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1076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翻译】【新雇员的生活】第三章  本故事滥用大量古代历史和语言学知识,敬请注意。  本能、教育和经验相辅相成,而非相互对立。                *****               (周三)  电话响了。时钟闪着时间是6:15。奥狄特朝我挤了挤,发出可爱、开心的猫一样的声响。提摩西的床比我的大,所以我得伸手够我的手机。我第十次默默地感谢提摩西和我交换了卧室,不过我想他选择是睡在了沙发上。  「你好。」我悄声说。  「是巴菲。我十五分钟到你那。」她坚定地说。  「我在这有个床伴,」我犹豫道。「我们改成二十五如何?」  「那边是谁,卡尔- 尼拉斯,」奥狄特打哈欠道。她喜欢我的名字从她舌头中滑出来的感觉。  「那是谁?」巴菲拷问我道。  「她是我认识的一位可爱的年轻女士——是谁和你无关。」我对巴菲说。对奥狄特:「这是我很多个老板的其中一个。在我出」车祸「之后(我不能告诉一  个陌生人说某个疯狂的贱货——还是我刚操了的——让她的导师狠狠地踢了我一  顿),她把我送回家,然后送到了你工作的餐厅。我的自行车还在公司。「我跟奥狄特说了我是个骑行爱好者。  奥狄特咯咯地笑:「她是不是觉得你很性感?」我叹气。  「81天,卡尔,」巴菲提醒我,「还有81天。」然后她挂了电话。我并没有得到那额外的十分钟。  「我们还有时间……?」奥狄特用她整个身子缠绕着我。  「可能没有了。宝贝,」我叹气。「我现在能做的只有吃你下面然后我就得洗个澡穿衣服了。」奥狄特眨眨眼,又眨了眨,然后特别地高兴了起来。  「那看来只能这样啦。」她一点遗憾的样子也没有地把被子掀到了后面。我花了七分钟把她送上高潮。  我很厉害不假,但是昨夜我同时也把奥狄特折腾的不轻。我得给提摩西多买一点套套了。我对我用掉的数量感到有点抱歉。我冲进浴室,做了一个「神奇女侠」(双臂伸开在浴室里原地转几圈),冲回提摩西的房间——提摩西从沙发上用NERF枪朝我射了几发(奥狄特叫声太大了)——然后开始穿衣服。  「奥狄特,不着急再睡一会。」我拍拍她的脸蛋。「提摩西大概10点去上班,所以要是你和他一块走,他可以把门锁上。早饭想吃什么可以自己弄点。提摩西的话,我会回头感谢他的。」  「你是说除了让我们用他的房间,额外的?」她用喵咪似的眼神看我。我咳嗽一声。  「好啦,卡尔- 尼拉斯,这个房间到处贴着男的CK模特,而且你还在床头橱里放着五期《乡村之声》报。你激发我敏感点的能力那么强,不会是基。」她指出。  「同性恋男士也可以是在性上很行的。」我回道。  「卡尔- 尼拉斯(晕,她真的很爱我的名字),你射了五次。我数不清我来了多少次高潮。要是你是基佬的话,你不只是在自我否定,你简直是在自打光腚了。」她咯咯地笑着。现在并不是我自夸昨天晚上我其实是射了八次的时候。在我和拉妲小小的遭遇中注满了三个套套。我再次强调,我有无法控制的性欲。  「得走了。」我跨到奥狄特身上给了她个大大的吻。灵巧地躲过了奥狄特的法式扭抱,因为我有预感巴菲不是那种会耐心等着的人。  「提摩西……」我喃喃道加速向门口走去。  「我懂——妹子——床上——睡觉。」他嘟哝着。门关上时我听见他加了句:「至少他不无聊。」  我成功地在极速到楼下的路上没有因为滚下楼梯而自杀。巴菲正在等,在方向盘前用手做打鼓状。我试了试车门——锁了。敲了下车窗换来了冲我威严地一瞪眼。我叹气然后跪了下来。  「求你,」我乞求。「求你,求你,求你让我进车门吧。」十秒钟后我听到咔的一声。  「你来晚了。」