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56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八章  林冉被尼莫吸的筋疲力尽,要说林冉的性功能还是不错的,但是被尼莫抓来后,他刚刚醒过来过来不久,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显得比较虚弱,外加上他的心情也不是很好,所以射精一次后,就让林冉感觉到十分的劳累。  林冉射精后犹如烂泥一般的躺在地上,那个黑人随从松开了他,因为他已经没有力气反抗了。  另一个黑人随从从尼莫的阴道里拔出了他还未疲软的阴茎,尼莫趴在地上直起了身子站了起来,此时的尼莫脸色潮红,虽然被两个人性功能强大无比的黑人轮奸了,但是尼莫却没有一丝的疲倦。  她的身子站直后,阴道里的精液不断涌出滴落到地上,尼莫一边回味着刚刚的性爱,一边用手伸到阴道把那些精液盛起放到嘴里,似乎还有些意犹未尽,虚弱的林冉看到尼莫的样子,只感觉到她不但是妖女,更是个魔女,性能力也是强大无比。  「林先生,你的阴茎虽然不大,但是精液的味道很不错呢,比我这些肮脏兮兮的黑人随从的精液味道好多了。现在我真得庆幸当初没有杀了你,以后你就是我的食物了,呵呵……」  尼莫舔干净自己的手后,吧唧了几下嘴唇,似乎显的有些意犹未尽。  躺在地上的林冉知道自己以后的生活不好过,如果用自己的精液供她一天三餐,自己还不得精尽人亡。  「你个疯婆子……呼呼……」  此时的林冉除了痛快痛快嘴巴,没有其他任何办法。  不说尼莫身边的随从,可能就是尼莫本人,林冉都打不过。  试问这个女人如果没有两下子,能驾驭这么多人成为这么庞大基地的头头。  「祝你怀孕堕胎大出血而死,……」  林冉躺在地上不断的喘着粗气,嘴里不断的咒骂尼莫。  「呵呵,放心吧,林先生,这些随从的身体已经被我改造过了,他们根本没有让女人怀孕的能力的,所以我无论和他们做多少次,我都不会怀孕的,我的性伴侣多着呢……」  尼莫一点也不生气,自顾的说道,似乎任何的咒骂都不能左右她。  「那我……」  听到尼莫的话语,林冉一下子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从地板上坐了起来,脸上带着惶恐。  他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有没有问题,万一尼莫趁他昏迷的时候也把他绝育了?  「放心吧,林先生,我们没有改造你的身体任何部位,你还可以正常生育的哦。  女人嘛,早晚要当妈妈的,我总有老去的一天,我也需要有人来继承我的基地和事业,所以你呢,算是我一个传宗接代的候选人吧……「  尼莫伸了一个懒腰,把自己胯部的拉炼从新拉好,那沾染着干涸的阴户再次被皮衣遮盖起来。  「候选人?」  林冉此时似乎对于尼莫的一些想法免疫了,虽然有些惊讶,但是不是很强烈,他现在有些麻木和免疫了。  「对呀,你们中国有句话: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我要为我将来的孩子选一个好的基因基础,你知道吗?我很喜欢混血儿,所以我希望我的孩子将来是一个混血儿,不过到底是亚洲混血?白人混血?还是黑人混血?我还没有做决定,林先生,你要祈祷我会选中你,如果我选中别人的时候,那么你的生育能力对我来说就没有任何作用,那么我就会毫不犹豫地让你成为一个有无名无实的废人哦…  …呵呵……「  尼莫说完这句话之后,随手挥了一下,那两个随从就架起了林冉向着外面走去。  林冉也需要休息,此时他躺在一个尼莫给他安排的房间里,他躺在床上,此时内心显得有些绝望,没有办法,此时的林冉没有崩溃已经算是内心强大了。  