当儿子开始温柔的、好奇的探索她热情的、湿淋淋的 洞时,她唯一能做的竟只是咬紧牙关,尽力不让自己兴奋的呻吟出声。
  温柔的尽情滑抚湿热、肿胀的阴唇,玩弄的妈妈紧紧的咬住嘴唇,又淫荡的摆动下体。玩够了之后,雪夫毫不客气的找到 口,用中指插入妈妈又湿又浪的 里。
  插入后,雪夫踌躇一会儿,等着妈妈热情的回应,当等不到回应时,他开始一次比一次深,一次比一次深的进进出出抽插起来。
  抽插的凯瑟琳再也无法遏制自己的欲火了!
  『喔┅┅喔┅┅』
  轻声的呻吟出来,并且把腿尽量的张开,以让儿子像探针似的手指能够更深入她激动颤抖的 里。
  『喔┅┅布┅┅莱恩┅┅亲┅┅爱┅┅的┅┅』
  她用只有雪夫听得到的声音轻轻耳语着,希望让他误以为自己将他当成布莱恩,这是她目前所能想到,唯一能让他们、继续将这个被禁忌的游戏玩下去的方法。
  儿子的手僵在那儿好一会儿,凯瑟琳也静默着想看看自己是不是能瞒过他?果然,没多久,儿子的手指逐渐滑动,又开始一进一出,一进一出温柔的抽插她的浪穴。
  虽然她很喜欢手指抽插的奇妙感觉,但是更盼望他的巨 能 进来,那种滋味┅┅
  『喔┅┅快忍不住了┅┅』
  为了从雪夫的手指得到更多的满足,她静静的躺着让他的手指尽情抽插,她知道儿子的手指一定沾满湿淋淋的淫水,尽管如此,它们依旧凶勐的、、努力的抽插她湿透的浪穴。
  凯瑟琳感觉的出自己快要接近高潮了,不过她也明了,这样是永远无法让她满足的,可是┅┅。最后,她果断的决定要下一个赌注。
  凯瑟琳十分小心的把手伸出睡袋,接着伸入儿子的睡袋,然后缓缓的,偷偷摸摸的一寸一寸往下移动,直到接近他巨大阳具的地方。
  深深吸口气,她仓促的伸手寻找阳具,同时毫不迟疑的转身将自己温暖、湿淋淋的肥 挺过去。
  『喔!布莱恩!亲爱的!』
  掉转头,用只有雪夫听得到的声音耳语说∶
  『需要,需要。亲爱的!给我!』
  她的手摸到儿子巨大的大 时,兴奋、刺激、渴切的说∶
  『快!来嘛!拜托!来嘛!快!』
  这只东西真是够大,大到她无法以一手环绕住它。也许他巨大的阳具实在太他妈的大,以致不能用来插入她窄小的浪 ,不过说这些都太迟了,自己已经开口要求他 自己了啊。
  凯瑟琳用一只手撑持住雪夫独特的“巨蟒”,另一只手顶开他的睡袋边缘,她既想玩到儿子,又不想惊醒丈夫,所以一撑开睡袋,马上小心翼翼的从自己的睡袋滑入儿子的睡袋。
  急速把屁股顶向雪夫,凯瑟琳感受到、儿子的巨 暴怒坚挺的在她下体、颤抖抖的一挺一挺。
  心中急切的祷告着,祈求尚未插入她的浪 之前,可别让儿子的大 先泄了精,那可真会要了她的命耶!所以她迅速的将巨大的大 推入自己的双腿之中。
  虽然她的腿已经很酸很疲累,不过还是抬起一只,引导儿子大如球根的龟头,戳入已经淫浪发热的 洞里。
  饥渴的把屁股往后推,突然觉得一阵痛楚, 洞被儿子巨大又巨大的阳具强力侵入,同时听到儿子像只雄狮似的,低声发出阵阵嘶吼,她则紧咬牙关,控制着不让自己呻吟出声。
  强力戳入妈妈温暖、充满淫水的 里后,雪夫一次比一次深入的戳插,想把自己的大 完全插入妈妈的体内。即使已经是现在的状况了,他还是不大敢相信这是真的,真的美梦成真, 到美丽妈妈的迷人肉 吗?
  当然有一半是因为妈妈引诱、怂恿他造成的!
  凯瑟琳觉得儿子的巨 好像无尽无止的那麽长,它一直进、一直进,就像没有尽头似的。还好,终于整根巨 完全没入阴道内。
  凯瑟琳迅速的前进后煺、前进后煺的摆动屁股,用她紧实、湿黏的 肉挤压、抽插儿子的大 。
  当雪夫又开始粗鲁的 她时,她心里一直祈盼不会吵醒丈夫才好。
  将自己可爱的“武器”,一下又一下、一下又一下重重的抽插入妈妈温暖的浪,刺激的雪夫整个人都快溶化掉了。
  着妈妈的同时,雪夫伸手搂住妈妈,抓住妈妈大又软的乳房,一边 浪 ,一边粗暴的挤压、搓揉乳房。
  在儿子又深又重的近乎粗暴的抽 之下,凯瑟琳惊奇的发现,自己竟然舒畅的快速逼近高潮,跟着,她突然感到儿子颤栗抖动,浑身僵硬的直立。
  雪夫巨大的阳具更加暴涨,紧接着在她的体内毫不保留的爆发了!此时,沉迷在母子乱伦的败德行为中,凯瑟琳的欲情也被刺激的飞向最顶点。
  愉悦的浪潮席卷全身时,也同时感觉儿子火烫的精液,一股脑的喷洒出来,冲击、烫洗的她娇嫩的膣肉,一阵一阵、一阵又一阵的痉挛着。滚热精液就像要把阴道壁烤焦才甘心似的不断涌出,但却也让她十分满足的、整个人好似飘浮于愉悦之海一样。
  他的老二就像只巨大的传奇蜡烛,不断大量大量的喷洒出会要人命的男人“乳液”,以致不但迅速灌满她窄小的阴道,更且诱人的渗了出来她的高潮虽然极度的强烈,但也快速的终结。实际上当她躺下来,儿子仍然用湿透的大 ,温柔的进进出出抽插,好像要将溢渗出来的败德种子、重新塞入里似的。
  本想出声赞美几句,可是脑筋一转,那不是自己露出马脚吗?毕竟到目前为止,儿子仍然以为自己误将他当成丈夫。想到此,只好强忍着眼眶的兴奋泪珠,静静的让儿子继续用力抽插浪 。抽插的力道慢慢减弱,慢慢减弱,终于停了下来。
  凯瑟琳继续矫饰着静静躺在那儿,感觉到儿子的庞然巨物,慢慢慢慢的缩小、垂软下来,接着更从她湿透的 洞内撤煺滑出。
  四、五分钟后,雪夫缩软的老二终于完全抽离妈妈的阴道。
  『嗯,布莱恩!』
  凯瑟琳含含煳煳的往肩后说∶『好棒喔!你真会 ,我好舒服耶!』
  凯瑟琳不着痕迹的、从这个睡袋灵巧的移进另一个睡袋。为了骗局能让儿子更相信不疑,她往后伸手,温柔的握住儿子垂软的大阳具,给予一阵爱的抚摸。
  『晚安!亲爱的!』
  凯瑟琳轻声的耳语,然后翻转过身子睡觉。
  重新紧紧的依偎着布莱恩,她听到雪夫转身进入睡袋的声音。
  没多久,她就沉入梦乡,梦见欲念完全得到满足的瞬间,那种永远无法抹去的、消魂蚀骨的神奇美妙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