我们加速开走的时候她说。我赶紧系上安全带。  「我道歉。」我试图表现得谄媚。  「你可该道歉,妈的,」她恨恨地说。哦……我闻到了激发的性欲……和嫉妒。我们静静地驶过几个街区。「是谁?」  「我们在工作时间么?」我呛回去。过了一会。  「不在。」她迸出了两个字。  「那就不关你屁事。」我抱怨道。「巴菲,我的性生活和你没关系。和你这群人都没有关系,所以少烦我。」  「要是不呢?」巴菲的眼神收紧。我希望她能多看着路。  「下课操场见,贱货!」我大笑。哦,她很努力了。她真的很试图对我一直火下去。  「我恨你,」她骂道。她掏出了手机递给我。这是一张照片,有巴菲、卡特琳娜、泰莎、黛丝丽和一些看着眼熟的女人站着,或单膝跪着,面前是一堆动物尸体。所有这些女士都持着弓、短刀和迷彩装备。  「奥杜邦学会知不知道这事?我很确定世界自然基金会看了得抽过去,」我点头。  「庇护石的女士们有猎杀东西的热爱。」巴菲打量着我。「我觉得你可能想知道这个。」  「你们为什么用弓?」我提问:「你们的胸不会碍事么?」巴菲狠狠地锤了我胸膛一下。我能挡下她的。不过那就会适得其反了。不,我选择了抓住她的右乳用力捏了下。作为反击,她又打了我。我又抓她的胸。这一直持续到我们开进了车库。她偷袭成功了最后一下。  「我们现在在工作时间了。」我通知她。她显得不怎么高兴。「顺便说一句,很不错。」  「什么?」巴菲凝视我。  「抱歉。对这个话题的任意延续都算是性骚扰,」我叹气。  「我正用精神向你传递负面情绪。」巴菲抱怨道。  「我认为你的努力最终帮我塑造了正面的形象。」我笑道。  「你有没有试过跳伞?」在电梯上升的过程中巴菲不知从哪儿来的问了一句。  「带,还是不带,降落伞?」我咨询道。她赐予了我一个野性的微笑。  我快步到了卡特琳娜的办公室,巴菲在我后面一步跟着,呼啸着就像她做了非法的牙科手术的那只美洲豹一样。她并不是试图恐吓我。巴菲想要标示她的地盘。我成功在被彻底地气味标记之前到了我的办公桌,所以我把这次交锋视为平手。  「昨晚上开心吗?」卡特琳娜头也不抬地问我。  「没有一个男人值得被如此眷顾。」我承认道。由于第一位女「新雇员」的到来,话题没有继续。卡特琳娜开始我们的小会议的时候,我偷偷摸摸地输入了我的西装工作订单。不过我还是没躲过卡特琳娜。  「你是不是受了脑震荡,以为自己可以不参加这个会议?」她斥道。  「没有,女……卡特琳娜。」我做悔悟状。「我得递交一个巴菲和海伦娜昨天晚上帮我买的西装的工作订单,这样我可以不用穿得像一个无家可归的乞丐来上班。」这搞倒了四位女孩,她们没能忍住咯咯地笑了。  「你不是可以在刚来的时候处理这个吗?」卡特琳娜的眼睛闪着华丽的光。  「巴菲试图将我在车里谋杀掉,」我答道。「我有多次为自己的生命担忧,一直到并包括她开车进车库的时候。」  「你可真吓坏了。」卡特琳娜面无表情地评论。  「我发誓,我当时真的手忙脚乱。」我用手抓着自己心脏前胸。  「我猜好像是这样。」卡特琳娜接受了我的说法。「你还有什么事需要处理,我们其他人都等着你。」  「谢谢您。确实有。」我微笑,点了下头,开始快速打字。  「我在开玩笑的,不过你应该知道。」卡特琳娜调笑道。有几个女孩已经在不加掩饰地笑了。  当我打完字,我绕过卡特琳娜的桌子,单膝跪地,低下了头。卡特琳娜扫视了下我新发的订单。  「真的?」她饶有兴趣。  「是的,女士,」我抬头看她。她用手抚摸我的头发。「卡特琳娜。」  「你在努力。」卡特琳娜评论。这很模棱两可。「回你的座位,要不我就让你知道你真正该在哪儿。」她笑了下。我站起来挥了下拳头。  「喔呼!」我尖叫。「我要去床上了!」这让她们全都笑了,就连法比欧拉都没绷住,躲在手臂后面冷笑了两声。 