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309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九百九十五  痛……好痛……这是现在柚子脑海之中唯一的想法,身体最为敏感脆弱的地方塞入高于人体温度的物品,所带来的疼痛感可是要比想象之中更要强烈,甚至会让自己有一种生不如死的感觉。  原先那样的惩罚和现在相比,简直就像是天堂地狱之隔一样,而现在的柚子无疑正在体会着从天堂坠入地狱的感受,身体肌肉剧烈的抽搐着,想要缩回自己的手脚,但是锁具让她根本无法动弹,作为身体保护技能,在强烈的痛苦之中,阴道之中的刺痛感让她的阴道内壁不断剧烈的收缩起来,想要将里面的异物排出体外。  如果没有爱丽丝还站在前面的话,或许水煮蛋早就在挤压力的作用下排出来了吧。  可惜正因为爱丽丝的存在,柚子的身体机能作出的自我保护行为显得徒劳无功,在鸡蛋快要挤出体内的时候,爱丽丝的手指再次无情的向前一顶,重新的将鸡蛋顶回到她得到体内。  这样滚烫的触感在阴道内壁滑动产生的痛楚,让柚子再次睁大了双眼,嘴中的痛呼声也变得更加强烈起来,原本被高温烫伤的内壁就已经非常痛苦,现在再经过这样的滑动,带来的痛楚感自然更加加倍起来,这样摩擦的刺激可以说让她整个身体都想要蜷缩起来,眼泪更是止不住的往下流出。  「主人……可以了……这样的夜宵已经足够了……」结野川看着这样的一幕,听着柚子的痛苦的声音,内心整个抽搐起来,这样的结果完全是因为自己一句话所造成的,也就是柚子的痛苦可以说是由于自己造成的。现在的他却根本无法帮助对方,只能在原地,被锁链紧紧束缚着,带着痛苦的声音无力的说出劝阻对方的话语。  「哦?」听到结野川的话语,爱丽丝暂时将目光看向他的身上,轻轻摆了摆双手说道:「难道说川看到这样的一幕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吃了吗?不过还不行哦,还没有完全的沾染上该有的调味料,怎么可以用来当做夜宵呢~ 」  说完这番话之后,爱丽丝就再次面向柚子,一只手在她的小腹位置轻轻的抚摸着,另一只手则是在对方的阴唇位置挪动着,带着戏谑的笑容开口说道:「柚子学姐,你没听到川说的话语吗,对方可是已经等不及了,还不用你的调味料好好的给这顿夜宵点缀一番吗?难道说其实你是想要独吞这些食物吗?」  柚子真的是一副有苦说不出口的感觉,她可是非常明白爱丽丝现在的话语就是故意在戏弄自己,如果可以的话,自己真的想要体内的水煮蛋早点从阴道之中脱离出来,这样可以减轻自己身体的痛苦,但是正是因为这份痛苦,那火辣辣的疼痛感,那种只是比破处稍微轻松一点的痛楚,可是让她的阴道内壁完全停止了爱液的分泌,也正是因为如此,火辣辣的疼痛也越发的强烈起来。  不过现在在爱丽丝的抚摸之下,痛楚依旧存在在自己的身体之中,不过在这份痛楚之中,自己竟然隐隐的感觉到小小的快感产生,就像是阴道内部已经开始习惯了这份触感一样,这让她在痛苦之中也多了一份羞耻的感觉。  站在一边的璃茉,此时却低垂着自己的脑袋,垂下的刘海遮住她的脸庞,让人无法看到她脸上的模样,不过微微耸动的肩膀还是多多少少的将她的状态反应过来。  对,现在的璃茉正在一个人默默的哭泣着,因为柚子的痛楚而哭泣,因为自己的无能而哭泣,也因为自己刚才的所作所为而哭泣。自己究竟是在做什么,明明自己是想要帮助柚子,回报对方,但是却让对方陷入到一种更加糟糕的状态,而现在在柚子最为痛苦最需要帮助的时候,自己无能的连脚步都无法迈开,所有人都无视了自己的存在,而自己却只能一个人在这里默默的哭泣,在她的手中还未关闭的按摩棒的顶端晶莹的光泽也更为显眼。  