唯一让他强忍着要坚持下去,就为了有一天能脱离这里,和自己心爱的梦雪、父亲汇合,回到自己的祖国,回到自己的家,逃离这个魔鬼岛。  以后的日子里,尼莫都会随时把林冉叫到自己的监控室里,让他和尼莫一起欣赏父亲和梦雪的一举一动。  不过父亲和梦雪一直相敬如宾,保持应有的距离,两人的眼中对于对方的眼神都十分的正常,没有一丝的越轨,就算有些比以前相对亲密的接触,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看来我真的低估了你们中国人对于家庭伦理的重视,这么久了,两人还是这样相处,没有一丝越轨的表现……」  尼莫连续和林冉看了几天,尼莫此时不由得有些气急败坏,毕竟她也希望自己的实验进展的能快速一些,但是又不想用其他的手段去促进,她想要两人自然的发展,不能用春药等强迫手段。  「那是,你的实验注定会失败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尽早把我们都放了……」  看到尼莫那气急败坏的样子,林冉别提心理多畅快了,同时对于父亲和梦雪有了一丝信心。  「林先生,我想你似乎还不明白你的处境。你还想着我能够把你们放了?告诉你,进了我这个基地,没有人能够活着离开。要么就是死,要么就和他们一样……」  尼莫的话说到最后的时候,随手指了一下密室里的活死人随从们。  「另外,你还是期盼你的父亲和妻子能够让我提起兴趣,万一什么时候我突然对你的父亲和妻子失去兴趣,对于这个实验失去兴趣。那么你父亲和妻子的下场会是什么你知道吗?」  尼莫绝美的容颜贴近林冉,脸上带着魔鬼天使般的笑容。  「你……你……你会把他们怎么样?」  经过这些天,林冉虽然不完全了解尼莫,但是她的一些手段他还是知道一些,尼莫绝对是一个心狠手辣的蛇蠍女人,她似乎没有感情,也别和她产生感情,在她眼中,感情是最垃圾的东西。  「我会把你的父亲用来做其他的实验,例如药物实验?解剖实验等等,反正用处很多了,你父亲年纪大了,就算变成了随从也没有多少力气,性功能也不知道怎么样,如果性功能好的话,也可以变成活死人,成为我的性奴隶,这么一说我还有些好奇,我还没有和年纪大的男人做过呢……」  尼莫说完话后,还用嘴角舔弄了一下自己的嘴唇。  林冉这个时候知道,万一尼莫对父亲和妻子的实验失去兴趣,父亲就算不死,也会变成活死人。  「那我老婆呢?」  知道了父亲可能的遭遇,林冉担心起自己心爱的妻子。  「你老婆嘛,这么漂亮,我可舍不得杀她,我会用她做一些实验,例如人兽交配实验?我这个基地里有一个小型的动物园,有会和女人交配的公猩猩和公狗,让你的妻子也参与到我的实验中,帮我分担一下,或许能让我的实验进度快一些,没准还会成功呢。也可以让你的妻子成为我这些性奴隶的性奴隶,让我这些随从在她身上发泄一下兽欲,看看你妻子能够承受多少男人的轮奸……才—会—死—去……」  尼莫最后几个字是一个字一个字说的,此时的林冉终于再次见识到了尼莫的可怕,她完全是个魔鬼,只要她有任何想法,不会管这个想法是否人道,她的思想就是这个基地的规则和法律。  林冉此时没有力气再骂尼莫了,因为尼莫跟本油盐不进,就在林冉把嘴骂干了,尼莫也不会生气,反而还会把林冉反驳的哑口无言,气得半死。  此时的林冉内心无比的复杂,他根本不希望父亲和梦雪做出乱伦的事情,那样他无意被带上一定永远无法摘取的帽子,但是听了尼莫的话以后,他又希望父亲和梦雪发生点什么,能够让尼莫这个魔女产生兴趣,这样他们才能正常的活下去,一想到梦雪和父亲可能面临的危险,林冉内心就生不如死。  他不在乎自己的生死,但是他在乎自己的妻子和父亲。  这段时间里,林冉无时无刻不在准备着逃跑,只是他知道,这个计划是短时间内无法实现的,如果他现在跑出了基地,没有飞机和船只,他们怎么离开呢?  