她们真正接受的笑话——把我送去她们的新繁衍计划——是卡特琳娜和我感  到好笑的点。我知道真相。我们收到了自己的分配任务,离开了办公室。  「你昨晚和拉妲的约怎样?」保拉用肘推了我下问。  「那不是个约会。是公司的工作。」我更正道。「至于其他的——你不想知道的。请相信我,你不想知道。」  「我可以让你说出口。」法比欧拉冷笑。我们一群人走在一起,直到我到了黛丝丽的桌前。她是我今天的领班,而她看起来既不高兴也没兴趣。  法比欧拉救了我。  「姐妹,逼这个人告诉我们他昨天晚上和拉妲怎么回事。」法比欧拉用赫梯语讥笑。我装着傻,这在我疲惫的状态下并不难。黛丝丽把她对我的不快转成了撒到法比欧拉面前的怒火。  「你的血中毒了吗?」黛丝丽怒气上涌。「她们把你往石头上砸的时候,你是会反弹起来,还是你有那么自大愚蠢,让你会对我们最基本的防范意识都不屑一顾了?」  「你不过是半个你想成为的女人。」法比欧拉呛回来。  看黛丝丽从她椅子上飞起来的样子,这是个要命的辱骂。我把身子挡在她们中间,然后抓住黛丝丽的胳膊。  「放开我。」她叫道,她的恨意转回到我身上。  「你是我的头儿,」我平静地解释。「我必须加入你一起战斗。这是一场你真的想要打的仗吗,此时此地?」  「马上放开我。」黛丝丽命令道。  「我们有人躲在男人后面,」法比欧拉嘲笑着黛丝丽。达芙妮给了她一拳。  「啊哦!」  「你试着冲我来?」达芙妮挑战着法比欧拉。「我的家族的荣耀可从来没人质疑。」我开始觉得她们在说血统的纯洁性。  「巴菲不会想要我让你受任何伤害,」我对黛丝丽耳语然后放开了她。是那个捕猎的照片让我联系了起来。黛丝丽死盯着我。接着扇了我一耳光,不过并不是很用力。  「不要未经我允许碰我,卡尔- 尼拉斯。」她用清楚的口气命令道。  这事情差不多结束了。  「走了,」黛丝丽吼我。我最后还有一件事得处理。  「达芙妮,谢谢你。海伦娜说你进步很快。没准我们能下班去喝一杯,你可以给我指点一下。」我请求。  达芙妮看起来在认真考虑。我们已经过了诱捕的阶段,到了「男性到了候补练习区,我们该拿他怎么办」的阶段。  「我会考虑下。」达芙妮用性感好奇的眼神看我。她们离开了,我得大步赶上黛丝丽。她一步也没听下来听我和达芙妮说话。  「别对我油嘴滑舌,」黛丝丽抱怨。「我可不是巴菲。」  「你当然不是。」我点头道。「卡特琳娜很看重你的意见,她也信任你。」  「你一无所知。」黛丝丽还没消气。  「真的?海伦娜和巴菲昨天下午被派来和我一起,你却留下了。」我开始陈述。  「这个男实习生计划是卡特琳娜和泰莎的点子。可能她认为我有危险,那她的计划也就有了危险,于是她选你来看着我——不是别人。」我接着说。「我在这里作为个人的地位没什么好想的,但是我对我们的头儿代表了一定的价值。要是这样说的话,她是要多么看重你尊重你?」  「你会闭嘴么?」她怒视着我。  「这是个问题,还是其实是命令?」我微笑。她继续瞪着。我没说话。黛丝丽需要输入一个特殊的码让我们进入地下三层。往下走了一点,在一个土褐色的水泥大厅里亮着一个门和两个守卫着的亚马逊。  黛丝丽的ID卡让她能进入,我的不行。像是保安的人确认了我在这的许可,然后又确认了一遍。最后,其中一个把黛丝丽拉到了一边,审问了下她。极其不情愿地,保安让我进了房间。她们的小心谨慎有道理。这是庇护石的公司总部军械库。  这不是有几个在箱子里有几把枪,点着烛台的地方。可不是,这是装甲特遣队的枪械梦想成真,白人至上主义者的涅盘地,和匪徒的天堂全糅合在一块。黛丝丽走到一个桌子前,拿起检查了一把9毫米瓦尔特PPQ,装上了弹夹递给我。  「没有保险,所以你小心点。」她警告我道。她又扔给我一个肩部枪套和两个备用弹夹。  当她准备自己的一套武器时,我套上肩部枪套,放好我的武器。  