只不过已经没有人再把注意力落在她的身上,现在柚子所展露出来的痛苦和难受感,已经将所有人的目光吸引到她的身上,现在受到如此惩罚的是柚子,但是谁又知道下一次遭受这种对待遭遇的的会是谁呢,面对这样的惨痛的遭遇,她们到底还敢不敢再作出背叛的行为呢。  或许这也是只有她们心里才知道的事情吧。  「呼哈……」张大自己的嘴巴,柚子剧烈的喘着气,仿佛是想要通过呼吸空气来减轻自己身体内部的疼痛感,这让身体颤抖的剧烈的痛楚感。  只不过现在的她比起这份痛楚感,内心之中的羞耻感更为强烈几分。明明是讨厌才对,明明是痛苦才对,明明是快要忍受不住才对,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却发现自己身体内部的快感竟然开始重新产生出来,萦绕着自己的身体,那种原本的炙热感似乎慢慢的被自己的阴道内部习惯,火辣辣的痛感虽然依旧残留在体内,但这分痛楚的同时也迎来一阵快感,甚至原本因为痛苦而干涸的阴道内壁,开始变得湿润起来,晶莹的爱液也开始从内壁之中分泌出来,逐渐的将自己身体内部那两个水煮蛋打湿。  到了这一地步,柚子的内心之中不由冒出了一个想法,冒出了自己难道是一个变态的想法,明明是那么痛苦的事情,自己却产生出如此的快感,痛苦无法遮掩住自己的欲望,反而在痛苦中感受更加强烈的刺激感,身体内部的快感让她仿佛渴望着身体内部这份火热的触感移动一般。  原本因为痛楚而不断收缩挤压的阴道,现在却更多的是因为欲望和渴求而产生变化,并且随着时间在再一步的推移,她的阴道口也泛出了晶莹的光泽来。  这样的一幕自然是落到了爱丽丝的眼中,嘴角轻歪,带着似笑非笑的神情开口说道:「柚子学姐,再加一把油哦,你那淫荡的爱液可是快要充斥而出了,看来对于能够亲自准备夜宵,亲自为食物加料这件事情让你变得这么兴奋呢~ 柚子学姐,你真的是一个十足的变态哦~ 」  「唔哈……」爱丽丝的话语一句句落入到她的耳中,让柚子的脸色变得越发精彩起来,但是对于自己身上发生的变化,她却完全无法反驳,无法抵抗,羞耻的面对这样的一幕,而且从她的嘴中那夹带着痛苦的声音之中更多的是包含着娇媚羞耻的声音。只是就算是羞耻,她也无法忍耐住自己身体的本能反应,就像是之前忍耐不住痛苦发出痛呼声一样,现在的她只能无力的发出这重新开始变得娇媚的羞耻声。  指尖在柚子的阴唇处感受到完全湿润的触感,爱丽丝也缩回了自己的手指,发出满足的笑容:「看来调料已经完美的准备好了,接下来就让川好好品尝一番~ 」  说完这番话语之后,爱丽丝的目光看向安娜和安妮两人,轻笑着说道:「安娜安妮,将这盛放着食物的餐盘送到川的面前吧。」  在爱丽丝的吩咐下,安娜安妮立刻蹲下身子,在这个工字桌的桌脚上机关按下,原本只是固定在原位置上的桌子下方出现了四个轮子,如同医院里面救护病人的推车床一般,然后在两人的推动下,直到结野川的面前才停止下来。  看着近在咫尺柚子那赤裸的身体以及向着他敞开的私处,结野川的脸色变得通红起来,话语之中更多的是不安的神色:「爱丽丝……你这是在干什么……为什么把柚子学姐移到我的面前来……」  爱丽丝无视了还站在原地的璃茉,悠然的往着结野川的方向走来,一边走,一边带着意味深长的笑容说道:「川,在你们日本不是有一道特色菜,名叫女体盛吗?现在的柚子就如同女体盛一样,充当着川你的餐盘,只不过食物不是放在餐盘的表面而是放在里面而已,这么一说的话,用蒸锅来形容更为合适吧~ 」  微微停顿了一下自己的话语,看着眼前因为明白自己话语之中包含的意思而脸色发红的结野川以及更加羞耻的柚子,轻笑着继续说动啊:「所以现在就请川,直接用你的舌头,好好的将里面你的夜宵给拿出来吃掉哦~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观阴大士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