而且尼莫的基地设备这么先进,就算坐船和飞机逃跑,估计也会被她抓回来。  怎么办,到底该怎么办,林冉在自己的房间里使劲揪着自己的头发………                第九章  接下来的日子里,林冉只要睡醒吃过东西后,尼莫就会让随从把林冉揪到身边,让他陪着她一起做实验,看监控等等。  尼莫似乎有说不完的话,总是对着林冉叽叽喳喳个不停,当然大部分的话语都是让林冉极为害怕和恐惧的。  而林冉也通过这一段时间和尼莫一起查看监控,了解到了父亲和妻子梦雪的最新动态……梦雪和父亲两人在荒岛上开始了没有时间概念的生活,只是两人一直相敬如宾。  由于海岛上空气中盐分过高,所以两人的衣服腐蚀的很快,而且犹如长时间在岛上的风吹日晒,所以衣服风化也十分的严重。  父亲这个时候也算拿出了自己的绅士风度,把自己的衣服都脱下来保存好,留着以后给梦雪来穿。  这个小岛上没有任何的人类文明,衣服对于两人来说是不可再生资源。  而父亲只穿了一个四角裤,外面用草裙遮盖。  两人的生活资源大部分是由父亲来完成的,例如抓鱼和贝壳,采集野果等等,现在两人真正步入了原始社会。  而梦雪仿佛成了望夫石,她每天坐在海边的礁石上,望着茫茫的大海,寻找着可能经过的船只或者飞机,另外,也寻找着林冉这个丈夫的踪迹。  梦雪的神情越来越憔悴,因为一直没有林冉的消息,所以她认为林冉可能遭遇了不测,不过她抱着最后一丝的希望,希望林冉还活着,父亲作为一个中年人,社会经验和阅历极为丰富,虽然他无数次在梦雪看不到的地方唉声叹气,但是他总是会笑着去面对梦雪,给梦雪生活的动力和活下去的希望。  「梦雪,我找到了飞机的残骸,咱们一起去看看……」  这一天,梦雪依然在海边礁石上望眼欲穿,而父亲穿着草裙跑过来,被太阳已经晒的黝黑的胸膛上布满了被荆棘刮伤的伤痕血条,只是父亲经过这么长时间的适应,似乎已经不感觉到疼痛了。  「啊……」  梦雪听到父亲的话语后,赶紧转头,显得十分的惊喜和紧张。  惊喜的是,终于有了我的消息,因为他们跳伞之前,林冉还在飞机上,或许飞机残骸中会有林冉的消息。  紧张的是,不知道林冉现在的情况如何,毕竟己经过去了那么久。  「那有没有林冉的消息?」  梦雪在父亲牵扶下从礁石上下来,她的身上穿着父亲寛松的衣服,没有办法,梦雪坐飞机的时候只穿了一套薄薄的纱料衣裤,里面是比基尼一类的内衣,纱料衣服被海水漏泡过,早就刮烂了,所以穿上了父亲料子很厚很朴实的衣服,此时的梦雪很激动,双手抓着父亲的手臂说道。  经过这么多天的相处,两人不可避免的要有一些身体接触,开始的时候两人还有些不好意思,慢慢的也就习惯了,毕竟这些身体接触在外人看来也不是不可接受的那种。  「飞机被大树卡住了,我没有办法打开舱门,所以需要你来帮我,帮我扶住一些东西,给我打打下手……」  父亲叹了一口气,和梦雪说道。  「好,咱们马上就去……」  梦雪声音开始颤抖,此时的她最担心的就是林冉的安全,两人此时的内心都很紧张,如果打开飞机舱门看到林冉的尸体,不知道两人会不会精神失控。  两人向着父亲发现飞机残骸的地方跑去,此时的父亲和梦雪的鞋子也有些破烂了,虽然这段时间两人很小心的保护鞋子,以便於穿得更久一些,但是小岛上遍布草丛和树枝。  鞋子恐怕也撑不了多久。  梦雪的体力不如父亲,跑了一会就气喘嘘嘘,没有办法,父亲走到她身边,伸出自己的手,梦雪没有丝毫尴尬的握着父亲的手,父亲接着梦雪险向着丛林深处跑去。  等跑到飞机出事的地方后,时间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在以前的时候,父亲都不会离开梦雪太远的半径范围,这还是第一次离梦雪走那么远,结果无意中发现了飞机的残骸。  