「这是疯了,黛丝丽。」我说道。「我不是退伍兵。我不是保安人员、保镖、也不是刺客。」  「别那么激动,」黛丝丽哼道。「这是个简单的任务,我们要接几个上学的孩子,送她们去她们特定的学校。」  「更何况,在你的简历上,你声称自己对一些枪械有一定的熟悉了解。」她继续哼哼。  「我们要是被警察拦下来我该怎么办?」我询问。  「去坐牢呗。」  就着这高品质的鼓励演说,我们带着各种样式的武器离开了地下室——主要是黛丝丽拿的,因为她显然在为世界末日做准备。她把武器储备在我们新的防弹车里,而我就站在旁边作为一个武器售卖机一样给她递过去。根据已经建立的惯例,我一点也没收到详细的指令,直到我们到了地方,而我得马上就吸收各种知识情形。  我有认真想过这个问题。庇护石知道她们的男雇员学业有成。给个二十四小时,我们什么都能记住。而亚马逊人,作为尚武的文化,在测试我们在实地能够有多快应变。但这还是很刻薄。在我们驶入我们褐石砌造的别墅目的地时,她给了我这个任务的简报。  黛丝丽要进入房子,带出三位学龄女孩:阿雅(9岁)、欧罗芭(13岁)  和洛兰(16岁),然后把她们带上车。我需要在门廊外等着,为她们开着车门,闭着我的狗嘴。坚持着我不能油嘴滑舌的观点,黛丝丽把我的谈话减少到了最小。  「女人,灰大衣在北边角落。」黛丝丽在我们开始上台阶时低声道。她进了门,我在门廊外等着。谢天谢地,我对亚马逊政治系统的了解提高了我无视显而易见的东西的能力,并更欣赏安静祥和。两个女人在南边闲逛,而在北边的女人来了一个同伴,直到黛丝丽返回。女孩们先出来的。  台阶下到最后,我发现有人在动。我回头止住了向前走的孩子们。  「嘿,」洛兰粗叫道。  「卡尔……」黛丝丽走了出来。  「两个北面两个南面——在接近。」我小声说。  她稍稍地扫视了下。  「带她们上车。」黛丝丽命令道。我认为这挺愚蠢的。如果谋杀/ 绑架案要发生,把孩子带回去似乎更慎重。她瞪了我一眼。我把直觉吞进了肚子里,开始领着女孩下台阶。  在第三个孩子下到路边的瞬间,两组的女子都开始加速。我在试图把女孩赶快带上车的后门,突然一个厢车不知从哪儿加速冲来。我没有足够时间打开车门了。  「趴下!」我大叫着用自己较大的身体把三个孩子按下紧靠着车。厢车尖声停下,车门滑开。  我拔枪,在车顶上方瞄了下,手枪开火了两次,根本没思考我是不是杀了人。我听见黛丝丽向北面射击。厢车车门里的女人向后倒下。有第二个人想要解放自己出车门,我也给了她两发子弹。我向南移动了一步半,半跪下用我的身体挡住女孩们,开始向南边的两个向我方向跑来的女人开火。  我给她们每人来了两枪——一发也没中。妈的。突然,当我正在放一个新弹夹到我这半自动手枪里时,最年长的孩子挣开并向楼梯台阶跑去。我抬头看了一眼。黛丝丽倒下了。有一个女人还在从北面接近。我用身体向洛兰扑了出去,把她压下。我用我的肩膀着地然后滚过身子来挡住她。  我抬起手枪冲北面的女人开了两枪。  「停火!」一个我不认识的女人声音命令道。北面的女人停了下来。我把手枪朝南面瞄去,发现黛丝丽正在坐起来。两个在厢车里的女人也活了过来。三个我不认识的女人正从褐石屋的台阶走下来。  领头的女性显然是领导。她接近我伸出了手。  「男性——手枪。」她要求道。我站了起来,从她身边挪开,拉着洛兰到我身后。  「女士,我不认识你,」我怒道。「我不会给你我的枪,或是女孩们,直到有人告诉我怎么回事。」  我刚在权衡她的拳头/ 耳光/ 腿脚打过来要有多狠,忽然洛兰笑了起来。  「这太好玩了,」她开心极了。「他甚至还扑倒我了什么的。」  「卡尔,」黛丝丽命令道。「给她枪。」我并不高兴,但我还是递出了武器。  「这都是装的空弹,傻逼,」领头的冷笑。「我们永远都不会让一个男人拿着上子弹的武器靠近我们的孩子。」  「谢天谢地,」我思索道。「我怎么都不明白我怎么会打不中那两个南边的。」  「你有什么理由认为自己能打中?」她讥讽道。我把洛兰拉到我身边,站起腰板挡在她身前。  「你有什么理由认为自己的脑袋不是空得和给我的子弹一样?」我瞪着她。  「管好你的舌头,男性。」她立刻瞪回我来。  「你威胁到了在我照管下的三个孩子,」我抗议说。「庆幸下我没有把你打得四脚朝天吧。」她看起来正跃跃欲试要来扁我。  「这几个孩子从来不是需要你保护的,」黛丝丽发了话。「这是个训练演习。」  我回头看另外两个女孩。她们在冲我微笑。对她们来说这好玩极了。惟一一个不知道这是假的人是我。我沮丧地哼了下。  「弹夹。」领头的发出简短的命令。我没有反抗地给了她。另一个备用弹夹已经被我用掉了。她回头对黛丝丽说:「带她们去学校。」  我们五个人坐上车出发了。一点也不惊讶地,我没有拿到新的枪械。我坐在前方副驾座位,正感觉郁闷而气愤,这时欧罗芭出了声。  「很勇敢,」她评论道。「你比去年春天那个女的强多了。她直接疯了。」  「真的,」我转过身,这样能看着她们的脸蛋,确认她们不是要耍我。  「哦,哈哈,」洛兰笑出了声。「她直接向街上的两个人冲了过去,一边冲一边开火。根本没看见开过来的厢车。忘了她应该保护我们。」  「她得了枪法的高分,」欧罗芭告诉我,「不过我们再也没见过她。」  「你闻起来好香,」阿雅冲我发出猫咪一样的眼神。  「他闻起来像刚做过,」洛兰轻笑。  「首先要从你还没成年的事实出发,再加上我想要活下去的欲望,我们于是不会继续这个话题了。」我一只眼眨了下。  「我连在学校也没见过像你那么好看的男人。我班上的男生都是坏蛋。他们说我是个怪胎因为我没有爸爸。」阿雅从开心突然变得皱起了眉。  「我在上小学的时候,他们也叫我是怪胎过,阿雅。」我对上她的眼神。「区别是,我活该。我那时候是个粗鲁刻薄的人。」  「没有爸爸并不意味着你是个怪胎;你如何做人才是关键。你是个好女人所以他们应该也对你好一点。你不是个怪胎。相信我,我能看出来你是不是。」我给了阿雅温暖的微笑,点了下她的鼻头逗她。  「不管是谁,掌控你的人做得不错。」欧罗芭观察道。  「别。」黛丝丽怒斥。孩子们肯定是了解了我的状况,而且她们的一生还都在隐藏她们真正的文化。  「欧罗芭,我是卡特琳娜掌控的。我会把你的表扬传达过去。她今天让黛丝丽代理管着我,这意味这今天早上我陪你们三个一起。」我回答,没有管黛丝丽的反对。  这家私人的学院是给富人开的,性别不是什么问题。保安检查了我们的ID,然后放行让我们放下珍贵的货物。  「黛丝丽,今天早上能不能让卡尔- 尼拉斯带我进班里?」阿雅请求道。黛丝丽冲我射来的高温视线很有威慑力。  「当然,阿雅。」黛丝丽妥协了。「卡尔,只允许你快去快回。」  「Nosmorituritesalutamus(将死之人向皇  帝致敬)。「我笑道。我知道这演的有点过。一屋子三年级小朋友有什么搞不定的?阿雅手牵着我拉我进了教室。哇!她的老师可是个美女。稍微扫了一眼显示她是未婚而且对我很感兴趣。  「赖克曼女士,这是我的爹地,」阿雅大声宣布。赖克曼的眼神向下扫视,注意到了我并没有婚戒。我单膝跪地,眼神平视着阿雅。  「阿雅,宝贝,爸爸得和赖克曼女士单独谈一会话。你先去坐下,我走之前还会回来看你,」我用父亲般的微笑对阿雅说。她蹦跳着去了座位。  「尤丽莎。」赖克曼女士咬着她的下唇。  「尤丽莎,有没有什么地方我和你能私下谈谈?」我用公开的纯洁问题问她,附着浓重的激情涌动。结果在走廊尽头有一个没人用的会议室。  我留给尤丽莎一个性感火热的余温,保证了她还会再打我电话。如果有任何一位小朋友看出了她为什么脸那么红,呼吸急促而且特别开心,小朋友肯定没表现出来。