此时飞机的残骸还是比较完整的,被大树卡在半空中,但是人手可以触摸到,飞机没有爆炸和燃烧。  此时梦雪顾不得自己气喘嘘嘘,赶紧冲上了飞机,准备打开舱门,此时她显得十分的激动和紧张,想确认林冉是否在飞机上,想确认林冉的生死。  父亲也赶紧上来帮忙,两人费了很大力气终于打开了飞机的逃生门,一打开舱门,一股恶臭扑面而来,父亲和孟雪不由得捂住口鼻。  闻到这股恶臭味,梦雪的眼泪就流淌下来,父亲也显得十分的惶恐,梦雪和父亲像疯子一样冲进了飞机里,结果两人在飞机的座椅上看到了飞行员的尸体,此时的飞行员还被安全带拴在驾驶位,身体已经开始浮肿散发着恶臭。  但是飞机上梦雪和父亲没有发现林冉的尸体,两个显得十分的失望,但是也有一丝的庆幸,至少死的人只有飞行员的尸体,没有林冉的尸体。  「梦雪,别担心,小冉没有在飞机上,说明他没和飞行员一起,应该也跳伞了,或许也在这个小岛上,只是我们还没有碰面罢了,别着急……」  父亲挤出了一丝微笑对着梦雪说道,其实父亲也知道,如果林冉真的在这个小岛上,这个小岛的面积也不是很大,估计早就相遇了,很有可能自己的儿子真的已经帐葬身大海。  「嗯,好的,咱们回去吧……」  梦雪显得十分的伤感和失望,但是她还是燃起最后一丝的希望。  「等等,我看看飞机上有没有咱们能用到的东西……」  在一座荒岛上,哪怕一个城市中的生活垃圾,都可以变成这个荒岛上救命的东西,所以父亲搜索着飞机上所有能用上的东西。  完成一切后,两人大包小包的往回走着,梦雪和父亲一句话没说,此时心中都有心事,而心事都是为了林冉担心。  回到两人的庇护所后,两人就一言不发。  父亲给俩人各自盖了一个简易的庇护所,梦雪的庇护所要好一些,也隐蔽一些,方便梦雪换衣服休息等,毕竟她是一个女人,父亲的庇护所在梦雪的前方,像是守护梦雪的城堡,父亲一个大男人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保护这个自己可能唯一没有血缘的亲人。  到了晚上,梦雪都会用采来的草药帮助父亲处理一下伤口,梦雪是一个护士,也学过中医基础知识,在小岛上还是有一些中药植物,所以梦雪都会采集一些帮助父亲处理一些被荆棘刮伤的伤口。  开始的时候两人都有些不好意思,但是慢慢也就习惯了,毕竟小岛上没有抗生素,万一伤口感染,那几乎被了死刑,所以两人生活的小心翼翼。  每次梦雪在父亲身上涂抹草药时候,父亲都会轻轻的颤抖,无论两人多么习惯和适应,但是身份摆在那,而且还是异性,虽然两人不敢往那方面想,但是身体还是有一些反应,这也是正常的生理反应。  以后的时间里,梦雪守护着火种还有烽火堆,观察着海面的情况,而父亲负责寻找食物和淡水,但是两人一直相敬如宾,没有其他的越轨行为。  「看来我真的低估了你们中国人对于伦理的重视,要知道,这要是在外国,估计早就有可能发生点什么,至少会有一点暧昧……」  尼莫看了几天后,有些看烦了,似乎显得有些无趣。  「那是,只要他们认为我还活着,哪怕只有一丝的可能,他们都不会有其他的越轨行为的……」  看到父亲和梦雪这个样子,林冉心中还是十分欣慰的。  父亲的尽职,梦雪的守贞,这都是林冉认可的东西。  这段时间,林冉一直在寻找基地的破绽和漏洞,同时在尼莫做实验的时候,他都会默默记下来学习,为自己以后的逃跑做着准备,现在他想要做的就是尽量拖延时间。  「哎呀,对啊,只要你还活着,他们心中就会有希望,那么两人就不会发生什么,那么如果你在这两人之间的绊脚石死了,那两人不就没有顾忌了吗?」  尼莫听到了林冉的话,突然眼睛一亮,之后兴奋的盯着林冉说道。  看着朼莫盯盯着自己的眼神,以及刚刚尼莫所说的话语,林冉的泠汗哗哗的流了下来………。[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