阿雅对能跟同学展示她的「爹地」感到无上的自豪。我每当感觉到有人是班上的恶霸,就会给他一个「我会注意你的」眼神。回到车上的时候我吹着口哨。  「28他妈的分钟!」黛丝丽冲我尖叫。  「我跟阿雅的老师聊了聊。我想要是赖克曼女士了解到阿雅不开心,可能有帮助。」我把我们的性交流用最简略的不谈性的方式概括了下。「她说她会特别注意下阿雅。」  「这不是你的工作。」黛丝丽恨恨道。我们开始开车离开。  「我不认为你会听我……」我开始说话。  「闭嘴,」她打断我。「你没有一句想说的话值得我去听。」  「你闭嘴,再稍微花几秒想象我并不恨你,而且我很擅长用你并不熟悉的方法来阅读女性的心理。」我也斥了回去。  「为了你这句气话卡特琳娜可不一定保的了你了。」她恶毒地冷笑。  「那你想想这些。卡特琳娜看到了你的潜力,所以给了你一个机会来恢复你的名誉。可你并没有理解的是在庇护石这里存留的家族的概念。这意味着她们把孩子视为天大的要事——当然只是她们的女性孩子。」我解释道。  「保护下一代对你来说不会是工作。对她们来说也不是。对这些女人来说,她们家族的延续存活是第一要务,而你必须把这看作是你的庇护石祖先代代相传给你的义务。」你看,我避免使用了血脉这个词和她们那操蛋的亚马逊传统。  「我不知道你的母亲做错了什么。不管是什么,卡特琳娜并不在乎,而她才是重要的。」我直言不讳。「像法比欧拉那样没用的家伙就算她们喜欢你也不会对你有任何帮助。所以少来这些针对男性的蠢话。」  「你怎么知道是我的母亲?」开了几分钟的车后,黛丝丽问。  「黛丝丽,你父亲就算在总统就职典礼上光着身子在张桌子上跳舞,庇护石的女人也不会抬眼在乎他。从法比欧拉管不住的嘴上,我猜是你母亲和一个家族不允许的人结了婚。在我们目前这个过度看重尊卑的公司文化来看,这肯定下场会很惨。」我总结道。  我们已经几乎到了庇护石公司总部了,这时黛丝丽给了我答案。她看起来阴冷得可怕,远超平常她的乖戾样子。  「我杀了他们。」她用冷酷,毫无感情的声音陈述道。  「谁?」  「我的父母。我的姨妈找到我,告诉了我真正的家族传承以及我的父母做了什么之后,我杀了他们。」黛丝丽用相同的无情感口气答道。  「我不骗你。这完全是妈的操蛋,但我不是你,也不需要设身处地为你着想,」我想了想说。「我也绝对不会给你任何同情或者可怜。」  「你是个烂人,因为你内心没有力量能让自己允许你的母亲和父亲按他们选择的方式活下去。杀了他们完全是自私的行为。在你说」你不会理解「之前,让我告诉你这是蠢话。就像你,我有母亲和父亲。我的母亲去世了,我每天都在想她。我认为你是想他们才把你自己变得成天这样愤愤的阴暗。」  「我该为你的无礼杀了你,」黛丝丽告诉说。  「来啊,猫咪,」我嘲笑道。「你根本不是我对手。」  「什么给了你这种幻觉?」她转头看我。这时我们已经在车库停下了。  「我有正义之怒在手。与正义为敌,你防不了的,」我笑着说。  「我可是警告过你少油嘴滑舌。」她提醒道。  「这是你要下令,让我把我的正义之怒给你查看的意思么?」我把话返回去。沉默。我们经过了漫长繁琐的安保程序,收起了武器。在我们要离开的时候,我转头看着黛丝丽。  「你可能还以为这两个智障的傻妹子能警告下我带的是空弹,」我拳头握紧。这两个警卫美人的姿态立刻摆好了冲我干架的样子。  「我真该把你留在这陪她们玩几小时。」黛丝丽威胁道。 「我最近是不是跟你说过我认为你是一个多么善心、仁慈、智慧和天才的老  师和师父?「我假乞求道。  「闭嘴。」她怒道,我们离开武器库。  「我想我知道为什么卡特琳娜能忍得了你了。」黛丝丽在我们进了电梯几秒后说。  「来检验其他所有人的耐性?」我猜道。  「满分,」她推了我一把。「少卖弄你的聪明。这对男性来说可是不吸引人的。」  「怪蜀黍好可怕!」我叫着(在电梯里)退到了角落,「好可怕!」  「我要有把枪,我得给你一枪。」她翻白眼道,不过也有稍微一点被娱乐到的口气。  「在这个距离,谅你也打不中。」我开玩笑地挑衅。  黛丝丽心中天人交战颤了下。她最后放弃,朝我走了一步给了我胸膛一拳。  我一直在笑所以她又来了一拳,但是她也允许自己的嘴唇向上翘着露出了小小的微笑。  「去你的,」她咬着牙,努力不让自己开心起来。「好吧。卡尔,来我身边。」我过去。  「跪下。」我跪下。电梯门开了,黛丝丽走了出去,回头凝视我的眼睛,然后残忍地笑着看电梯门关上,继续向上走。我从其他刚进电梯的女士得到的莫名其妙的眼神可谓无价。过了好一会,才有人打破沉默。  「你在做什么?」她问道。  「我的领班让我在这跪着,」我解释,「于是我就跪着。九小时之后,如果我还能走路,我要回家洗个长长的热水澡。」  「你就要在这里跪九小时?」另一个女人抱怨。  「我是个实习生,命令是命令,而且也不像是她会忘了把我丢在哪儿了。」  「我们的男实习生可离这么听话差得远。」第三位女士评论说。「我们都叫他南美栗鼠。当他没有表现自己有多重要的时候,他像个啮齿类一样跑来跑去。」我愿意打赌这应该是布莱恩。电梯里的女人突然自我察觉到她们在另一个男实习生面前谈了这个。  「你有绰号吗?」第三位试图挽回这次失言。  「我想目前有三个有竞争力:」过来「」跪下「和」闭嘴「。我听到这三个之一,我就假设她们在叫我。」我开玩笑。她们窃笑。神啊,我能在这个电梯里开群P大会了。感谢女神的是我的性欲在上了教师尤丽莎之后稍微满足了下。  「你在哪儿?」八分钟之后黛丝丽穿过电话吼着。我把她切换到免提上。  「我就在你把我扔下的地方。」我微笑。在我的铁皮盒子里来了新一群女人。我有点感觉到好像我的命运已经口耳相传到了整个大楼,女人们都偷偷翘班来看一眼。  「你是个白痴吗?」她抱怨。  「我会让我的精神系统留给专家们来检查,我的好老板。」我回答。「我想  要跟您报告现在有两位国际金融部的女士正在我跟您说话的时候往我身上贴快递  标签。「我骗她。从其中一位女士的眼神来看,这好像不是一个坏,或者太离谱的,点子。  「站起来。在14楼走出电梯去会议室L。」黛丝丽下令。「你需要我用粉笔在你身上写下你的安排吗?」  「我觉得你用文彩可能更好。」我逗她。我身边的女士们不知道该怎么想我们这番对话。  「还有81天,混蛋。」黛丝丽凶恶地发誓。  「我因为迫不及待而颤抖——哦,等等,不对这是恐惧。」我高兴地哼了声。  「你非常不敬。」在电梯里的一位女士观察说。这在她想来不是好事。  「我道歉,女士。尊敬需要我变成个太监,而没有任何工作能比我两个蛋蛋重要。」我鞠了个躬。  「我会把你的不良态度和对你的任务的讥讽报告给泰莎。」她威胁道。  「很好,女士……」我开始陈述。  「阿斯塔特,」她给了我她的名字。  「很好,阿斯塔特。」  「请考虑到我做的是完完全全我被告知要做的事,而且我的幽默让数位在这个电梯的行人微笑。」我接着说。「快乐的雇员会是更有效率的雇员,而既然没有人安排我的时间来做有价值的事情,我觉得给忙碌的女士们一点娱乐。」  阿斯塔特对我的辩解没有什么好的反击。我一点也不怀疑不管我说什么,卡特琳娜和泰莎还是会收到恨意的电邮。第十四楼的工作最后是把某个在一个主管的保险箱的东西转移到银行密室。接下来是各种苦工:洗衣服、晚餐、递送一辆新车(我开公司的车回来的,黛丝丽开着新车)、取回我的新西服,最终回到了我们一天开始的地方——学校。               第三章上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